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4.19遗产将成为国家战略选择的标杆
상태바
4.19遗产将成为国家战略选择的标杆
  • 李洪九 前总理·本报顾问
  • 上传 2015.04.20 16: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今国家内外形势混乱严峻,身处历史漩涡中的我们需摆正基本姿态,进行自我省察。在韩国史上作为国民国家和市民社会具体化起点的4.19民主革命的55周年之际,我们的心情正是如此。  

无数的先驱者、先觉者和领袖人物在国家被日本帝国主义全盘侵占的黑暗时期,通过建立民主共和国恢复国家主权的独立运动,在解放后的混乱中,主导出台韩国政府的建国事业。但在政治偏离国民共同约定的宪法秩序以及无视对社会正义的基础规范的危机中,最先起来表示反对的就是解放后接受小学教育的“韩文一代”。在重新找回韩语、韩文的社会共同体中,捍卫“所有权力来自国民”的宪法精神的年轻的学生们成为旗手,以行动揭示国民国家和市民共同体可能性的历史出发点正是4.19革命。  

4.19革命虽然未能马上实现民主化,但在漫长的权威主义时期,4.19的民主精神在国民的血管中以及韩国社会的基层中不断燃烧。这一火花维持了对国家权力的牵制,最终实现了6月民主化运动和1987年体制的出台。但国民仍在不断思考如何实现充分反映民意的代议民主主义的制度化以及国家的高效运作。在渴望4.19革命的市民精神和打造公平社会的今天,我们面临需融合国民的智慧,勇敢挑战市民民主主义可能性和局限性的形势。

与国内政治的混乱相同,在国际政治中,韩国也身处在大国间摸索新平衡的危险转换时期。这是因为回归列强地政学国家战略的所谓“帝国主义乡愁”的危险征兆在大国间蔓延。特别是围绕韩半岛的俄罗斯、中国、日本处于这样的趋势中,预示着韩国将面临艰难的选择和决断。

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乌克兰事件中表现出的杀手锏就依存于俄罗斯国民对沙俄和前苏联的帝国之荣誉的乡愁。中国的领导人基于持续上升的国力,怀有试图重现长期以来的中华历史和帝国荣光的新兴强国面貌。另一方面在亚洲最早成功实现近代化和西方化的日本在对帝国主义时代荣耀的执着和造成无数牺牲者和毁灭的军国主义的反省间犹豫不决。在乌克兰事件以及东海、南中国海领土、领海纷争以及军事对峙局势持续的韩半岛,这些大国的帝国主义乡愁成为再次引发战争的不祥之兆。  

分裂70年的韩半岛处于军事和经济位居世界第1、2、3位的大国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影响力角逐的交叉点。韩国身处其中,推行的外交战略似乎是根据势力均衡的趋势摇摆和左顾右盼。但保持对局势变化的敏感,同时灵活应对是成功外交战略的基本。但这一灵活性只有基于韩国依然捍卫国家基本价值的意志,才可生效。那么韩国追求的基本价值是什么呢?这是在55年前在4.19革命中得以确认的捍卫国民是国家主人的自由民主共同体精神,将此摆在国家战略的首位。  

韩国周边的俄罗斯、中国、日本并非韩国追求的民主国家典例。因此,韩国在他们之间坚持民主国家并非易事。韩国相较国粹主义,如果想推进为成为国际主义的积极外交战略,国民应该表示同意,甘愿接受某种程度的牺牲。韩国在过去几百年间经历的试炼中获取的国家生存智慧成为韩国的国民潜力,因此造就了如此孤独、艰难地选择国家战略的勇气和自尊心。今天地球村的市民们将不会否定韩国人坚持民主精神和社会正义梦想的火炬。50年前的4.19革命遗产无疑将成为我们前路的标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