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东国大学正式实施指导教授自主选择制度
상태바
东国大学正式实施指导教授自主选择制度
  • 郑轸友 记者
  • 上传 2016.08.05 15: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东国大学研究生朴某(女,29岁)两年来深受导师言语暴力的折磨,并由此患上了失眠症。尽管导师时常爆出“啥也不懂别得瑟”之类的粗口,甚至威胁说“想获得学位就得按我指使的做”等,她却没法抗议。同一研究生院的金某(31岁)为了撰写导师的论文从去年9月起连续四个月周末都得不到休息。他说,“从查找统计资料到撰写学术论文,我承担了写论文的大部分工作”。

他们从“奴隶研究生”处境中脱身始于更换导师的时候。两位研究生分别于今年3月和1月向学校递交了更换导师的申请,不久即被指派了新的教授。朴某的失眠症一个月后消失了,金某则在新导师的帮助下开始撰写博士论文了。

东国大学去年5月开始试行学生可自由更换导师的导师自主选择制。一年来提交申请书要求更换导师的学生达到46名,其中大部分有过导师爆粗口、安排个人事情、要求为其代笔等经历。在通过试点确认研究生们对此满意后,东国大学8月5日与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签订了业务协定,决定正式实施这一制度。

研究生导师们欺压学生的行为随处可见。首尔某私立大学工学院履修硕士课程的郑某(29岁)去年2月开始承担了研究所的研究课题,为期一年,但月薪中的一半被导师要去,因为导师曾恐吓道“这是我给你提供的工作,所以每月150万元工资的一半要给我吐出来”。郑某说,“对于无固定收入的研究生来讲,这是一大笔钱,但为了通过学位审查只好答应了导师的要求”。

京畿道某体育大学准备博士论文的车某(女,28岁)经常遭受导师的性骚扰。车某称,导师常对她说“你有健康美”,同时习惯性地摸她的臀部等,由于这一原因,她在炎热的夏天也总是穿着长衣和长裤。她说,导师在说出“像你身材这么好的女孩子要是成了教授,学生们一定会争着请你喝酒”这样的话时,并不觉着这有什么问题。

让学生代笔和安排个人事情也是导师典型的欺压行为。某私立大学研究生陈某(31岁)一年内得有四次负责制作100多张同学会的邀请函,并负责联系适合同学聚会的酒店,这都是担任小学同学会长的导师要求做的。陈某说“常缺觉,连写论文的时间也没有。每当想起这样的事就叹气”。

考虑到遭遇这样的不公却很难向导师表达不满,东国大学废除了在申请更换导师时须征求相关导师意见的程序,并制订了对策防止导师们利用论文审查权来对研究生施加压力。其内容包括,禁止导师在审查论文时以“交通费”等名义向学生索取钱物,或以审查论文为幌子做出不当安排,此类行为一经发现将立即给予惩处。

东国大学宣传室长卞宰德(音)表示,“如果发现学生对该制度有不满的话,将对此进行审查,进一步完善该制度。还将定期实施人权教育以提高学校成员的人权意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