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为吸引韩国客人,朝鲜餐厅服务员摘下金日成胸章
상태바
为吸引韩国客人,朝鲜餐厅服务员摘下金日成胸章
  • 李永钟 统一专业记者兼统一文化研究所长
  • 上传 2016.04.12 15: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是金日成叫你们这么接待韩国客人吗”?为客人倒平壤烽火啤酒的朝鲜女服务员不小心把啤酒倒太满溢了出来,看上去有70多岁的首尔顾客开始为此大发雷霆。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服务员虽然抗议“为什么提起我们首领”,看到满大厅的韩国游客,也不敢继续多言。这是记者1990年代末期首次前往中国延吉朝鲜餐厅金刚苑时看到的一幕风景。虽然在早期发生了不少琐碎的不愉快事件,但朝鲜餐厅面向参观白头山的韩国游客展开的营销活动却获得了很大成效。因为有大量韩国游客抱着见一见朝鲜人的好奇心和尝一尝平壤凉面等美食的想法选择在朝鲜餐厅就餐。一位失乡民出身的老爷爷还想起自己留在朝鲜的女儿,向女服务员的手中塞入了一张小巧叠起来的100美元纸币。当时这张钱足够一家四口人吃上六个月的时间。

2000年6月的韩朝首脑会谈成为了海外朝鲜餐厅巩固地位的一大契机。不仅在北京和延吉等中国城市,朝鲜餐厅还开始进入柬埔寨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乃至欧洲地区,现在已经在全球10多个国家开设130多家(韩国统一部推算)餐厅,每年赚取1000万美元(相当于115亿韩元)外汇。对于缺少美元外汇、能源和粮食等“三大难”的朝鲜当局来说,堪称一大“孝子”。

韩国情报当局还认为,朝鲜一直都将海外餐厅用作对韩间谍的海外据点和搜集情报的窗口。此外,朝鲜还利用海外餐厅从韩国企业驻地员工和游客身上搜集韩国的相关情报。2011年进驻尼泊尔的朝鲜餐厅因为涉嫌逃税受到尼泊尔当局扣押搜查调查过程中,曾在酒店电脑中发现韩国商社工作人员和游客的身份信息及录音文件。对于朝鲜来说,海外餐厅堪称一项一石二鸟的事业。

看到餐厅生意逐渐繁荣,朝鲜当局开始尝试扩大餐厅规模和服务员数量,并在北京、沈阳、丹东等中国主要城市开设了多家餐厅分店,餐厅名字也包括海棠花、柳京、阿里郎等等,日趋多样化。此外,朝鲜还开始与当地酒店和大型企业合作。为赚取更多美元,当时朝鲜还在餐厅之外开设了KTV之类的营业场所,由美貌且唱功卓越的女服务员为客人倒酒并与客人一起唱歌跳舞作乐。为了提升销售额,女服务员还不惜去做整容手术,甚至摘下韩国客人忌讳的金日成胸章,实施了苦肉之计。

4月7日抵达首尔的12名(外加一名30多岁的男性管理人)女服务员暴露了朝鲜海外餐厅的这种营业现状。她们在接受韩国政府调查过程中一致表示,对韩流的憧憬以及对自由生活的向往是自己脱北的主要动机。她们通过韩国的电影和电视剧看到了韩国发展的繁荣情况。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年龄在22~25岁之间的她们在与韩国游客近距离接触过程中所经受的巨大冲击。

从相关当局提供的她们抵达京畿道始兴联合审问所的照片中,可以明显看出这种痕迹。从两辆迷你巴士上走下车的女服务员们都穿着最新款式的羽绒服,纤细的身材搭配黑色或紫色的紧身裤,与首尔同龄的女孩子们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她们还踩着耐克的运动鞋,背着hellokitty背包,看上去个性张扬,与此前一般都穿着灰色统一制服亮相的集体脱北者大不相同。对于她们的褐色长直发,政府当局人士说“应该不是为了来首尔而特地染了头发”。

他们一行13人究竟如何集体来到了韩国,是个令人好奇的问题。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一个人脱北都不是一件易事。政府虽然声称这些人脱北是因为“对朝制裁导致餐厅经营困难”,但人们不禁质疑“20岁出头的女服务员对餐厅负有什么责任以致决心脱北呢”?难道是这家餐厅发生了回到平壤后将会遭到严厉惩罚的严重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正在忙着解开这道脱北谜题的政府联合审问小组来给出答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