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看到的情景
상태바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看到的情景
  • 宋虎根 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 上传 2015.02.10 16: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卢泰愚前总统可能还记得自己忙碌穿梭于共产主义国家的情景。1990年,卢总统促成了历史性的韩俄建交,接着又与中国建交。要与韩国战争的敌国建交,这种划时代的想法是因为卢总统认识到了韩国当时面临的困境。20世纪90年代初是韩国产业的结构调整期,当时要度过困境需要共产主义国家市场。卢总统1988年颁布了《为民族自尊和统一繁荣的特别宣言》。他曾是坚定的反共理念战士,却努力向共产主义国出口韩国产品,由此韩国经济得以打开通道。

 此后过了25年,韩国成为IT大国,人均国民收入也达到三倍,但无人相信韩国经济会迅速发展成为经济大国。而现在韩国人有的傲气和自信成为过去式。日本努力想要摆脱停滞局面,打出要实现1亿名中产层化的“1亿总中流”的标语,而中国则高喊“小康社会”的口号,积极将13亿人口投入生产现场。不知是不是得益于“嫌韩”和“排华”运动,日本人似乎比过去找回了一些活力。中国正展现出无限的活力。那么韩国呢?

 上周,笔者沿着中俄国境线横跨中国东北地区和西伯利亚时,最终也未能找到这个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问题答案。中国已将东北地区打造成为工业基地。所到之处高耸的烟囱喷吐着烟气,高楼大厦高耸入云。如果怀疑这些是否能卖出去,那只能是鼠目寸光的经济学而已。在火车彻夜奔跑的国境城市也有很多高楼大厦耸立着。市场上到处都是商人,饭店里有各种各样的美食。

 中国已变身成为向广阔的俄罗斯大陆提供生活必需品的生产基地。国境城市到处都是向俄罗斯提供物品的中国商人,海关有很多在中国市场上做买卖的俄罗斯小贩在排队。虽然这对作为欧洲人的俄罗斯人来说不太体面,但没办法,俄罗斯的工厂和企业比较薄弱。越过国境,俄罗斯比较冷清萧瑟。商店商品失去光泽。虽然能看到身穿毛皮的苗条女人和像哥萨克骑兵的男性,但很难推测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可能是因为油价下跌导致卢布贬值。笔者在从边境城市乌苏里斯克(Ussuriysk)开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火车上看到的韩国企业只有三星和斗山重工业两家。进军莫斯科的制造业除韩国Yakult以外几乎没有。也就是说,中国发展成为俄罗斯生产基地时,韩国却将“北方政策”搁置一旁。卢泰愚前总统所开拓的道路沦为杂草丛生的荒地。

 之所以会造成现在的局面,是因为未推行实用性的方案。韩国历代政权只是将“北方政策”作为政治口号而已。仅李明博政权推进的资源外交就是如此。如果不是购买亏空企业,而是将美国的页岩气田或哈萨克斯坦矿产整个买下,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朴槿惠政权积极推进的欧亚铁路和哈桑(khasan)、珲春产业地区构想方案也要适当做出调整的原因也在于此。欧亚铁路在那里已经“存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已拥有9288公里不经朝鲜的西伯利亚横贯铁路。从东海港只要走一千里水路就到了。关键是如何利用已架设好的铁路。哈桑·珲春产业地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行性几乎为零。因为韩中俄三国的利益彼此冲撞。

  中国掌握着人力、生产设施和通往太平洋的港口,中间隔着朝鲜。讨厌在工厂做工的俄罗斯只是负责管理业务。韩国会提供生产技术吗?这个很难说。他国打算独占符拉迪沃斯托克好处,俄罗斯可能不会同意。

 连接欧亚大陆的“北方政策”的起点不是哈桑和珲春,而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该城市作为远东的首都,正在准备迎接外国资本和外国企业,完全可以成为将广阔的西伯利亚作为腹地向欧洲输出韩国商品的前进基地。150年前,符拉迪沃斯托克曾是俄罗斯“南进政策”的基地,现在反而将其作为经济方面“北方政策”的入口,这就是实利型的北方外交。20年前非常关注统一和市场开拓的已故会长郑周永在那里建设了酒店。这是考虑到项目性质做出的决断,现在还只是一些小出口商出入此地。符拉迪沃斯托克,21世纪“北方政策” 的前进基地正等待着韩国。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