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6日 (周四)
【中国透视】为中国游客人均支付5万韩元的现代版“人头税”
상태바
【中国透视】为中国游客人均支付5万韩元的现代版“人头税”
  • 韩友德 中国研究所所长
  • 上传 2016.03.29 14: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经济之所以能够在一系列恶劣环境中坚挺下来,主要得益于三大品牌的力量。首先是在全球市场份额不断扩大的智能手机“Galaxy”和汽车品牌“HYUNDAI”。

而第三大品牌便是“中国游客”。中国游客为几乎陷入贫血状态的韩国国内服务业注入了新鲜血液。然而,在这样的“中国游客业界”,最近正在发生一种奇怪的现象。

本月月初,A旅游公司从黑龙江省哈尔滨一家当地旅行社接到了20名团体游客,他们来韩国进行五天四晚的首尔~济州团体旅游,价格为900元人民币,折合韩币只有16万2000韩元。这一价格甚至远远低于从哈尔滨到首尔的往返机票价格,令人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然而却是活生生的现实。其中的秘诀便在于所谓的“人头税”。按照正常逻辑,A旅游公司应该向哈尔滨本地旅行社收取部分住宿、餐饮、交通等国内旅游费用才是,事实却恰好相反,A旅游公司反而向中国方面支付了每名游客300元人民币(约合5万4000韩元)的介绍费用,相当于花钱从中国购买游客。于是,自然就会发生所谓的倾销旅游等一系列问题。

“倾销生态系统”

中国旅行社是甲方,只需要从大批争着抢夺中国游客的韩国旅行社中选择一家愿意支付较高人头税的公司转介游客即可从中获利。在此过程中,部分“黄金商品(购物收益可能较高的旅游团)”的人头税甚至高达700元人民币(约合12万6000韩元)。韩国业界的竞争使中国旅行社得以轻松坐收渔利。哈尔滨的发团旅行社在1200元人民币整体收入(商品价格+人头税)中抽出100元人民币手续费,拿剩余的1100元支付机票价格。

从抵达机场的一瞬间,所有费用就全部落到了A旅游公司身上,因此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节省开销。酒店必须定在首尔以外的首都圈地区,餐饮也只能保证游客“不饿肚子”。担任该公司理事的K某表示“人均酒店、餐饮、交通、门票等费用至少需要27.2万韩元(约合1500元人民币)”,再加上300元人民币的人头税,相当于A旅游公司为每名游客支出了1800元人民币,即大约32万6000韩元费用。这意味着,不论使用何种方法,旅游公司都要从每名游客身上获得高于这一数字的收益,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带游客到处购物。

免税店支付的销售手续费只有大约7%,因此就必须将游客带到与旅行社签过特约购物合同的普通商家,以人参产品为准,这些商家支付的手续费可以高达30%。K理事说“算上办公室租赁费、员工工资等一般经费,人均消费至少要达到150万韩元才能勉强保住成本”。这也是旅游公司要求导游带游客到处购物的原因。哈尔滨游客们在首尔旅游的两天里先后六次被带入了购物中心。

导游也纷纷为得到“优质顾客(可能进行高额购物的游客)”展开激烈竞争,甚至有人花钱购买游客。接下这批哈尔滨旅游团的导游P某向A旅游公司支付了每名游客100元人民币、共计2000元人民币(约合36万韩元)的费用。他也必须使出一切手段回收这笔“投资”。拥有四年导游经验的中国朝鲜族导游P某说“我也想忠实于导游的本分,向游客介绍文化,但在购物的压力下,不得不对游客进行溜须拍马”,“所有讲解都要以引导顾客消费为导向”。因此在介绍景福宫交泰殿的时候,才会把这里说成“王妃彻夜展示娇态的地方”。“人头税生态系统”就这样将游客、旅行社、导游、特约购物商家等主体串联到了一起。

“令人寒心的旅行”

图为导游经常带游客前往购物的特约普通购物中心,主要销售人参、枳根等产品。

这个生态系统的最大受害者是韩国的国家形象。去年10月9日,中国江西省南昌的地方报纸《江西日报》刊载了一篇标题为《韩国游沦为寒心游》的醒目报道。这篇报道的主人公肖先生花费3919元人民币(约合70万韩元)购买了六天五晚的首尔~济州团体游商品,属于一个高价旅游商品。但这一商品同样被卷入了“人头税生态系统”,导游强迫游客购物,看到游客的购物成果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导游就拒绝发车,并下令“没有买东西的游客马上下车回到购物中心”。倾销旅游的影响范围已经不分高低价旅游商品,覆盖了所有来韩游客。

中国游客也承认,既然通过廉价旅游团来韩旅游,要求购买一些商品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购买的商品种类。游客普遍期待在韩国购买雪花秀、福库电饭锅等著名品牌产品,但被导游带去的购物中心却都是些从未听过的杂牌商家。一方面要因为没有购物而被导游羞辱,另一方面商店里只能买到“那种商品”,韩国商品的形象就这样一落千丈。“韩流旅行”正因此逐渐变为“寒心旅行”。

事情演变到这种局面,一直袖手旁观的文化体育观光部才终于匆忙行动起来,在上周颁布了“倾销旅游对策”,宣布将根除此类不法行为。对策的力度非常之大,引进了三次被举报存在倾销行为即刻取消执照的“三振出局”规定。虽然有些亡羊补牢,却也不失为一件幸事。但业界对于这一举措的效果却始终半信半疑,因为依靠倾销苟延残喘的旅行社说不定又会使出什么对策规避惩罚。可见旅游行业的“倾销恶习”早已根深蒂固。

业界和学术界的专家们普遍指出“仅凭强力取缔无法改变‘人头税生态系统’这一痼疾”。一味取缔必将导致旅游商品价格上升,现有倾销旅游商品的游客将会大幅减少。倾销程度较低的一般旅行商品也是一样。上海的韩国旅行商品价格大约在2000~3000元人民币左右,相比之下,泰国的旅游商品多在1000~2000人民币、日本旅行价格多在4000~5000元人民币左右。

问题在于,在日元贬值和低价竞争等因素影响下,日本旅游商品的价格正在大幅降低。若想与日本旅游商品展开竞争,韩国反而要进一步降低旅游商品价格。韩国旅游发展局上海分社长韩和俊说“取缔倾销就会陷入不得不失去部分游客的困境”,“但为了端正市场秩序,此番必须大力取缔倾销,整顿市场”。

“数字病”

然而,政府当局关注的却只有“数字”。无论满意度是高是低,增加入境游客数量才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去年来韩旅游的外国游客约有1323万名, 其中598万名(45.2%)都是中国游客。文体部制定的今年年度游客目标颇具挑战性,计划将今年来韩访问的外国游客数量增加到1650万名,比去年增加25%,同时把来韩访问的中国游客数量增加到800万名,比去年增加34%。一方面要取缔倾销,另一方面却要增加游客数量,令韩国旅游发展局等下属机构左右为难。

业界相关人士普遍表示,政府应尽快摆脱“数字病”的束缚。过于看重数字目标,可能会导致取缔倾销的措施再次不了了之。另外,韩国能否容纳800万名中国游客,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韩国旅游协会中央会的副会长崔鲁锡表示“曾是韩国文化心脏的明洞地区正逐渐沦为炒年糕、化妆品等店家到处拉客的廉价市场”,“明洞商人们普遍将中国游客视为只会留下大量垃圾的客人”。

湖原大学酒店观光系教授张秉权要求关注旅游的“哲学”问题。旅游同时具备“产业”和“文化”的双重属性。不彻底摆脱“数字业绩”的束缚,旅游就会沦为拉低国家形象的产业,长远来看,反而不利于提高国家竞争力。韩国旅游业协会的一位干部强调“朴槿惠总统必须亲自出面表示‘1000万游客已经足够,现在开始应把关注点放在制定旅游先进化方案上来’”,只有这样,下边的工作人员才能放弃对数字的执着,真正从提高质量入手整顿旅游市场。

我们应在此基础之上,放眼未来十年,制定一个长远的旅游政策。崔鲁锡副会长说“现在邮轮旅游、医疗旅游和免税店旅游分别由海洋水产部、保健福祉部和关税厅管理”,“在这种系统分工下,很难制定出一套有机的旅游政策”。文体部中负责国际游客事务的机构只有区区一个国际旅游课。这个在30年前来韩游客仅有10万名时期设立的机构一直到来韩游客超过1000万名的现在还没有任何变化,本身就非常不可思议。韩国急需一个综合管理所有旅游政策的指挥机构,以此为中心构建发达国家指向的旅游基础设施,吸引中国游客自发来韩旅游。邻国日本在2008年面向中国游客设立专门的观光厅,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大启示。

中国游客是支撑韩国经济的一大品牌,也是连接韩中两国消费市场的一座桥梁。“人头税生态系统”现在仍在不断拉低“韩流”品牌的形象,使“韩流”逐渐沦为“寒心”商品。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