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6日 (周三)
中国深圳创业生态系统的特别之处
상태바
中国深圳创业生态系统的特别之处
  • 朴秀莲 记者
  • 上传 2016.09.21 11: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9月7日,中国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的创业孵化基地空间——南极圈办公室。在信息通信技术创业公司工作的几十名20~30多岁中国年轻人正在自由自在地一边嬉笑一边做事。笔者在这里见到了呼叫房车服务“搜房车”的代表刘海燕(音,32岁)。她为了创业,去年夏天辞去了在北京飞机零部件企业的工作来到了深圳。在中国知名电视机制造公司上班的丈夫也辞了职来到深圳。考虑到深圳良好的商业环境和比北京更舒适的大气环境,他们选择了深圳。

刘海燕代表说说,“如果说滴滴出行是呼叫出租车行业的老大,那么我们要成为房车领域的第一”,“现在是在中国创业的最好时节”。

2010年成立的南极圈是从中国最大的网络企业——腾讯离职的人们聚在一起创办的创业孵化基地。他们向从腾讯离职的创业者们提供创业需要人才招聘、投资吸引、金融支援等各种基础设施,后来发展为创业孵化基地。

腾讯相关人员称,“我们无法留住为了更大的成功而离职的员工”,“和他们一起成长对腾讯也有帮助,因此我们会进行投资并提供帮助”。

除了腾讯之外,在华为、ZTE、DJI、BYD等总部位于深圳的这些大企业中积累经验后离职的创业者比比皆是。培养包括他们在内的从全世界各地蜂拥而来的创业者的创业孵化器就有100多个。据深圳市资料显示,截止到2013年,在深圳登记的风险投资公司有2524家,中国整个风险资金的三分之一在深圳进行投资活动。尤其是在深圳大学和深圳市90年代后期为培养技术企业而打造的高科技产业园区所在的南山区和软件工业园区等地,每年有几千个初创企业成立。预计到明年左右,深圳市新兴初创企业数量将突破1万个。

深圳的IT产业专家们认为深圳的“大熔炉(melting pot)”文化是打造出今日深圳的核心竞争力。比起政治精英们牢牢抓住的首都北京或者对外地人多少有些排斥的上海,城市历史较短的深圳是由来自外地的企业家们培养起来的。目前1500万人口中90%以上是外地人,平均年龄也都很年轻,为33岁。只要买房子就给提供居住权,外地人的定居相对来说很容易。

尤其是比起中国式“关系”,深圳非常重视自由竞争。华为在韩国的代表丁凯文(音)表示,“在脱离计划经济模式的深圳,不可能依靠关系行商”,“自由竞争的深圳文化打造了今天的华为”。

另外,想要培养新产业的深圳市的大力支持也起到很大作用。深圳市到处可见的比亚迪电动出租汽车是深圳市于2010年最先引进大众交通的。此外,深圳市还向入驻IT企业密集地区南山区的初创企业提供每平米每月56元人民币(约合9500韩元)的廉价租赁费用优惠。

在这种开放式的南方文化中成长的IT巨头们正在中国各地掀起革新竞争之风。“中国版优步”滴滴出行(企业价值39万亿韩元)或O2O企业美团·大众点评(18万亿韩元)、DJI(11.3万亿韩元)等都是这样诞生的。

深圳的另一个竞争力在于它是世界最大的硬件生产基地。在具有韩国龙山电子商业街10倍规模的超大型商业街密集地区——深圳华强北商业区,可以轻易购买到各种机器和零部件。此外,包括生产苹果手机的富士康深圳工厂在内,世界智能手机的65%是在在深圳生产的。

凭借在美国或者欧洲也难以想象的快速生产速度和规模,硬件初创企业也正在入驻深圳。笔者7日在深圳采访的曾在谷歌引领组装型智能手机Ara的Dan Makoski于一个月之前加入了硬件初创企业Nexpaq。

负责设计的约翰·佩里琼斯说,“虽然在香港、硅谷等地有分公司,但我们会在深圳的工厂进行”。去年,硅谷世界最大的硬件创业孵化器HAX将总部迁移到深圳。

初创企业传媒platum的代表曹湘来表示,“见面不到10分钟就签下合同,对初创企业的全新挑战说‘先试试看吧’,这样的中国速度以及开放性就是深圳这一创业城市的力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