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显示屏需要何种战略以战胜产业竞争国家
상태바
韩国显示屏需要何种战略以战胜产业竞争国家
  • 朴秀莲 记者
  • 上传 2016.02.01 17: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国柔宇的“移动影院”柔宇-X使用分辨率高达3300ppi的可弯曲有机发光二极管。

【照片由柔宇提供】

在1月初举行的2016年世界消费电子展(CES)上,中国显示屏企业柔宇(Royole)吸引了人们的热议。

柔宇在CES上领先全球率先公开了“移动影院”柔宇-X产品。头盔显示器(HMD)形状的“柔宇-X”不同于现有市场上利用智能手机显示屏制作的虚拟现实(VR)设备,是一套拥有独立屏幕、音响和操作系统(OS)的产品。

将柔宇-X与智能手机连接后戴在头上,便可以像单人专用电影院一样身临其境地欣赏电影。该公司正在网络商店中以699美元的价格销售这款柔宇-X产品。

深度了解这家公司后,可以切身感受到中国不同寻常的发展锋芒。柔宇作为今年创业第四年的初创企业,早在2014年8月就公开了只有0.01毫米世界最纤薄的可弯曲主动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面板(AMOLED)显示屏,只要微风吹过,全彩色的AMOLED就会像纸张一样飘扬起来,如果将其卷曲起来,卷轴的半径只有不到1毫米。

移动影院柔宇-X搭载的显示屏也足以令人震惊,这种显示屏的分辨率高达3300ppi(每英寸的像素),属于迄今为止实现商用的可折叠AMOLED中分辨率最高的产品。也就是说,韩国经过近20年努力才成为世界第一的显示屏强国,中国初创企业仅用3~4年时间就已经追到了身后。

柔宇是斯坦福大学留学生出身的刘自鸿代表以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香港为舞台创建的公司。从本质上完全不同于投入数万亿韩元建设工厂并通过批量化生产获取利益的现有显示屏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显示屏企业首先策划出可以获得消费者青睐的新产品,并亲自开发可以应用产品的操作系统等软件,直至最后推出成品。

柔宇选择了不同于三星、苹果、LG等以B2B(企业对企业商务模式)模式为主向制造公司供应零部件的烟囱型显示屏企业发展道路。

LG经济研究院的责任研究员李宇根(音)表示“中国的OLED技术追赶速度远超过预期”,“韩国显示屏产业也急需摆脱规模化生产的框架,进行制造改革和设计创新”。

中国显示屏正在毫无遮挡地展开追击。最近韩国央行发表的数据显示,中国与韩国的显示屏产业技术差距从2008年的4.2年缩短到了2014年的2.9年,明年韩中之间的技术差距将彻底消失。

占世界电视机市场25%份额的中国从2009年开始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培育显示屏产业。

中国京东方(BOE)去年12月初在政府支持下在安徽省合肥市建造了一座10.5代(大小为2940×3370毫米的玻璃基板)LCD工厂,计划投资400亿元人民币(约合7.34万亿韩元),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生产9万张用于65英寸大型电视机的面板。玻璃基板越大,便可以剪出越多LCD,生产效率越高。

因此,业界认为,京东方的10.5代工厂开工相当于发布宣言表明将早日超越8~10代的韩国 LCD。

据说,另一家中国企业华星光电(CSOT)正在推动建设11代LCD工厂。市场供应出现如此大规模增加,必将导致LCD价格加速下降,韩国LCD产业的收益性将会进一步降低。市场调查机构联景科技(WitsView)预测称,中国将在2018年超越韩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显示屏生产国。

三星电子的可折叠智能手机出品后,大概会是这种样子。像钱包一样折叠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智能手机,一旦展开,就会变成一个画面扩大一倍的平板电脑。【照片来自三星电子的视频截图】

韩国领先OLED的时间也不多了。三星与LG从上世界90年代后期开始投资OLED,为未来进行准备。韩国政府也在2001年将OLED显示屏指定为新一代主力产业,提供了政策支持。

但现在其他国家也纷纷进入被视为未来主力产业的OLED领域,生产OLED材料“有机化合物核心材料”的日本也重新加入角逐,日本显示器公司(JDI)更是一马当先。

2012年成立的日本显示器公司是日本政府主导成立的民官基金会“产业革新机构(INCJ)”为挽救显示屏产业而联合索尼、日立、东芝等公司人才成立的企业。

日本产业革新机构与日本显示器公司又在去年年初成立了OLED专门企业JOLED,最近已经正式开始量产OLED面板。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显示器公司意欲成为一直使用LCD面板的苹果公司推出第一款OLED智能手机的供应商,不可避免会与三星和LG显示屏构成竞争关系。

每年销量高达2亿部的iPhone有望从iPhone7或iPhone8开始将显示屏更换为OLED面板,苹果的选择将对全球显示屏业界的竞争结构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不断有人呼吁,韩国若想在身为“先驱者”的OLED领域甩开身后的追击者,就必须摆脱烟囱型设备产业的框架。

汉阳大学教授权五敬表示“显示屏的竞争主要在于大小和价格竞争,很难与中国做出差别化”,“必须抱着开拓新市场的思路,寻找新的显示屏应用领域,以高附加价值的显示屏为主进行生产”。

随着3D打印、云技术和物联网技术扩散,与批量生产的产品相比,以定制型产品为主的市场逐渐扩大,这一情况也非常值得关注。在伙伴企业纷纷随着市场要求快速做出转变的情况下,仅凭借以大规模工厂为主的生产系统很难适应这一局面。

因此,我们必须寻找企业之外的动力。

KISTEP的刘熙珠(音)博士表示“若想超越有趣新奇的显示屏,开拓出真正‘有销路的产品’市场,显示屏企业必须通过与初创企业合作或者产学研研究,积累开发UI(用户界面)和UX(用户体验)的能力”。

这样便可以推动企业直接去开发可以应用显示屏的市场,提高对可融合产业的理解度。显示屏已经超越电子产业的维度,成为一种可以与汽车、纤维、教育、医疗、传媒等几乎所有产业相结合的产业。

前任LG显示屏企业的副社长郑仁宰表示“正如劳斯莱斯(Rolls-Royce)的售后服务销售额远高于销售飞机和船只的所得一样,显示屏也应勇于开拓销售面板之外的新商务渠道”。

若想在材料对收益性影响较大的OLED市场发挥主导作用,对开发有机化合物的研究和投资也至关重要。目前核心材料有机物的主要供应公司都是出光兴产等日本化学企业。

KISTEP的刘熙珠博士表示“有机材料不同于半导体,化学领域的基础研究如果不够坚实,就很难迎头赶上”。显示屏学界正对政府急剧研究费用投资的情况表示担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