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周四)
韩日青年一代互不知晓对方
상태바
韩日青年一代互不知晓对方
  • 蔡仁泽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5.05.28 15: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进入僵持状态的韩日关系迎来了春天。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崔炅焕23日在日本东京与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进行了会谈,这预示着第六次韩日财务部长会议的召开。此次会议是历经2年半之后再度召开,僵硬时间可谓不短。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尹相直出席23~24日在菲律宾长滩岛(Boracay)举行的第21届亚太经合(APEC)通商部长会议,并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宫泽洋一进行了会谈,这继上一次会谈时隔2年零一个月。预计韩国国防部部长韩民求将于29~31日在新加坡就行的“第12届亚洲安保会议”(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上与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进行国防会谈。如今韩日将历史事件与待解决的问题进行区别对待,打算正式重启经济、国防等实际领域为中心的对话模式。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只不过是政府之间修复关系而已。因为民间却扩散着十分严重的现象。长久以来负责韩日学生交流的一位教育人士感叹说,“由于两国关系的僵硬,两国间的修学旅行几乎处以断绝状态,学生交流或民宿体验等也处在中断状态”。他还指出,“虽然政府之间可根据需要进行会谈并重启合作,而实际的问题是韩日民间的误会和情绪上的争议”。在由日本产经日报和富士新闻网于23~24日进行的实时舆论调查提问,“把来自韩半岛被强制征用的人曾经所所工作过的23处明治产业设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韩国对此表示反对,对此你怎么看”73%表示“无法理解”,只有19.3%表示“可以理解”,这也表示反应了日本整体气氛比较冷谈。

问题是一衣带水的韩日两国这种像锅底一样忽冷忽热的关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必须找出像陶器那样可以维持长久耐热的方案。教育可以作为其中方法之一,这在欧洲已经取得成功。欧洲委员会(也称欧盟执行委员会)从很早之前就推进大学生交换项目“Erasmus”。此项目于1987年开启,已经有300多万人参加。仅仅是一年的奖学金交换项目就有23万人参加,还给30万名的高等教育机关的从教人员和行政人员提供交换研修的机会,33个国家、4000多名教育单位的教职人员也获得了交换的机会。这种人际交流成为基础,超越了政府之间的关系,欧洲是各国民之间形成了紧密的民间交流网的代表之一 。

欧洲委员会于2007~2013年,在共同终身教育项目中投入了70亿欧元(约8.44万亿韩元),这是给学生和教职人员展开相互交换、访问修学、合作交流的预算。通过交流增进对对方的理解,从去年开始至2020年,新启动了“Erasmus+”的项目,这是一项超级项目,预计7年投资147亿欧元(约17.72万亿韩元)。给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和教师们提供交流的Comenius项目、给大学生和教授们提供交流的Erasmus项目、为训练实际业务和教育的Leonardo da Vinci项目以及成人教育的Grundtvig项目等,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在进行交流、合作项目。为加强相互之间理解和教育的统合,还在进行着“Jean Monnet活动”的项目。几乎所有年龄段的学生和教员都可以去别的国家交流访问并增进理解,目前正在提高这一水平。这是通过教育提前减少国家间会发生矛盾的未来型投资。

韩日关系因历史、认同性问题所引发矛盾不可避免。然而有沟通与对话的矛盾和没有沟通与对话的矛盾,是有很大区别的。尤其是因为小时候教育上的区别,相互不知道对方的这种现象可能会成为很大的原因。青年一代通过内容各异的教科书学习,他们之间的矛盾可能更加严重。因此,从现在开始,很有必要通过加强并长期推行教育交流的“韩日版Erasmus综合项目”。因韩日矛盾而产生费用,这是减少这种费用的捷径。过去两年多,因两国矛盾而产生的损失之大难以形容。那种用数据统计无法体现出来的情感上的伤害又何止这些呢。现在让我们来解开这个结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