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0日 (星期一)
将遭遇朝鲜重大变化的第20届国会
상태바
将遭遇朝鲜重大变化的第20届国会
  • 李永钟 统一文化研究所长兼统一专门记者
  • 上传 2016.04.15 14: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金日成在去世前两天,即1994年7月6日召开了经济部门的工作人员协议会。核心议题是与朝鲜核问题有关的对朝制裁和经济困难问题。他介绍了与20天前访问朝鲜的前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的谈话,说道“我跟他说我们不害怕制裁。迄今我们一直受到制裁,没有不接受制裁的时候,(中略)你认为我们会因为受到了更多的制裁就活不下去了吗?”(《金日成著作集》第44卷)

与充满豪气的金日成的“武勇谈”不同,当时朝鲜的经济却一塌糊涂。担任如氧气呼吸器般作用的苏联和东欧崩溃,贸易市场变成了美元支付。在国家主席金日成的工作人员协议会的发言中能清楚地看到那种紧迫感。他一面督促“哪怕花钱买也要保障原油”,一面又指示有关部门自行筹集资金,这让首领的权威出现了裂缝。在当时的纪录片中还出现了金日成斥责船舶工业部长“下达建造100艘大船的任务已经好几年了,但至今仍没实现”的场面。因此,金日成因心肌梗塞猝死后甚至有人认为其原因是他没能战胜压迫。

金日成没能摆脱的制裁枷锁又原封不动地世袭给了孙子金正恩。金正恩国防委第一委员长在今年初因核、导弹挑衅问题招来了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严密的对朝包围圈。在联合国对朝决议2270号发布一个月之际的本月3日,国防委员会发表了谈话,其主张:“对我们而言,制裁这句话就像空气一样熟悉。”这与22年前金日成的豪言如出一辙。他甚至还狡辩称,制裁反而让朝鲜成为了“强国”。

然而,平壤的情况看起来比金日成时期更严重。朝鲜自己也说起了“第二次苦难行军”。这是在让朝鲜居民做好如90年代末苦难行军的思想准备。当时因为金日成的死亡和接连不断的大水灾,2400万人口中饿死了200万~300万人。在这次国防委的谈话中也透露了内部实情,“制裁浪潮让我们的生活完全窒息”。

引人注目的是核心精英层的背叛。这位32岁的青年领袖掌权的4年间发生的凶残肃清和令人绝望的领导力是导火线。特别是以自诩对朝鲜政权建立有功劳的“游击队”元老们为中心,近乎愤怒的反感悄悄扩散。内部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将六七十岁的高层将军和劳动党干部在家人和部下面前脱光公开处决的金正恩的野蛮恐怖政治是决定性原因。因突然间被列入国际罪犯名单,不能出国旅行或看病而造成的不满也逐渐增多。第二个黄长烨遍布在平壤权力核心部门的每一处。

海外滞留精英和劳动者的脱北事态也非同寻常。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浙江省宁波市的朝鲜餐厅负责人和女服务员集体投诚首尔的事件。政府发布简报称“这是对朝制裁的效果”,但存在夸张的层面。但是这也并非部分主张所认为的那样是为国会选举准备的“北风”或是“计划性脱北”。有人可能会提出“为何偏偏是选举前来韩国呢”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应该听取一下统一部的说明,统一部担心或已最先掌握脱北事实的朝鲜有可能先发制人称其为“绑架”,或者外国媒体报道对此进行报道。谁也无力阻挡朝鲜餐厅一夜之间关门,10多名年轻女性消失的消息被传开来。

现在选举已经结束。国会选举这个黑洞吞噬了金正恩的“核弹头”公开和洲际弹道导弹(ICBM)模拟实验等挑衅话题。即便朝鲜远程炮部队发布了“最后通牒”,我们都还是很大胆。从好的方面看,这是成熟的市民意识,从担忧的方面看,这是安保麻木。这不禁给人一种感觉,即虽然这是关系到韩国的存亡和我们共同体生活质量的问题,但是我们仍将“改变金正恩的算法”的任务暂时交给美国、中国等其他人手上。

联合国决议发布已有一个月,国际社会正式加快对朝制裁的脚步。然而,首尔却已是渐渐衰退的氛围。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1~3月)中朝贸易量没有减少,对此一部分人大喊着“对朝制裁无效”。甚至还出现了重启开城工业园区的主张。这就相当于还没有进入入口,就急着寻找退出战略的做法。

阻止金正恩政权的核、导弹挑衅的工作只能是长久战。因为比起爆发力,战略配合的持久力更重要。这需要集中国民的舆论和政治圈的统一意志。下月末上台的第20届国会在任期中很有可能遭遇朝鲜体制的重大变化。韩半岛局势和朝韩关系也免不了狂风暴雨。遗憾的是在国会中没有制定周密的对朝战略的专家团队。因此比起党的利益和党的策略,我们更应该在智慧应对朝鲜和规划统一上统一意志。在对朝问题和安保问题上不分朝野,新的国会不应让这句话成为一纸空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