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17岁少年眼中的韩国战争
상태바
17岁少年眼中的韩国战争
  • 李京姬 记者
  • 上传 2009.02.07 08: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于不曾经历战争的人来说,避乱只不过是一张男女老少带着包袱行走的黑白照片。流亡他乡时身上的行囊中装有哪些物品,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韩国文学评论界的泰斗柳宗镐(74岁,艺术院会员)近日出版了随笔集《那年冬秋——我的1951年》(现代文学出版社),其中细致描写了背井离乡的行囊中装有的物品。这部随笔集讲述了1951年时17岁的他背着白布背囊避难离开故乡、在美军部队劳动事务所工作、最后重回故土的经历。这篇随笔堪称一部经历战争的少年的成长小说。

- 您清晰的记忆力让人折服

“就像围棋专家能轻而易举地复盘一样,回忆随笔对我来说也是件轻车熟路的事情。祖国解放和6·25南北战争爆发这些特别的经历更是像电影胶片一样,给我留下了鲜活的记忆。”

- 您当时记忆中最深刻的是什么?

“我曾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一家有麻风病患者丧命的饭店吃了一个月的饭。那时对麻风病的恐惧是极为严重的。尽管现在已经知道这种情况并无危险,但是当时我却因为害怕而无法入睡。”

- 现在学界中流行个人眼中的历史,您怎么看?

“尽管如此,除了历史学家、首尔大学教授金圣七(1913-1951)的回忆录《历史之前》外,就没有关于6·25的记录了。美军进驻韩国已经很久,在其周边做事糊口的人很多,却没有人进行相关的记录。我不是说我的记忆就是当时的典型,只有出现大量的相关记录,才能集其大成,形成客观均衡的历史观。”

- 听说您的回忆随笔将有3部,是吗? “我想单独写写1950年,也就是6·25发生当年的故事。当时有传闻说人民军来了就要杀掉手上细皮嫩肉的人,所以连西装革履的人都为了在手上留下痕迹而拿着锄头干活,有钱人也穿起了黑胶鞋,这些都是那个时代微妙的民间动态。”

- 您的第1部回忆随笔《我的解放前后》出版后收到了非常多元的反响,您怎么看?

“有人提出了‘在农村怎么能看到《朝日新闻》’、‘解放后第一次见到日本宪兵的事情也无法理解’等疑问。但是当时我们的国家不是‘朝鲜’,而是附属于日本,不能以现在的视角看待当时的事情。”

- 最近经济萧条很严峻,您怎么看?

“这也是回想过去进行反省的机会。最近韩国人的生活太优越,这是一个问题。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过去生活得多么艰辛,其实米饭中常能吃到沙子也只是不久前的事。韩国人过上这样的好日子还没有多久。”

- 韩国人对社会的不满很多吧?

“我也曾经是牢骚很多的人。但是随着生活阅历的积累,我开始对现在的优越生活抱持一种感恩的态度。不满和牢骚都是自己的损失。这种能量要用在积极的方面,用在培养从书籍、文学和音乐中寻找乐趣的能力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