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韩国需利用公共外交化解国家间矛盾
상태바
韩国需利用公共外交化解国家间矛盾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6.09.01 15: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有很多国家都曾经与中国在外交上出现过摩擦。除美国和日本以外,挪威也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产生过矛盾。

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决定把和平奖颁发给反对中国体制的刘晓波,中国对此采取报复措施,禁止进口挪威产三文鱼。中国的报复性措施至今仍在进行中。

但是,挪威2013年对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国给予了支持。中国也在去年挪威成为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成员国时提供了协助。虽然两国在人权问题上发生了冲突,但在经济领域正开展相互合作的双轨外交。

围绕中国南海主权问题,中国与越南也正存在摩擦。2014年5月中国在越南主张拥有所有权的南海西沙群岛(Paracel Islands)附近安装石油钻探设备后,越南派出哨戒舰与中国军舰发生了冲突,越南的警备队员们受伤,此后越南的反华示威队伍袭击了中国在越南投资建造的工厂,并纵火焚烧工厂,两国国民的感情不断激化。对此,中国在两个月后悄悄地撤离了石油钻探设备。第二年即2015年,越南和中国两国元首互访,并承诺将扩大两国间的经济合作。

韩国专家们强调称,自韩国决定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后,韩中关系也应适用这样的接触之道。韩国亚洲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所长金兴奎(音)称,“所谓外交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对敌人也要绽放微笑”,“韩国要创造出与萨德矛盾相独立的彼此间可相互对话的多种渠道,努力寻找两国在新领域的合作”。

外交专家们认为,解决国家间矛盾的根本方法之一,就是构建与其他国家国民直接接触和发生联系的“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

公共外交的意义在于不是利用军事、经济实力等硬实力,而是利用文化软实力,让其他国家对本国持肯定态度,并获得对方国家的民心。

韩国发表部署萨德决定后的7月17日,在中国北京举行了由清华大学主办的第五届世界和平论坛(WPF),出席该论坛的韩方人士介绍了当时发生的一件轶事。

据悉,他在活动现场就部署萨德问题解释道,“在韩国人看来,中国人没有像我们一样切实地感受到朝鲜的威胁。中国没有尽全力根除朝核威胁这一祸根,金正恩利用了这点,令人遗憾。”他还补充道,目前不少韩国人认为中国在反对部署萨德的同时,将韩国视为小国并试图降服韩国。”。据说,讨论结束后一名参加此论坛的中国人士走过来对其说道,“若将现在说的话稍加润色,便能够说服相当多的中国人”。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院教授康埈荣指出,“来往于两国的留学生有这么多,但是没有试图将他们发展成亲中派、亲韩派,这是公共外交的失误。虽然在韩国仅与中国进行多方面交流的友好团体就数以千计,但是没有绘制长远宏伟蓝图的‘控制塔’”。

在2010年,时任驻华大使的柳佑益曾向李明博总统提议推进建立致力于公共外交的半官半民组织“China Society”,但是随着总统任期结束,此提议最终作罢。

柳佑益前大使称,“中国拥有由部长级别人士担任会长的‘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而我们国家的民间团体全部都是利用个人的人际关系。中国想要利用这一窗口发展公共外交,而韩国干脆没有与之对应的伙伴,非常遗憾”。今年韩国政府的公共外交预算仅有1000万美元(约合112亿韩元),是日本(4亿美元)的四十分之一。美国和英国分别投入10亿美元,德国投入8亿美元。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