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勿要再提北京共识(No more Beijing Consensus)
상태바
勿要再提北京共识(No more Beijing Consensus)
  • 郑德龟 NEAR财团理事长
  • 上传 2015.09.16 15: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看到关于中国的完全鲜明对立的两幅场景,令人不禁产生中国正在经历转变期分水岭的念头。一是中国在胜利日活动上表现出的壮观景象,另外一个是最近中国经济陷入国际信任危机的尴尬处境。

中国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大国,现在正走向何方?中国是否能安稳度过这次的转变期?中国憧憬的梦想能否成真,需要经过怎样的桥梁才能得以实现?人们不禁产生一连串的疑问。

胜利日活动上习近平主席展现出帝王般的形象,要求各国元首走过古代王朝时期长长的使臣通道登上天安门城楼,而观看胜利日活动的人最关注的不是新型武器阅兵仪式,而是共产党凭借翻云覆雨的能力制造出的清澈蓝天和左右误差不超过10厘米身姿挺拔的精锐受阅士兵。

在被中国的这种魅力深深折服之时,中国的另一种形象又出现在人们眼前。一是在中国经历被称为黑色星期一的最严重股市恐慌时,中国公安当局想尽一切办法介入掌控股市的样子,另一是共产党政府大力发展重化学工业因为过剩重复投资导致启动率跌至50%不得不依靠债务苟延残喘的样子。

国际社会对中国如此有能和无能形成极端对比的双重形象感到颇为不安。目前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失去对中国经济的信任,在美国上调基准利率的预期下,人们对未来的恐惧愈发严重。

首先,随着中国经济的真实面貌逐渐显示出来,人们担心中国的潜在危险会逐渐扩散。其次,人们担心源自中国的危险转移到新兴市场经济,逐渐扩散为世界性的危险。第三,人们担心共产党政府以后仍会在市场面前表现出过度自信和狂妄的举动,导致情况更加恶化。

导致如此信任丧失和恐惧的源头在哪里呢?进入本世纪后,中国经济在朝着成熟经济体制发展的全要素生产率阶段与复杂的市场体制碰撞到一起,而这时的共产党领导层对市场抱有很大的怀疑和忧虑,不仅没有果断采取措施消除经济内部的危险要素,还颁布大量过剩重复投资和经济刺激政策,泡沫最终破灭,中国经济背负着沉重的包袱踽踽前行,因此被卷入国际资金逆流的漩涡,而中国政策当局又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过度看重增长率,与市场强硬碰撞。

中国的经济管理也开始出现异常征兆。随着市场化与开放化日渐进展,共产党控制下的市场经济正逐渐挣脱束缚,市场主义和政策主义开始出现失衡,出现了所谓经济管理危机的早期现象。

中国的现状与1995年的韩国颇为类似。当时世界金融资本市场不断潮涨潮落,韩国政府未能跟上市场的潮流,过度的政治化导致经济无法灵活应对市场变化,直到经历外汇危机之后,才转变为市场体制。

过去数十年在劳动和资本投入阶段发挥出卓越能力的中国政策当局人士缘何面对市场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呢?因为他们习惯于向固定的目标发射箭簇,而现在这个目标片刻不停地快速移动起来,导致中国出现预测误差,在移动的标靶面前显得无能为力。

最近记者见到一位中国清华大学教授,这位朋友呼吁道“不要再提北京共识”。也就是说,共产党统治下的增长政策“北京共识”已经无法继续获得人们的共识。现在中国经济必须放下过剩重复投资、国有企业经营不善等沉重包袱,才能恢复生机。

现在中国的经济正站在分水岭面前,等待政府的政治决断。中国政府应该已经从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训,懂得市场信任的重要性不亚于国民的信任,市场不是需要战胜的对手,而是应该学会与之共存的对象。我们相信,在市场面前表现更为谦虚的共产党政府并非软弱无力的政府,而会成为一个懂得利用市场力量的更强大的政府。

中国这条大河未来必将与市场正面交锋,卷入市场经历充满伤痛的成长后,进入长久的先进化时期。这段时期里中国必须跨过社会透明性与法制、政府与市场关系平衡、国际标准与普遍价值、金融先进化等四座桥梁,而现在中国正在这些桥梁面前踌躇不前,正是需要拿出勇气的时候。

韩国正一步一步地靠近中国,但目前是时候正确看待中国,学会区分中国的表面利益,深入观察中国变化的时期,在对中国保持理性期待和理性质疑的同时,不应忘记保持平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