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调查大宇造船不能偏离核心
상태바
检方调查大宇造船不能偏离核心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6.06.09 15: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检察总长直辖的腐败犯罪特别调查团昨日对大宇造船海洋公司首尔总部、巨济玉浦造船所、产业银行和德勤Anjin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扣押搜查,决定对隐瞒超过2万亿韩元损失的领导层腐败等大宇造船的不良经营问题进行总体调查。

大宇造船属于典型的不良经营企业,也是结构调整的试金石。腐败犯罪调查团成立于今年1月,旨在像以前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一样专门调查有组织且规模庞大的犯罪。这次调查的意义必然会非同寻常。

大宇造船的腐败和问题众所周知。缺少技术导致大宇造船在海洋成套设备部门接获订单越多,蒙受损失就越大,而大宇造船一直通过会计作假账掩盖这一事实。另外,大宇造船以接受供货为代价收受金钱贿赂的行为也不断发生,围绕前任社长们的疑点更是不在少数。该公司的监察委员会曾向检方提交陈情书主张南相兑和高载浩两位前任社长助长了从2010年开始启动的也门船上酒店项目的不良经营问题。检方必须彻底查明他们造成个别企业最大规模不良经营问题的错误所在。

此外,检方还必须查明产业银行作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及债权者却对公司的不良问题放置不管的详细过程。产业银行自2000年开始负责大宇造船之后,先后向大宇造船空降了包括副行长在内的多名银行退休领导。其中还有一些“空降人员”担任大宇造船的经营本部长或者首席财务官(CFO)。但即便如此,银行也没有揭露或阻止公司的会计造假和经营腐败。如果银行对相关情况一概不知,说明银行无能之极,而如果明知不问,则属于玩忽职守。本应为公司拉响事前警报的会计师事务所也没有切实发挥作用。如果不借此机会切实把握不良企业管理体系的弱点并予以纠正,现在正在开展的机构调整就永远无法成功。

政府迟迟未能掌握相关情况以及不断推迟结构调整事件的前因后果也应一一调查清楚。有说法主张,去年12月青瓦台西别馆会议上曾决定由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对大宇造船海洋公司提供4.2万亿韩元的援助,称出席这次会议的经济副总理、青瓦台经济首席秘书官、金融委员长等人曾就援助与否、援助方式以及各银行负担额度等具体事项作出决定并向各政策银行下发了指示。如果这一主张属实,相当于将政治逻辑支配的结构调整真相和官治金融的弊端赤裸裸暴露到了大众面前。当然,对“政策判断”追究法律责任存在一定限度,但为了保证未来结构调整过程的透明和效率性,必须一一揭开“炸弹接龙”事件的始末。

迄今为止,政府共向大宇造船投入了6.5万亿韩元国家税收。政府昨日发表的12万亿韩元规模政策银行资本扩充基金中,预计也将有一大部分被投入这家公司。这些都是与大宇造船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的国民资金。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去做,这次调查有责任给国民一个明确的交代。若想做到这一点,检方就不能只将调查焦点集中到公司的经营层上。希望检方能够彻底查清是哪里的系统出现了故障,并找到修理这个故障的方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