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30日 (周四)
前总统朴正熙曾向名誉会长朴泰俊递过“马牌”
상태바
前总统朴正熙曾向名誉会长朴泰俊递过“马牌”
  • 李弼在(音) 编辑委员
  • 上传 2009.01.05 16:2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朴泰俊1927年出生在釜山,6岁的时候去了日本。韩国光复的时候他正在早稻田大学攻读机械工学,回国后在前身是南朝鲜警备学校的陆军士官学校进修。在这里他命运般地遇到了让他来担任建设POSCO的朴正熙,但是朴正熙在5.16政变时却排除了他。对此,朴正熙解释道:“这里面有国家的原因和个人的理由。从国家来说,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的话,需要一个领导人来带领我们。从个人来说,如果我失败了被送到刑场,我的妻儿希望能拜托你来照顾。”

在军人时期,年轻的朴泰俊有着这样的座右铭。“把短暂的人生献给永远的祖国。没有绝对的绝望。” 1963年,朴泰俊拒绝了朴正熙的参政邀请,以少将的职位退役。在接任大韩重石1年内,企业经营变成了顺差,他在41岁接受了浦项的邀请,出任社长。1969年,大韩国际制铁借款团(KISA)借款未果,朴泰俊产生了动用对日请求权资金的残余资金来建设浦项的想法。

朴正熙拍着膝盖说,“真是个了不起的想法”

那一年秋天,朴正熙主导了修宪,使连任三届总统成为可能,从而开辟了长期执政的道路。中央情报部部长金炯旭出面指示预备役将军们写下声明,但是朴泰俊却表示“不参政”,并且最后也没签名。看到报告书的朴正熙总统说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希望他好好在制铁厂干下去。” 第二年2月,朴正熙找到了朴泰俊。青瓦台总统秘书室传达说总统希望了解浦项钢铁的进展情况,对此朴泰俊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用作购买浦项钢铁一期设备的请求权资金是根据韩日政府之间的协定来的,作为浦项钢铁并不能擅自使用。商业借款的使用也是先得到政府的批准的,浦项制铁并不能自主地购买设备。作为政府机关的主日购买所掌握购买权并拒绝了浦项钢铁选定的企业。为了得到供给企业上交的钱,政界人物经常会参与其中。

朴正熙斥退参谋们问朴泰俊:“工作还顺利么?”朴泰俊说购买设备方面有困难,并提出了修改意见。认真听完了他的话,朴正熙拿出了记事本。“把现在你建议的内容简略地写下来吧。”

接过朴泰俊递过来的记事本,朴正熙在左上角的空白处签了名又递给了他。“你需要这个吧。有困难的时候找我也不容易,把这个拿走吧。”

几个月前拒绝“3选改宪指示签名”的事情刺痛了朴泰俊的心。朴正熙亲笔签名的纸条就是POSCO历史上的“马牌”事件。犹如帝王的总统委任朴泰俊全权代理浦项钢铁的设备购买,这就等于得到了“马牌”。朴泰俊当时甚至都没交政治资金,每当选举的时候都没交钱,因此他觉得有愧于朴正熙。

有一天,保险公司给出了7000万韩元的回扣(朴会长说,相当于现在的700亿韩元),但是要求让制铁厂的高价设备都参加保险。他拿着这笔钱去了青瓦台。朴正熙说“随便你怎么用吧”并把这笔钱还给了他。朴泰俊把这笔钱用作了奖学金,在各级学校都一一设立。

KAIST竞争排名的POSTECH(浦项工科大学)也是专业建立的。李大焕(音)写的朴泰俊评传《世界最强的钢铁人》最后写了朴泰俊最后想做的事。

“我想在朝鲜元山一带建立POSCO第三制铁厂。钱由POSCO国际信任度来准备,在朝鲜的军人中选出几千名,让他们在浦项、光阳接受训练就可以了。POSCO在逆转之前也有很多老兵。但有一点,朝鲜也应该得到对日请求权资金。但是不给钱的话,会给物资,用这些物资可以投资朝鲜的道路、发电站、港湾、铁路等基础设施。如果可以实现的话,我愿意去日本进行积极地斡旋,也愿意去平壤做教练。”

作为创立POSCO的主要人物,他见证了韩国各个时期的政治和经济。作为历史证人,记者请求朴会长给出对这个时代的寄语。

“有很多失业青年说‘即使出卖灵魂,我也要工作’,这是非常令人心痛的。但是另一方面来说,有很多年轻人活得太轻率了。我向告诉他们,这样的生活态度对不起他们正在享有的经济成长和民主化的时代。我希望他们能经常想想‘十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