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韩国历届政府应对不力 致使朝核问题不断升级
상태바
韩国历届政府应对不力 致使朝核问题不断升级
  • 李永钟 统一专业记者兼统一文化研究所所长
  • 上传 2016.09.13 16: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美国和国际社会对朝鲜开发核武器一事忧虑不已之时,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于2004年11月访问美国,他在洛杉矶演讲时表示“朝鲜主张开发核武器与导弹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外部威胁,属于一种遏制手段”,并表示“朝鲜的主张有一定道理”。一开始他表示“朝鲜的主张颇为合理”,后来改成了“有一定道理”。由于卢总统的发言在一定程度上为朝鲜开发核武器的逻辑赋予了正当性,引发轩然大波。

1年零11个月之后,朝鲜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2006年10月咸北丰溪里),但卢总统对朝核的认识依然备受人们争议。他在朝鲜核试验一个月后发表演讲,对朝鲜使用核武器先发制人发起攻击的可能性表示怀疑。10年后的今天,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接连进行核试验与远程导弹试射,并公开表示朝鲜“已具备先发制人进行核攻击的能力”。

朝鲜9月9日进行史上威力最大的第五轮核试验之后,韩国政府开始忙于制定应对方案。然而,回顾朝核的开发过程,可以清晰看到韩国历届政府缺乏连贯性的应对措施以及总统领导力的缺失。东阳大学军事研究所长郑镕泰(音)表示,“对待朝核危机的态度过于安逸,一味包庇朝鲜或追求韩朝关系成果,堪称一大败笔”。

1993年2月,朝鲜开发核武器的轮廓初现端倪时,时任总统的金泳三曾在就任致辞中直呼金日成主席的名字提议举行首脑会谈。他强调,“任何同盟国都比不上同族同胞”。但在短短三星期后,在朝鲜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引发第一次朝核危机之后,他立刻彻底转变态度,表示“无法与拥核者握手”。然而,他还是在第二年7月与金日成达成举行首脑会谈的协议,无奈金日成在当月逝世,导致会谈取消。当年10月,朝鲜与美国达成日内瓦协议,双方同意用核冻结换取对朝提供轻水反应堆发电站和重油援助之后,他的态度开始变得暧昧不清。

尝试对朝怀柔政策的金大中总统采取了不愿承认朝核疑点的态度。他过于轻信金正日国防委员长表现出的“冻结朝核”姿态,认为朝鲜切实履行了相关协议。他虽在2000年6月成功实现了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在此后韩朝对话的过程中,朝核却始终束缚着会谈进展。

保守政府对朝核问题的应对也一样问题百出。打出“无核开放3000政策(承诺朝鲜如果选择弃核,将为朝鲜提供援助,把朝鲜居民的年收入提高到3000美元的政策)”的李明博政府曾强调将六方会谈作为说服朝鲜弃核的窗口,但在朝鲜进行第三轮核试验后,他立刻表示“无法通过谈判或对话使朝鲜弃核”,在距离离任日期只有十天的时候表现出了朝鲜政权崩溃是解决朝核问题唯一方法的立场。眼睁睁看着朝核威胁日渐成为现实的朴槿惠总统表示“金正恩的精神状态已经完全失控”,宣布将对朝核采取朝强硬的应对措施。接着,韩国军方当局公开表示“一旦发生核挑衅,将让平壤在地图上彻底消失”。然而,人们很难从中看到任何能够切实解决朝核问题的战略或方案。

专家们认为,技术、资本(资金)与最高领导人的决心是进行开发核武器的三大必要要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策研究机构博士表示,“这说明,在应对核问题时,总统的决心与治国哲学也是必不可缺的重要因素”。朝鲜通过金日成、金正日与金正恩三代世袭政权固执拥核期间,韩国的应对却一直非常软弱。有意见认为,韩国即便从现在开始,也必须表现出阻止朝核的决然态度与坚决的对朝战略。朴槿惠总统9月8日在老挝东亚峰会(EAS)上表示“如果现在不能打消朝鲜的拥核决心,总有一天国际社会一定会后悔”,便体现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迫切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