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二三十岁群体眼中的金泳三前总统
상태바
二三十岁群体眼中的金泳三前总统
  • 郑康贤 柳成云 金宣美 朴炳贤 记者
  • 上传 2015.11.25 16: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金泳三前总统(YS)执政时期,韩国二三十岁一代人还只是刚出生或刚上幼儿园、小学的儿童。

在YS长期的政治生涯中,他们属于多少有些退出局外的一代人,只是从父母口中与教科书上知道YS曾鼎力支持孤立的YH贸易女工以及曾在波拉美广场举行汇集100万群众的选举拉票等事迹。

那么,在这样一代年轻人的记忆中,11月22日去世的YS是一种怎样的形象呢?《青春报告书》向4名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女询问了他们记忆中YS的样子。这四名受访者分别出生于YS经历从议员职位除名(1979年)、进行绝食斗争(1983年)、在野党候选人单一化失败(1987年)和就任总统(1993年)等重大转折时期。以下分别是1979年出生的公司职员、1983年出生的公司职员、1987年出生的大学生和1993年出生的大学生所描述的他们对YS的记忆。

想起他脖子上挂着毛巾身穿运动服的样子

1979年生 文振浩(36岁,SK电信公司)


在我记忆力,他是一位平时热衷于跑步和打羽毛球等运动的政治人,想到YS最先想起的就是他脖子上挂着毛巾身穿运动服的样子。

说起YS的功绩,自然是清算一心会的事情。他因此与军事政权划清界限,也算是整个韩国历史一大转折点吧。说实话,读大学时我曾受导致外汇危机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济金融影响,对他抱有很大的负面印象,但进入30岁之后,逐渐经历了社会生活,开始更多地去思考YS的业绩。如果不是YS清算一心会、实施了金融实名制度,韩国社会的腐败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

我也受到了IMF事件的很大影响。我在读大一时爆发IMF事件,随后立刻入伍服役,退伍后前往美国留学,由于IMF事件的后遗症太大,当时应该给父母造成了很大负担。但我认为,很难说当时的IMF事件就是YS引起的,因为那是YS成为总统之前长期堆积的问题一次性爆发导致的结果。当然,当时担任总统的YS需要为此负责,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是YS导致了IMF事件。

想起小时候开心阅读幽默书刊《YS轶事》的往事

1983年生 李珉禹(32岁,东亚出版社)

小时候曾开心阅读过一本叫做《YS轶事》的幽默书刊。在当时,总统还是人们心中非常权威的人物,那样的书能够出版,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此外,我还对刀削面印象深刻,YS喜欢平民饮食的事情使我感到他非常和蔼亲切。

高一入学时,同年级曾有一些因为没钱交学费而申请延长缴费时间的同学,后来知道他们都出身于因为IMF事件陷入困苦的家庭。特别是,当时还听说那些父亲在大宇公司上班的同学遭遇了父亲在一夜之间失业以致家庭分裂等重大打击。我父母是个体商户,虽然生意也很难做,但看到那些比我更困难的朋友,我也算感受到了IMF的影响。

我认为,YS的最大功绩是他“纠正了历史”。当时我非常小,连自己是几岁都不记得了,和上大学的表姐一起去当时使用朝鲜总督府大楼建造的国立中央博物馆游览,第一次听到了关于总督府的介绍。当时我虽然年幼,却也不禁疑问“为什么韩国现在还要使用日本为统治朝鲜而建造的楼房”?后来通过电视直播看到引爆朝鲜总督府的场面,觉得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

现在谁人能有他那般强行推进金融实名制的魄力?

1987年生 朴浩新(28岁,汉阳大学戏剧电影系大四)


整体来说,我认为他是一位“火爆的总统”。1996年引爆朝鲜总督府大楼是如此,推进金融实名制也是如此。也不知是不是事实,反正听说他在推进金融实名制时曾找来一些人关在酒店房间保证安保状态并制订出项目计划。想到现在有谁还有魄力做到这种事情,反正我是一个人也想不出来。

我生于1987年6月,对当时发生的历史性民主抗争很感兴趣。特别是,我父亲是光州人,对YS比较抱有好感,小时候经常听说YS和DJ(金大中)一起开展民主化运动,极大推动了韩国社会的民主化发展,所以YS在我心中的印象可以概括为“民主主义”。他去世后社会上出现了那么多善意的反应,难道不正说明现在韩国的民主主义状况欠佳吗?

此外,在YS留下的著名语录中,很多都让我记忆深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DJ说YS“把复杂的问题想得过于简单”,而YS说DJ“把简单的问题想得过于复杂”,感觉这句话完美概括了做了一辈子对手的这两人之间的差别。

爸爸说外汇危机时期不幸失业,生活曾非常艰苦

1993年生 金秀珍(22岁,成均馆大学影像学系大三)

我出生在YS当总统的那年,所以对他没有特别的记忆,但我清楚记得IMF事件爆发时爸爸不去上班而呆在家中的样子。当时我年龄虽小,却也知道爸爸失业了,家庭生活虽然没有因此彻底倒塌,我却也能够感到我们的生活遇到了一些困难。另外,我还记得和父亲一起参加募金运动的事情。

因为年龄太小,我对YS的了解就只有在学校近现代历史事件中学到的东西以及通过书籍和社交网络服务(SNS)接触到的信息。要说印象,我觉得他是那种“强硬的人”,拆除朝鲜总督府大楼以及推进金融实名制度等YS采取的强硬措施都是从老师那里知道的,感觉他不会被周围局面影响,非常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现在的政治人物似乎很容易被周围环境影响,不过YS应该是那种拥有信念的强硬政治人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