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星期一)
朝核问题要集中于安理会议案协商
상태바
朝核问题要集中于安理会议案协商
  • 魏圣洛 首尔大学政治外交系客座教授·前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
  • 上传 2016.01.14 14: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后的一周内,笔者关注各国氛围,不禁有些担忧。

众所周知,目前的课题是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关键是中俄两国的协助。安理会刚刚开始这项工作。但朝鲜核试验之后,美国国内出现对中国的批判之声,中国则进行反驳,双方互相指责。虽然谴责中国始于美国高层当局人士,但韩国也正蔓延着对中国的批判舆论。考虑到韩国社会的特性,这也无法排除在舆论引导政策的可能性。如此的情况进展可谓效率低下。为何会这样?

虽然韩国既无意也无名支持其间中俄两国的行为,但中俄两国对朝政策的背景上各有自己的战略考量,这是严酷的现实。在此要强调的一点是,韩国不能只顾个人好恶,要用现实主义策略来进行应对。而且中国最近与美国竞争对立,将朝鲜视为更加复杂的筹码。俄罗斯也自克里米亚半岛事件之后正从与美国对立的视角看待朝鲜问题。中俄两国现在都在忙着恢复在过去帝国时期受损的自尊心,因此对外部批判比较敏感,无暇承认错误,两国都有这样的心理。比起被别人教训,更想要教训别人,对自尊心的问题则过度反驳。

但另一方面,中国正逐渐开始成为负责任的大国,俄罗斯也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体制的设立方,正在重视核不扩散的责任。两国都正在对朝鲜的挑衅感到疲惫不堪。

这样一来,韩国的应对策略应该是把美中两国竞争或美俄两国对立的咒语对朝核的影响降至最低,关注中俄两国的心理,说明朝核的问题点及两国应负的国际责任,引导两国现有的战略观点做出新的改变。但现在的情况则是美国公开批判中国,韩国舆论进行呼应。

从中俄两国的特性上来看,公开批判很有可能会产生反效果。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安理会讨论时间可能会因相互指责而延长,由此即使由韩国出面,也要与美中两国协商促使两国停止谴责游戏。韩国有必要集中在幕后进行安静的外交,与美国、日本等国一起引导中俄两国改变态度,借此提供口实让中俄两国因朝鲜挑衅“只能利用多方共识(consensus)”。这是韩国拉拢中俄两国的可行性方案。朝鲜进行第三轮核试验时,在安理会曾出现过类似情况。当时朝鲜甚至谴责中国对美国唯命是从。

此次韩国要比当时更进一步。为此,就要早日阻止谴责游戏,在舆论方面保持冷静,集中精力于安理会议案的诚心协商问题上。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是双方以及多方行动的强度和速度。当然,现在面对核试验这个安保危机不可避免地要强化威慑力。但这种行动是否会超过安理会向中俄两国施压要求两国提供协助的程度,反而导致两国拒绝协助,这一点有必要好好研究。中俄两国也许就是因谴责游戏从而对韩美向韩半岛派遣部署美军战略武器而提高反对之声。假如在安理会讨论朝核问题的涡旋之中,中俄提出主张“虽然朝鲜有错,但是韩美也难辞其咎的观点对于解决朝鲜核问题实在并非上策。要考虑到安理会措施和安理会以外的双边措施基本上处于抗衡关系,而且中俄两国对美国的军事战略问题非常敏感。

那么比较合理的措施就是首先尝试集中通过安理会达成相当一部分目标,此后未达成的部分则通过双边和多边措施来弥补。而且有必要考虑双边措施的强度和程序,以使其不会阻碍安理会协议。

最后,笔者想要提出的问题是在对朝鲜进行制裁施压的同时也不要忘记重新启动对朝协商。因为制裁施压是手段,而目的则是通过该措施引导进行可在无核化问题上取得本质性进展的真诚协商。因此,包括安理会在内,韩国对朝进行制裁施压要以协商为目的来推进。如果韩国以朝鲜进行第四轮核试验为契机进一步拉拢中俄两国,或提高五方互助水平来让各方对朝鲜挑衅造成的恶劣影响真诚地产生共鸣,那么这在以后协商中将会成为非常有用的资产。期待韩国会朝着这一方向与中俄两国进行协议。

很多人将朝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进行比较,羡慕伊朗核问题得到解决。伊朗核问题协商是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合作并与伊朗进行协商的成果。然而与此相比,朝核协商的五方互助之路还很长。但朝鲜的挑衅反而为五方互助提供了条件,这也是事实。重要的是韩国是否能发挥力量,反利用朝鲜挑衅来打造新构图。

如果说朝鲜进行第四轮核试验最终成为加深中俄两国和韩美日三国之间感情隔阂的契机,这反而会让朝鲜一举两得。想要避免出现这一现象,现在非常需要灵活并具现实性的对策,即在严肃认识中俄两国现实的基础上反利用朝鲜的挑衅。这就是笔者在关注各国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后一周动态时所产生的想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