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周三)
最后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李光耀离去的失落感
상태바
最后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李光耀离去的失落感
  • 金永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5.03.27 16: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基辛格曾对李光耀这样说过,“历史的偏差体现在一些领导人的能力和他们所在国家力量不匹配。”也就是说,一位叫李光耀的伟大政治家治理新加坡这个小国家不免有些大材小用。同一时期,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对李光耀的赞扬则更加直白,“如果李光耀生活在别的时代、别的国家,就可能和世界史上有名的丘吉尔、迪斯雷利排在一列。”

但李光耀留下的新加坡人均国民收入达到5.6万美元,是世界第八位、亚洲第一位强小国。他于1959年成为首任总理,截至1990年共执政31年,将资源匮乏的新加坡人均国民收入从400美元提升到1.275万美元。今日新加坡的经济繁荣也是在他长期开发专政下实现的。

1998年亚洲国家遭遇金融危机时,李光耀的儒家资本主义开发模式受到特别关注。当年三月初,《中央日报》社长(时任)与他进行了面谈。

“部分意见认为,在IMF体制下,韩国要接受的新范式是要将东亚儒家资本主义的地位让给犹太教资本主义和基督教资本主义,对此您同意吗?”  

“我不同意。”李光耀的回答简短而有力。

图为正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右)生前与《中央日报》会长洪锡炫谈话时的情景  

1998年,距李光耀与就任总统之前的金大中就亚洲价值的著名论争已过去四年。李光耀1994年3月在接受《Foreign Affairs》杂志总编Fareed Zakaria采访时主张称,文化是天命,因此西洋式民主主义和人权无法适用于具有不同文化的东亚地区。当年11月号《Foreign Affairs》刊登了金大中的反对理论。金大中直接反驳称,李光耀的主张是为寻找拒绝民主主义名分的虚伪主张。作为东洋传统思想含有民主主义的理念证据,金大中指出,早在约翰·洛克创立西洋近代民主主义理论的两千年前,孟子就提出了“主权在民”的思想,东学也提出了“人乃天”的思想。李光耀和金大中就亚洲价值的争论虽就这样结束了,但以后每当提到开发独裁得失时就会被提这个话题。

洪锡炫社长接着问道。

“前任总理曾预言在未来二十三十年内,太平洋将会迎来文艺复兴,而中国也会在21世纪成为超大型市场,亚洲国家要如何应对会成为超级强国的中国。”

“中国在未来30~50年是会成为非常强力的经济大国,但要追赶上美国、日本、西欧的技术水平,还需要一代以上。”  

李光耀经常会见邓小平并访华,为中国改革开放起到“家庭教师”的作用。回首往事,他似乎主要关注经济,但未能预见随着中国在军事上也在追赶美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展开高压外交的21世纪初的东亚安全状况。他似乎并不关注美中霸权竞争。  

李光耀的主要业绩是为人清廉、公私分明,在较高的道德基础上将资源匮乏的小国家发展到世界第八位经济强国,为第三世界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如果回首看1998年3月14日《中央日报》“Global Focus”上刊登的文章,就能知道李光耀是一位怎样的道德水平高的领导人。1972年朝韩总领事馆争夺会见李光耀的优先权展开激烈竞争。当时恰巧“小天使”歌舞团来到新加坡国立剧场进行公演。韩国总领事馆打算招待李光耀的父母,将他们安排在最前排。但剧场方面却将他们安排在了第五排。对于韩方提出的异议,剧场方面回答称“总理的父母只是一介平民”。请想象一下韩国总统父母参加那样的活动会是个什么情景。此外,李光耀还遗言拆掉自己曾住过的故居,让人非常感动。  

李光耀要求公务员拥有高水平的道德性,同时将公务员的薪资设定为民间企业的115%的水平。当时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公务员工资是民间企业的30~70%左右。此外,他还是一位像唐太宗李世民那样好学的领导人,每年都会去哈佛大学与学者进行讨论,还以国家公费将优秀年轻官员送到美国和欧洲留学。对李光耀的权威主义开发独裁将留给历史来评判,但我们最后的伟大政治家与世长辞,对此只有无尽的失落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