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6月07日 (周三)
国语是基本
상태바
国语是基本
  • 卢在贤评论委员•文化记者
  • 上传 2009.01.09 09: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政治界领导人也常常因为不能够准确驾驭本民族语言而颜面扫地,曾被人嘲笑为“拥有语言障碍”的乔治·布什总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布什总统甚至自造新词,把“Greeks(希腊人)”说成是“Grecians”,把“Kosovars(科索沃人)”说成是“Kosovians”。美国前副总统丹•奎尔(Dan Quayle)来到校园,将小孩子们在黑板上明明写对了的英语单词“potato(土豆)”,订正为“potatoe”,一时间成为人们的笑柄。日本的麻生总理也于去年混淆了日语“踏袭”和“为曾有”两个单词的发音,让人们对他自身的文化素质引起怀疑。李明博总统在担任总统候选人期间,访问国立献忠院时,也曾将“않겠습니다”写为“않겠읍니다”,郑东泳民主党候选人将“업그레이드”写成“엎그레이드”。

文章理解能力几乎赶超发达国家水平

国立国语院去年12月公布了“国民基础文章理解能力调查结果”,这是继1970年调查以后阔别38年由政府实施的一次正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韩国成年人的文盲率(非文章理解率)占1.7%,约62万人。所谓“文章理解(literacy)”是阅读和理解日常生活中必要文章的最基本的能力,调查显示大概有98.3%的人具备这一能力,同发达国家平均水平(98.6%)极为接近。而70年代非文章理解率曾经高达20.2%,但应该考虑到他们是1939年以后出生,本应该接受学校教育,但由于殖民主义、战争、贫穷等三大因素,而被耽误了的一代。韩国人的文章理解率赶超发达国家水平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追求质量,而不是数量,我们社会真的能够准确、完美地驾驭我们的语言吗?从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也是问题百出。昨天笔者去了一间卫生间,看到墙上的告示,上面写道:“为了营造舒适的空间,将吸烟、杂志或报纸随身带走。”其含义是禁止吸烟,并将看过的印刷品随身带走。意思固然能够让人理解,但除了这种句子,如果是在学术论文、文学作品,或者应该使用更加规范的语言进行表达的场合,写告示的这种语言表达水平能够派上用武之地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卫生间的告示也许是一些国语水平有限的人撰写的,让我们在这里大度一些,放人一马吧。而大韩民国的最高学府——首尔大学的学生,他们大都经过了多年的写作训练,国语考试中屡屡取得优异成绩而入学的,可是首尔大学也因为学生有限的国语水平而大伤脑筋。教授学习开发中心的“写作教室”中从6年前开始就开展了在校生撰写报告咨询活动,甚至发表了5本相关报告。在报告中所列举的无数个病句中,举一个例子来说吧,“首先这种性别不平等大多是由于女性的经济能力低于男性的原因所致。”这句话同前面提到的卫生间告示的那句话一样,可以让人理解其中之意,但在语法上却完全违反了语法规则,属于病句。

大学校园内与日俱增的“国语低能儿”

各个大学都对小学、初中、高中粗制滥造的国语教育感到头疼,再加上大学录取形式逐渐多样化,即使不下功夫学习国语,也可以通过特长招生或者过硬的英语水平考上大学,因此大学中普遍出现了众多的“国语低能儿”。并不仅仅韩国如此,日本文部科学省2006年的调查显示,有234所大学面向学生补习初中、高中水平的国语课程,占所有大学的33%,是10年前的4倍,所有的任课老师主要都是初中、高中的一些退休教师。日本文部省从去年开始,每年实施两次全国范围内的学历评价考试,考试结果分析显示,“国语水平是基本”。越是那些让学生多读、多写提高国语水平的学校,不仅学生的国语水平,就连数学水平也会大幅度提高,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