2022年09月25日 (周日)
大疆占有全球市场七成份额 欲打造无人机生态圈
상태바
大疆占有全球市场七成份额 欲打造无人机生态圈
  • 金起焕 记者
  • 上传 2016.09.30 10: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世界无人机市场排名居首位的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DJI)的旗舰店是无人机迷们的“乐园”。它不仅仅是用来展示和销售无人机的场所,还可进行无人机飞行演示、无人机专家进行飞行培训和放映无人机拍摄的电影。

8月18日在访问中国深圳的大疆旗舰店时发现,即使是在周中的白天也有数十名访客忙着操控无人机。来自北京的陈代杰(43岁)说,“儿子缠着非要来看一次,所以就来了。这个地方是无人机的圣地”。

卖场职员陈雨石表示,“到了周末,不光中国人,还有来自欧洲、美国的1000多名参观者会来这体验无人机。大疆不只是销售无人机,还想以这样的设施为基础来打造‘无人机生态圈’”。

大疆无人机创新战略合作总监迈克尔·派瑞(Michael Perry) 表示,“今年是公司创建10周年,但大疆依然在全力进行创新。今年3月份推出了世界首款人工智能(AI)无人机‘精灵Phantom 4’”。

记者去了位于香港正对面的欢乐海岸对Phantom 4进行了试飞。在20米高空中飞行的无人机一下子朝我所在的方向降了下来,然后停在了头顶2米处不再靠近。据解释,这是因为机上运用了避免让人受伤的‘障碍物感应’技术。

按下“Active track功能”按钮后无人机就自动地与记者保持一定间距跟在后面。大疆商品部门主管索琳·苏(音)解释称,“由于使用了各种新技术,隔在无人机专家和新手之间的那道墙正逐步消失”。

在云集着华为、腾讯、比亚迪等中国创新企业总部的“深圳硅谷”中成长起来的下一代领军企业之一——大疆被称作“无人机行业的苹果”。该公司的产品占据了世界民用无人机市场的70%。它能够锐意创新结出硕果,要归功于创始人汪滔(36岁)在公司的每一处所注入的“技术第一主义”的DNA以及深圳硅谷特有的文化。

以“彻底的保密”而闻名的大疆公司向本报公开了从未曝光过的位于总部14楼的办公室。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这样一幅场景:没有“隔板”的办公室内绝大部分都是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拖鞋倚着靠枕工作着的女职员、身着短裤站着工作的外国职员,还有胡子拉碴、身上有纹身的职员在盯着电脑显示屏。

在此遇见的伊莱·海利斯(23岁)来自美国,在大学毕业后于去年7月进入大疆,他的5名团队同事都是外国人。他们上午9时左右上班,大部分都是站在立式办公桌旁工作,午餐后30分钟的正式“午休时间”去公司的健身房做运动。工作完成的时间即是下班时间,因而工作到午夜的情况很常见。每周二下班后会去参加深圳初创企业的聚会,各种各样的公司软件开发人员会聚在一起设计程序,还会用3D打印机制作玩具。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深圳贸易馆长朴恩均(音)分析指出,“以惊人速度吸收新技术的硅谷式自由奔放,以及有任务时就拼命加班的亚洲企业意识相结合的‘深圳特硅谷’文化提升了大疆等深圳企业的竞争力”。

大疆现在是“世界首位”,但这家公司的目标并不止于此。就像汪滔平日经常强调的那样,公司的长远规划是打造无人机生态圈。就像苹果的iPhone一样,一旦建起坚实的生态圈,则消费者就会自然而然地跟随而至。

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表示,去年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为4.38万亿韩元,尽管算不上很大,但增势迅猛,至2020年将有望达到9.73万亿韩元左右。无人机的应用也很广,不仅可用于民用,还可用于军事、物流、农业、环保等领域。这一市场实际上由大疆一家独享。

韩国国内也销售用于抢险救灾、山林火灾监视等用途的产业用无人机,但市场规模仅有100亿韩元。这并非缘于技术落后。韩国申请的无人机专利居世界第五位,在军用技术方面则排名世界第七位。然而,出于保密的原因,军用无人机的商业化进展缓慢。大韩航空航空宇宙事业本部副本部长金仁和常务表示,“传感器、通信设备等核心部件的国产化非常迟缓,软件很多也是从国外进口。无人机市场在急剧发展,因此,韩国的企业必须进行果断的技术投资,这样才能掌握市场主导权”。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