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习近平缘何会见法兰西斯·福山
상태바
习近平缘何会见法兰西斯·福山
  • 刘尚哲 中国专业记者
  • 上传 2015.12.02 12: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一篇论文令法兰西斯·福山在世界上名声大噪。在1989年发表的这篇论文中,福山宣布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已经以自由主义的胜利告终,此后东欧的没落和苏联的解体使其主张被奉为先知的语言,备受追捧。  

最近福山受到了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关注,今年春天他曾参加中国政府策划的座谈会,并于11月份应清华大学邀请进行了演讲。值得人们关注的是,他还以此为契机,不断与中国最高领导层人士会面。  

今春他曾与中国指挥反腐败运动的王岐山进行会晤谈话。中国共产党排名第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一名外国学者进行不计形式的谈话,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情,因此曾备受热议。今年11月,中国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习近平甚至亲自与福山会晤,堪称“破例”。  

福山缘何突然受到了中国的关注呢?这与他在2011年和2014年陆续出版的《政治秩序的起源(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和《政治秩序和政治衰敗(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两本书不无关联,这两本书显示出,福山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

福山认为,国家(state)、法治(rule of law)和民主责任制度(accountability)是现代政治秩序的三大基本要素,当三者达到平衡时,就会出现政治秩序的理想情况。因此,在建设政治秩序时,首先需要构建一个强力的政府,然后厉行法治,最后是建构民主责任制度。  

法治和民主责任制度必须能够牵制政府权力,但如果国家因此丧失能力,则会导致灾难,像叙利亚、伊拉克一样,社会将陷入大规模混乱。福山指出,中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构建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相反,政府权力受到削弱的美国则正在走向衰落。  

中国对福山的这一观点极为追捧,《环球时报》曾援引福山的话主张“中国的发展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因为符合了国际政治的规律”。另有中国媒体介绍了“没有任何政治制度可以适用于世界所有国家”等福山的话,以此强调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并非万能。

从上述内容可推测出为何习近平与王岐山要会见福山。习近平与福山的具体对话内容还未得到披露,但从王岐山和福山两位名字都以“山”结尾的“二山会”的对话,我们可以揣测出中国领导层的用意。在90分钟的谈话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王岐山在说话,相比听取福山的想法,中国更想通过这次对话向外部表达自己的思路。  

福山对中国的反腐运动颇为好奇,但王岐山却不断谈起历史、宗教、政治和文化问题,因此福山才会在会晤后说“感觉像是一场玄学讨论”。 王岐山说“福山所说的国家、法治和民主责任制度的DNA中国都有,因此中国从准确定位自己的历史和文明出发,应该吸收世界各民族的长处”,明确表示中国将继续走自己的路。  

此外,他还说,中国实现现代化的道路需要经过数代人的努力和非常悠久的岁月,为了不把13亿人带上陡峭的悬崖,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必须非常慎重,习主席对于这一点认识得非常清楚。  

王岐山还说“中国和西方追求的东西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形式各不相同”,“所谓中国特色,就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法治等一切政治行为”。那么,谁来对中国共产党行使监督职责呢?对于这一问题,王岐山问福山“宗教内部的治理依靠的是什么呢”?也就是说,正如宗教依靠自我监督一样,共产党也只能依靠自我监督。

王岐山还说“在医学上寻找自己给自己做手术的先例,发现曾有一名俄罗斯外科医生给自己做过盲肠手术,中国通过共产党监督机构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党员开展大规模反腐运动,就是一种内部监督”。  

每当中国处于转型期时,都会由领导人亲自站出来阐述中国的发展思路。毛泽东曾通过与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谈话阐述中国的建国构想,邓小平曾通过与美国的时事节目主持人迈克·华莱士对话营造中国改革开放的氛围等等,中国经常通过这种方式寻求外部的理解。  

习近平会见福山也旨在消除外部对中国坚持走不同于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疑虑,另外也意在凸显中国在体制竞争中的自信心。也就是说,历史并没有宣告终结,而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掀开了新的篇章。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