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周三)
改变应从“失忆症政治”开始
상태바
改变应从“失忆症政治”开始
  • 高贞爱 政治记者
  • 上传 2009.01.01 08: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是比任何时候都更想畅谈心愿,也最充满希冀的时刻。

但韩国政坛依然萎靡不振,前途一片渺茫。尽管如此,在这个满怀期盼的日子里,让我们也怀揣一份企盼,以愉悦的心情畅想明天。执政党和在野党议员进行了如下的对话,针对争论的焦点——《通信秘密保护法》修订案展开了想象。

民主党A议员:“尽管修订案中有‘禁止出于政治目的的监听’的内容,但韩国似乎并不排斥这种监听。这同国家威信大相径庭。”

大国家党B议员:“长期以来,权力机关出于政治目的而肆意监听,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即使是作为一种表态,也请适可而止吧。”

民主党C议员:“我们可以指出这一点,但不能将‘出于政治目的的监听’看作是监听的代表性类型,事实上更多监听是出于商业目的。”

大国家党B议员:“其他各位有何感想?”

经过一番商讨,朝野议员剔除了“出于政治目的的监听”这一表述。执政党和在野党一致通过了《通信秘密保护法》修订案。尽管阻断了非法监听的可能性,但为了应对利用智能尖端技术的犯罪和恐怖行为,修订案中包含有保障合法的通信制约措施的制度性内容。

现在是有必要进行实质性讨论的时候了。上面所介绍的对话并非虚构,而是真实的。2007年6月,朝野议员在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上就此进行了讨论。当时,法制司法委员会讨论了朝野议员提出的7项《通讯秘密保护法》修订案,最后达成了单一法案。但遗憾的是,法治司法委员会单一法案随着第17届国会的终结而告一段落。民主党最近提出的《全体国民移动电话窃听法》正是此法案。如果说略有出入,那么当时是由法制司法委员会提出,而此次是由大国家党提出的。当时,民主党是执政党,大国家党是在野党,但现在早已今非昔比。民主党认为《通信秘密保护法》修订案是“最具代表性的李明博恶法”。

大国家党也是如此,处境不同,言论也随之变化。过去10年间,大国家党一直要求将预算决算委员会变成常务委员会,理由是国家迫切需要国会对预算进行统筹限制。但大国家党执掌政权后,似乎将这一切早就忘到九霄云外。民主党失去大权后的作为与过去10年里的大国家党如出一辙,只是“左翼政权”的口号被改作了“民间独裁”而已。

国会的各种丑态并非一朝一夕,但最近针对国会甚至出现了“19禁(19岁以下不得观看)”这样的嘲讽。主持时事节目的前议员金在原(音)和大国家党议员元熙龙(音)在节目中谈到了这个话题。金前议员说:“昨天我们家孩子看看电视,突然对我说,‘爸爸现在不在那儿了,真是万幸’。”话音刚落,元议员答道:“我的女儿们现在正在上初中,早晨她们问我,‘爸爸,你要去和他们火拼一场吗’。”

不过,充满火药味的政党并非没有办法转变为符合民意的政党,制度上的补充措施也已经出台。但从最近的情况来看,似乎连补充措施也会被作为政党彼此政治斗争的工具。因此,在新的一年开始的第一天,笔者提出一个简单的提议:国会议员们,请你们记住自己或者自己所属政党说过的每一句话。很多的政治人士似乎患有失忆症,说话出尔反尔。过去自己强烈指责的对方的主张,如今自己却拿来即用,毫无愧疚之意,而过去自己的逻辑,即使对方稍有言及,便进行尖酸刻薄地批判。假如能够依稀记得过去的点点滴滴,议员们也不会肆意大动干戈,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激烈,各种和谈也会顺利地进展,无论如何都可以避免过去的言论同现在的言论前后矛盾这样一种尴尬的局面。

作为参考,政治领袖们过去曾经这样说过:“政府不分朝野,以一种新的方式运作,这难道不是全体国民的期望吗?”(2008年1月,总统当选人李明博)“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对话和妥协达成一致。但如果不能如愿,至少可以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决出胜负,这才是议会主义。”(2007年2月,开放国民党议长丁世均)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