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6日 (周二)
朴槿惠总统对日发言语气变缓
상태바
朴槿惠总统对日发言语气变缓
  • 中央SUNDAY
  • 上传 2015.03.09 16: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13年10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朴槿惠总统和安倍首相正在倾听与会者的发言。(中央Photo)

美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发表历史相关言论,日本外务省官网删除“与韩国共享基本价值”字样,美国驻韩大使李柏特(Mark Lippert)遇袭。

这些都是近日来接连来袭的“外交炸弹”。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让韩国周边局势变得紧张。 其中外交家则关注了3月1日朴槿惠总统69周年三一节纪念演讲,恰巧这是在曾任韩国驻日大使的李丙琪被新任命为朴总统新秘书室长之后。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就像对此进行呼应,表示“期待(李丙琪新任秘书长)可以为韩日关系尽全力”,这样推出正式评论比较意外。

部分人期待称“朴总统可能会发出缓和停滞的对日关系的转变信息”。但在此次三一节的演讲中并没有特别信息。演讲前部分提到了与日本的合作成果,但还是敦促解决慰安妇问题,甚至还指出教科书歪曲问题。这与要求日本要在正确历史认识的基础上做出改变的基本表态类似。由此有批判称“没有新提议,只是一味强调原则”,“令人郁闷无比”。

但难道这只是过去说法的重演吗?是不是没有看到含有敏锐变化的外交修辞的隐藏意义?对此,《中央SUNDAY》对“总统演讲”进行了集中分析。通过朴总统就任以后在三一节(2013年、2014年、2015年)和8·15光复节(2013年、2014年)等共五次纪念演讲中包含的对日信息来研究其对日观的变化趋势。

演讲中“过去”一词逐渐减少

首先是进行数量分析。分析结果是五次对日信息中出现最多的单词就是“历史”(26次)。特别是去年三一节提到了九次。继“历史”之后提到较多的单词依次是“两国”(24)、“日本”(22)、“国民”(19)、“未来”(18)和“过去”(15)。这意味着两国间的过去历史问题最重要。

接下来分时期来看。主要分为从就任以后到去年三一节三轮信息(初期)和此后2014年光复节、2015年三一节等两轮信息(后半期)。由此,按不同时期提到特定单词的次数不同。例如,“勇气”这个词在初期三轮信息中出现五次,与此相反,在后半期两轮信息中一次也未出现。“疼痛”(5次)、“直视”(4次)、“责任”(2次)等单词只在初期出现,后半期则干脆就没提。此外还有相反的情况。“交流”(6次)、“解决”(2次)、“超越”(2次)等在初期完全就未提到,只在后半期出现。

为进行更为精密的科学分析,本报委托首尔大学媒体信息学教授韩奎燮(音)进行“语义网分析(Semantic Network Analysis)”。据分析结果显示,正如所出现频率,在“连接集中性(centrality)”上也有不少按不同时期表现出差别的单词。所谓“连接集中性”,不是通过简单的出现频率,而是通过与其他词汇以什么方式联系来表现特定单词实际价值的指标。

据分析结果显示,“连接集中性”后半期比初期大大下降的单词是“过去”,从0.324下降到0.129。“历史”(0.332→0.295)、“勇气”(0.154→0.063)和“否定”(0.105→0.014)等也逐渐降低。相反,“韩日”(0.033→0.184)、“两国”(0.262→0.370)和“文化”(0.036→0.108)等的“连接集中性”在后半期也大幅增加。

对此,韩教授判断称“朴总统对日信息初期关于过去的、负面的言辞在后半期改变为合作的、积极的用词”。

由“谴责型”修改为“嘱咐型”

对于该分析,专家也大致表示同意。世宗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负责人陈昌洙表示“比起就职初期,最近朴总统的用词逐渐变得柔和”。他判断称“在朴总统的纪念演讲中,过去和未来就像是铜钱的两面那样一直连在一起。但如果说其两面性在初期主要放在‘日本可以这样做吗’的谴责,那么最近则变成‘虽然存在这种问题,但请好好解决,向着未来前进’的嘱咐型”。

实际上朴总统的用词已从直言不讳风格转变成为精炼的隐喻。朴总统上任第一年在三一节上表示“加害者和被害者的立场即使过了千年也不会改变”,表现出明确的历史意识。同年在“8·15”演讲中,“让灵魂受伤,拿走了身体一部分”的方式描写受害的细节。最为严重的是去年三一节,“历史越是否定,越会陷入困境”、“如果只考虑政治利害,会招致孤立”、“不承认错误的领导人没有未来”等连续使用直接和具有攻击性的用语。有分析(陈昌洙中心负责人)称“其中含有对日本想要修改当时‘河野谈话’和‘村山谈话’先发制人的强烈意志”。

相反,从去年光复节开始,更为柔和的间接说话方式全面登场。具有代表性的是“历史的真实不能随意掩盖和否定”。今年还援引了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教授阿莱西斯·德顿(音)所说的“所谓历史,不是选择自己喜欢、需要的来记忆。对历史的承认是进步的唯一通道”。

韩国外交协会副会长秋圭昊(前韩国驻英大使)对此评价称“比较节制”。秋副会长评价称“还特别提到德国和法国,并强调日本是韩国成熟的伙伴,这一点是面向未来”。他表示“最近见到日本高层外交相关负责人,‘继新年会见之后截至此次三一节纪念演讲,表现出朴总统改善对日关系的意志’,非常令人期待”。

指出具体问题可能会导致回旋余地缩小

但东西大学特聘教授赵世暎(前外交部东北亚局长)评价称“明示恢复慰安妇名誉、 日本教科书歪曲等具体问题令人惋惜”。“两年前三一节纪念演讲有些强硬,但比较简短含蓄。而相反,今年则对一些问题进行了一一列举。这样一来,回旋的余地就会逐渐缩小。总统全面介入外交是否合适还是问题”。

国防大学安保研究生院教授朴荣濬预测称“虽说总统的对日基本立场没有变化,很明显语调逐渐变得柔和”,“以后韩日关系将会分为历史问题和交流合作两个方面进行应对”。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