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所所长申起旭谈韩国的民族主义
상태바
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所所长申起旭谈韩国的民族主义
  • 裴鲁泌 记者
  • 上传 2009.01.22 10: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于韩民族而言,民族主义是最为强烈的“自我认识”,同时也是凄惨的“彼我认识”。韩民族在19世纪遭受外国势力的威胁,在20世纪经历了殖民主义和同族相争。“民族”这个词语勾画出了一条带血的分界线,区别开了敌人与同志。

美国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申起旭表示:“韩国的民族主义确实对于战胜殖民统治以及近代国家的形成做出了贡献,但是同时也应该知道民主主义也遏制了多元化的见解与讨论,带来了一种黑白理论式的历史意识。”

申教授是斯坦福大学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研究所的所长。他是一位来自韩国的大学进而在美国主流社会找到自己地位的成功学者。他的立场使他能够平衡地来审视韩国的民族主义的内在与外延。1月21日,短暂到访韩国的申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您曾指出“韩国强烈的民族主义导致保守主义与进步主义的论战缺乏思想性”,是吗?

“韩国社会顺畅运行的时候有许多思想传播了进来。其中有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想,也有安重根的‘东方和平论’这样的泛亚洲主义。但是,由于帝国主义的威胁和殖民统治,这些思想并没有能够在韩国生根发芽,民主主义反而占据了强大的地位。在韩国,民主主义并不是历史的必然,而是社会以及历史共同作用的产物。西方社会进步与保守思想的根源都是自由主义,而韩国的保守主义与进步主义都过度地依靠民主主义在发挥力量。”

-无论如何“民主主义”不是已经作为一种胜利的思想存活了下来吗?

“100多年前文明启蒙理论、东洋主义以及民主主义的竞争与现今世界全球化理论、东北亚共同体理论以及民族主义之间的竞争相类似。韩国社会过于强烈的民族主义导致保守阵营以及进步阵营思想性的贫乏。保守阵营为了实现‘民族繁荣’而追求近代化,但是由于韩国自由主义的基础不够牢固,从而支持独裁统治。进步政权在与民主主义进行关于鲜明性的竞争过程中,倒向了亲朝鲜以及反对美国主义。无论是保守阵营还是进步阵营都缺乏市民性的、普遍性的自由主义。”

-您曾说过“在朝鲜与韩国对峙的体制下,民族主义歪曲了历史研究”,请解释一下。

“民族主义的核心议题的起点是克服殖民历史观的必要性。民主主义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导致了遏制多元化的见解的黑白理论。仅仅关注殖民主义的剥削和民众抵抗殖民主义的两分法式的研究不可能解读殖民地社会当时多样化的社会形态。朝鲜方面将民主主义与主题思想联系了起来,从而陷入在教条式的历史认识当中。朝鲜的体制如同日本的军国主义体制,金日成的地位如同‘天皇’一样,朝鲜完全可以被称为是法西斯式的‘家族国家’。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在金正日之后,军部执掌政权的可能性在增大,而金氏家族将保有象征性领导的地位。如果真的这样,那么与二战之前的日本就愈发相像了。”

-文化多元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民主主义”呢?

“必须重新思考以血统主义为中心的民族观念。在一个新生儿数量低的老龄化时代,必须有相应的国家战略老保证韩国社会所特有的在逆境中奋发精神。我们应该抛弃传统的外国移民观念以及血统观念,他们同样是民主国家平等的市民,与我们一起生活。韩国需要这样的‘市民性的民族本体性’观念。这同样也是在朝鲜与韩国统一之后,能够整合整个社会的理论。”

-作为斯坦福大学亚太地区研究所所长,您如何展望奥巴马时代的韩美关系?

“朝鲜最为害怕的事情是被‘遗忘’。由于经济危机、中东局势等问题,朝鲜问题对于奥巴马政府而言将不再是优先被考虑的问题。在短期内,我很担心朝鲜选择进行挑衅行动。韩美两国总统的任期在今后4年是相同的。虽然存在这FTA(自由贸易协定)的批准等尖锐的问题,但是今后4年无疑是两国能够进一步提升友好关系的绝好时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