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1日 (周二)
朝鲜恐无法接受无核化与经济援助交换的方案
상태바
朝鲜恐无法接受无核化与经济援助交换的方案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6.05.05 09: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照片拍摄于5月3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中央日报-CSIS论坛2016”,左起分别为本刊评论委员裴明福、美国驻韩大使马克·李柏特、韩国驻美大使安豪荣、前国防部部长金泰荣、白宫前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埃文·梅代罗斯(Evan Medeiros)、延世大学教授文正仁。

前国家情报院第三次长徐薰在“如何应对朝鲜的威胁”的小组会议中表示,“向朝鲜提出‘如果实现无核化,将提供经济支援’的方案,这在朝鲜看来意味着‘是用经济换安保’,不形成等价关系”。

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表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在进行核试验之前就从中国购入大量的肥料,以此来防止发生粮食困难,进行了机智的应对。我们应该抛弃由于制裁的压力金正恩政权就会倒台的草率期望”。

前美国国务院非扩散和裁军特别助理罗伯特·埃因霍恩表示,“需要制裁与外交两条路并行。如果没有压力,外交无法发挥效果。我认为即使制裁无法实现无核化,也会在冻结朝鲜核能力方面发挥作用”。白宫前国家安保副助理克劳奇(音,JD Crouch)强调道,“一方面加强抑制与施压,同时也要寻找协商的机会”。以下是与会人士的主要发言。

▶前国家情报院第三次长徐薰:我们对金正恩几乎一无所知,同样金正恩也不了解美国,这是个大问题。首先应该见面进行对话。虽然将施压进行到底能够使朝鲜发生变化,但是在此过程中朝鲜如果进行挑衅,那么韩国就要全数承担损失。应该先理解朝鲜问题的本质,在此基础上去解决。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截止现在,朝鲜一直有一种“受围意识(siege mentality)”,即认为国际社会在不断威胁其体制。如果不先解决这个问题,很难进行本质的协商。实际上如果要求无核化,应当以“如果放弃以核武器进行安保的方式,将提供其他安保”这样的方式去解决。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只有改善朝美关系,给予政权安保的确信,才能够引导朝鲜的让步。

▶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虽然我们不能按照朝鲜的要求,朝鲜只要中断核试验我们就中断韩美联合军事训练,但是我们可以利用朝鲜对联合军事训练心存恐惧这一点。应当将核试验中断与核冻结、中断洲际弹道导弹(ICBM)·潜射弹道导弹(SLBM)试验发射与中断联合军事训练、重启开城工业园区、缓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等议案同时放在谈判桌上进行协商。如果这样的协商变得困难,韩国也可以考虑核武装。如果韩国也开发核,并与美国共同管理和控制,朝鲜与韩国相比具备的核优势将荡然无存。如此一来,比起美国的核,朝鲜将对韩国的核更感受到威胁,因此其以核威胁美国的行为将失去意义。

▶美国前国务院特别助理罗伯特·埃因霍恩:虽然最近的导弹发射试验失败,但是朝鲜想实现将装有核弹头的导弹发射至美国本土的目标的意志很难磨灭。除非奇迹出现,朝鲜似乎不会在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前提出对话。到进行对话还需要很长时间。虽然终极目标是可检验的完全无核化,但是为实现这一目标可以设定中间阶段的目标。即可以考虑中间阶段的核能力冻结(midterm freez)的目标。以此防止朝鲜核能力进一步升级,这对制裁和施压也能够行之有效。也可以设置具体的期间冻结和能力,并思考此间可以给予什么。

▶白宫前副助理克劳奇:依照现在的状况,似乎很难期待朝美之间的协商。朝鲜政权本身的正统性就存在疑问,要坚守政权的意志也很强。我们在韩半岛面临的问题是既要维持威慑又要防止韩半岛战争,既要以坚定的意志进行制裁措施又要动员可行的外交手段。虽然朝鲜要求中断联合军事训练,但是如果不一起进行军事训练就不是实质上的同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