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韩国政府突破“低增长陷阱”,或出面刺激景气
상태바
韩国政府突破“低增长陷阱”,或出面刺激景气
  • 曹旻槿·河南贤(音) 记者
  • 上传 2016.04.14 09: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柳一镐4月12日(当地时间)在美国纽约Palace酒店举行的针对海外投资者的“韩国经济说明会”上进行演讲。(照片来源:企划财政部)

“我们判断可以实现3%的经济增长率。”

这是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柳一镐于4月12日(当地时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韩国经济说明会(IR)”上的回答。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预测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将止步于2.7%。柳一镐部长此举可以说是向海外投资者表明不会再坐视已成为常态的低增长基调不管的“意志”。

2%~3%的增长率预测也不是新鲜事。今年年初世界经济发生震荡之时,全球各投资银行(IB)随即竞相将对韩国今年经济增长率的预期值下调至2.5%左右。这是出于韩国出口依赖的中国经济比预想中更快“减速”的判断。但是,IMF的预测在份量和影响力层面来说“级别”不一样。韩国政府与韩国央行预测经济时都使用IMF提供的数据。现在,政府也处于需要表明准确立场的情况。政府需要作出选择,究竟是坚持现在政府的经济增长率目标(3.1%)并出面刺激景气,还是接受现实,降低目标。

当天,柳副总理作出的回答近似于“正面突破”。他表示,“韩国将通过积极的宏观政策维持经济增长的动力。将通过确定的财政政策引领景气恢复,为促进消费与投资将给予纳税及金融方面的奖励”。同时,他还强调“实弹”充足。

柳副总理表示,“韩国是国家负债比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基准利率也高于主要国家”。这就是说,韩国仍有余力放宽财政、降低利率来刺激景气。虽然柳副总理在与当地媒体的采访中透露出了“对外环境如若恶化”的线索,但是也表明了存在编订追加更正预算的余地。现代经济研究院研究委员李俊协(音)表示,“提早运用财政的‘提前执行’方案效果有限,因此在国会议员选举之后会正式启动扩大财政的讨论”。

政府执着于“3%”,这是出于对所谓“低增长陷阱”的担忧。继去年2.6%的经济增长之后,IMF对韩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今年(2.7%)与明年(2.9%)都止步于3%以下,韩国经济的低增长已成既定事实。因此,韩国可能陷入投资与消费萎缩造成增长潜力受损,然后再次引起实际增长率下滑的恶性循环。这就是所谓的“疤痕效应(scarring effect)”。

为逃离低增长,IMF开出的处方是运用扩大财政、宽松货币政策、结构改革同时进行的混合(mix)政策。此次预测中唯一提高的是中国的增长率预测(6.3%→6.5%),这是由于中国政府提出的刺激政策和结构改革方案将产生效果。

政府事实上是定下了方向,然后把“球”踢给了货币机关。即将于19日召开的韩国央行金融货币委员会中,李柱烈行长也将站在和柳副总理遭遇一样的选择十字路口。韩国央行计划大幅下调今年1月提出的增长率目标(3.0%)。如果降低目标值之后没有提出解决方案,将来追究低增长的责任之时将成为众矢之的,因而韩国央行压力巨大。

韩国央行重视的物价上升率在第一季度同样止步于1%,远远未能完成2%的目标。如果这种状况持续至6月,行长需要亲自出面解释,如果没有“行动”,任何回答都会显得牵强。延世大学经济学部教授金正湜表示,“如果要继续降低利率,需要在美国提高利率之前进行,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也很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