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MERS的教训 保健福祉部需保健独立
상태바
MERS的教训 保健福祉部需保健独立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5.06.29 10: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5月28日政府首尔办公大楼新闻简报室。疾病管理本部部长梁秉国说明称,“我认为,第6位患者是非常不一样的特例。虽然与第一位患者住过同一片病房区,但不是同一间病房”。20日,举行了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出现以来的第三次说明会。但梁部长之后几乎从前方消失,当天,“卸任”MERS应对本部部长,保健福祉部掌握指挥权,从第二天开始,福祉部公共保健政策官权埈郁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一时期是MERS疫情的转折点。平泽圣母医院8104号病房(1号患者病房)以外出现了感染者。追究梁部长初期防疫工作失败责任、掌握实权的福祉部在三星首尔医院犯下了更大的错误。疾病本部错误制定的“2米以内、接触一小时之内”这种不规范的感染标准,这被福祉部原封不动地在三星首尔医院错误执行。  

政府的无知和错误判断也来自于福祉部畸形的组织结构。保健福祉部几乎看不到“保健”。今年的预算(53.4725万亿韩元)中福祉占了43.4491亿韩元(81.3%)。保健只占18.7%,这其中大部分还都是健康保险,纯粹的保健医疗预算只有2.2793万亿韩元(占总预算4.3%)。再加上,趁着政界的无偿福祉风潮,福祉部分最近5年里增长了28.1337万亿韩元,但是保健却只增长了4.6466万亿韩元。福祉部本部的740名公务员(按全员算)中,保健领域231人(31.2%),曾为医生的有18人(科长以上5人)。MERS业务主要负责人是疾病政策科科长和精神保健科科长等,本应由医生来担任的职位却被公务员考试选拔的公务员担任。

东洋大学保健医疗行政学系教授赵再国(音)指出,“福祉部过大,而且需要经验和专业性较强的保健领域一直被福祉领域压制,该现象越来越严重”。

不仅如此,疾病管理本部并不具有人事、预算、决定政策等权限。医生只有22人,占全体的2.36%(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则为6.7~10%))。疾病预防中心负责人(局长)等主要干部的职位经常是由福祉部直接任命补充。乙支大学校长曹宇铉指出,“福祉与保健放在一个部门里,就会出现这种副作用”。

经合组织(OECD)34个会员国中,像韩国这样把保健与福祉放在一个部门的国家只有日本、法国等7个国家。曹校长表示,“趁此机会让保健从保健福祉部中独立出来,以医生等专家为中心来运行疾病管理本部”。也有人提出建议称,要像瑞典和澳大利亚那样,把家人和生育等从福祉中分离出来,将社会保险另行单列一个机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