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世界肝移植学会开幕,直播韩国肝移植手术场面
상태바
世界肝移植学会开幕,直播韩国肝移植手术场面
  • RHEE ESTHER 记者
  • 上传 2016.05.04 14: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哇,直接用肉眼一看的确是特别不一样啊。”

5月3日在首尔举行的世界肝移植学会上直播了韩国国内两大肝移植中心——首尔峨山医院和首尔大医院肝移植小组的手术场面。参加学会的来自世界54个国家的500多名医生屏息观察了将近8个小时的移植手术。首尔峨山医院手术组使用腹腔镜进行着两供一受活体肝移植手术。

来自英国的外科医生威尔·杰森看着肝移植手术直播画面感叹不止。这是在5月3日首尔江南区Coex格兰洲际酒店举行的世界肝移植学会上。当天会场内聚集了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54个国家的500多名外科医生。出席者们屏息凝神地把视线固定在了占会场一面墙的超大画面上。标着捐赠者1、捐赠者2、受赠者的三个手术影像同时播出。

同一时刻,首尔峨山医院西馆3层D手术室,肝癌患者朴某(54岁)、女儿(20岁)、小舅子(55岁)一齐躺在手术台上。久受肝硬化折磨的朴某最近被宣告身患肝癌。虽然癌变组织不是很大,但是已蔓延到肝的每一处,不得不将肝整体切除,进行肝移植。

当天朴某在完全切除坏死肝脏之后接受了摘取女儿和小舅子身上一部分健康肝体并移植的“两供一受活体肝移植手术”。 首尔峨山医院外科教授李胜圭(音,67岁,见照片)带领的肝移植小组进行了手术。李教授是这次学会的组织委员长。手术实况通过设置在手术室里的摄像头实时传送至学会会场。

李教授切开朴某的胸部,摄像机立马捕捉到了肝脏。李教授取出朴某的肝后小心地把连接的血管缝上。旁边画面中是朴某女儿的手术画面。

手术组打了五个12毫米大小的洞口,将装有刀和镊子的腹腔镜放入。画面捕捉到了肝的右侧部分被慢慢割下的样子。手术组将塑料袋放入体内,盛好取下的肝脏。这是为了在取出的过程中不损伤肝体。

接着又在肚脐眼下方开了一个更大的洞口,小心地将盛有肝体的袋子取出。医生用同样的方法切除了朴某小舅子的肝左侧部分。聚集在酒店的出席者们连午饭时间也未离开,还是盯着手术画面。

把活人的一部分肝脏切除移植到其他人身上的活体肝移植即使在外科也是难度最高的手术。两供一受手术则更加严苛。这是李教授2000年开发的技术。

美国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卡塔多·多利亚教授表示“两供一受手术比起现有手术方法可以少切除捐赠者的肝体,很安全”。移植时一般要移植患者体重的0.7~1%。体重105公斤的朴某需要700~1000克的肝体。计算机断层扫描(CT)检查结果为女儿肝脏预计最多可切去600克。小舅子也有脂肪肝,所以300克肝体是其底线。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朴某接受了两供一受手术。

在手术进行了六个小时的下午3点,移植正式开始。手术组把从女儿和小舅子身上取下的肝放入朴某肝脏的位置。首尔峨山医院肝移植外科教授宋基元(音)解释道,“把8条血管和胆道迅速准确地连接是关键”。每次一一连接血管时,会场观众席上都爆发出感叹声。经历两个多小时的作业,朴某的体内被移植了健康的肝脏。手术成功完成,会场立刻爆发了掌声和喝彩。

首尔大学医院也进行了夫妻活体肝脏移植直播

旁边的会场上也直播了首尔大学医院外科教授徐景锡(音)执刀的手术场面。手术是向肝硬化晚期患者金某(53岁)移植他妻子(51岁)的一部分肝脏。徐教授利用腹腔镜摘除妻子的肝脏,同时也利用了可放出紫外线的荧光摄像机。用摄像机照射手术部位后,胆道发出了绿色的光。

首尔大学医院教授李光雄解释道,“手术30分前向患者注射的荧光物质用荧光摄像机拍摄的话能够更加准确地切除胆道”。法国波总医院外科医生奥利维·苏弗兰赞不绝口,“不知道韩国的医疗团队是如何利用腹腔镜如此细致又快速地进行手术的。好像在看魔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