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6日 (周二)
警惕美国与中国串通
상태바
警惕美国与中国串通
  • 金英喜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6.03.18 14: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和中国围绕韩半岛问题表现出的动向颇为可疑,令人不禁怀疑双方是否已经就短期内消除目前的严重紧张局势以及从长期出发并行讨论朝鲜无核化与和平协定的问题达成某种共识。《华尔街日报》2月21日报导,在朝鲜举行第四轮核试验之前,美国曾与朝鲜讨论过和平协定问题。这一报道很可能与朝鲜驻联合国高层当局官员向美国国务院韩国科长发送电子邮件提议讨论和平协定问题,美国国务院回信表示“无核化讨论固然重要,和平协定的问题也可以讨论”的情况有关。

真正把无核化与和平协定并行讨论方案搬上台面的人物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王毅2月23日在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会面,提出了并列讨论朝鲜核问题与和平协定的方案。在会后的记者会上,克里表示,如果朝鲜愿意回到无核化讨论的谈判桌上,朝鲜将可以与美国签署和平协定,解决韩半岛的各项未决问题。美国此举没有强调“先无核化”,采取了“只要朝鲜回到无核化谈判桌前”就可以与之讨论和平协定的现实主义立场,与韩国主张以无核化为先的原则主义立场出现了冲突。王毅到处强调无核化与和平协定并行讨论的方案,中国正刻意将和平协定框架打造成解决韩半岛问题的最终方向。

和平协定向来都是朝鲜的专利。在1954年4月讨论韩半岛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政治会议上,朝鲜首先提出了签署和平协定的问题。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曾在1962年和1974年向美国提出以驻韩美军撤军为条件签署和平协定的方案。金日成曾在1985年与1991年的新年致辞中提出签署朝美和平协定与韩朝互不侵犯条约的建议。1992年1月,朝鲜劳动党国际书记金容淳访美与美国副国务卿阿诺德·坎特举行会谈时,提出在不要求驻韩美军撤军的情况下缔结朝美外交关系的破格方案。金正日也在2000年6月的韩朝首脑会谈以及同年10月与访问平壤的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举行会谈时亲自谈到愿意接受美国继续在韩半岛驻军的立场,确认了金容淳的提议。

朝鲜在2005年7月23日发布的外务省声明中首次将和平协定与无核化讨论挂钩。两个月后六方会谈达成联合声明。在六方会谈联合声明上署名,即意味着朝鲜赞成同时讨论无核化与和平协定的方案。在2007年10月的韩朝首脑会谈上,双方曾就合力推动韩半岛问题相关三方或四方首脑发表战争终止宣言达成协议。其中的三方会谈有意将中国排除在外,曾一度引起人们的瞩目。但到2010年,朝鲜从并行讨论无核化与和平协定倒退到先讨论和平协定后讨论无核化的立场,并发表外务省声明主张把韩国排除在和平协定当事国之外。

美国曾同意《9·19共同声明》中并行推进无核化与和平协定的方案,但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美国提出了先无核化后和平协定的立场,接下来在2015年12月通过纽约渠道与朝鲜进行接触后,美国似乎重新开始倾向于并行讨论的方案。在王毅做出提议及克里部长举行记者会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3月3日公开表示不排除讨论无核化与和平协定的方案。

美国和中国缘何突然把目光转到了和平协定上呢?因为双方认为和平协定是实现朝鲜无核化与韩半岛和平的唯一渠道。对于朝鲜对国际社会发起一连串正面挑衅以及朴槿惠政府坚持对朝强硬姿态导致韩半岛处于一触即发战争危机的当前局面,美中两国认为问题非常严重。不愿弃核的朝鲜如果被国际制裁封锁得无法透气,最晚在两三年内,最早可能会在今年举行第五轮核试验,而且不排除朝鲜进行氢弹试验的可能性。这一点韩国很清楚,美国和中国也都心知肚明。

就在韩国外交当局大肆吹嘘韩美、韩中关系一切顺利的时候,韩国可能已经沦为两大强国象棋盘上的卒子。曾为在韩半岛部署萨德而对韩国展开高强度施压的美国突然改口表示双方讨论部署萨德的问题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实现萨德部署,令人颇感困惑,似乎美国与中国已经瞒着韩国就萨德问题达成了某种协议。关闭开城工业园区的惨痛恶手导致信任进程和欧亚计划还未起步就已夭折。最终,和平协定才是解决韩半岛问题的唯一方法。面对金正恩的刀剑乱舞,韩国如果一味跟着煽风点火,最后必将被美中两国拖入王毅制定的和平协定框架。我们必须准确把握美中的意图,贯彻好和平协定一定要由韩朝和美中共同署名的“2+2”方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