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2日 (周四)
20%称“后悔当教师”位居OECD第一
상태바
20%称“后悔当教师”位居OECD第一
  • 金起焕•申珍 记者
  • 上传 2015.02.10 11: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任教29年的首尔江西区S中学数学教师金某(55岁)最近上课的遭遇令人尴尬。一位学生称,“补习班教的与老师的解题方法不同”。金老师说明称,“可能会这样,但这样解题是常见解法”。几天后该学生的母亲打来电话说,“怎么能当面驳斥孩子呢”。金老师叹了口气称,“时常有为什么要当老师的自愧感”。

在韩国社会,教师稳定性高、退休后可拿退休年金,是一份非常令人羡慕的职业。而教师们却常把“想辞职”挂在嘴边。实际上,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4个成员国中,韩国后悔任教的教师比率最高。此次调查结果是由成均馆大学教育学系梁政浩(音)教授以OECD“2013年教师教学国际调查项目(TALIS·Teaching and Learning International Survey 2013)”为基础,在对成员国10.5万多名中学教师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果。韩国表示后悔的教师比率高达20.1%,位居第一,远超成员国平均值(9.5%)。在称“如果再次选择职业的话,不想再当老师”的回答比率中,韩国达36.6%,高出成员国平均值(22.4%)。  

韩国教师的年薪高于OECD成员国平均收入。随着工龄增长,年薪也会随之提高,因此韩国教师年薪将步入世界前列。而看拥有最长工龄的中学教师,韩国教师年薪远高于德国教师。与美国等发达国家教师不同,韩国在寒暑假期间也有收入保障。因此对于此次教师调查结果,有担忧表示,这是否是教师团体集体陷入了无力感中。  

中央大学教育学系李成浩(音)教授称,“韩国教师职业稳定性高,但未能满足是因为感到惭愧”,“随着教师的权威和自我裁量减少,还遭到家长的无视,相比教学价值,出现了‘我正在干什么’的想法”。高丽大学社会学系金文朝教授解释称,“这也反映因私教育过热,对公教育的信赖逐渐降低”。

在教师中也出现类似反应。一位小学校长表示,“最近学生打架的话,还有委托大型法律事务所提交诉讼的父母。校长甚至在父母面前下跪”。首尔西大门区D高中教师张某(56岁)称,“对上课时称‘在补习班学过了’的学生的管制手段也不恰当”。

也有指责称,教育部、教育厅、校长等纵向教育界僵硬的文化使作为‘优秀资源’的教师倍感无力。延世大学教育学系黄金钟(音)教授担忧称,“由于教育部等上级机关下达指示的官僚主义教职文化,出现许多教师配合行政工作的浪费性事件。因而越来越难找到身为教师的意义”。  

首尔铜雀区B中学一年级班主任李某(53岁)则在用更多时间处理行政工作,而不是备课。他吐露称,“学期开始的话,仅活动就有10多个要准备,已经感到压力”,“处理教育厅下达的公文并参加会议,逐渐便会出现‘为什么要当教师’的自愧感”。首尔P中学教师南某(音,33岁,女)称,“最近的氛围是教师们相比授课,更需要处理好行政工作才利于升职”。  

梁政浩教授表示,“教育部和教育厅应具备增加教师士气的方案”,“对教职不满意的教师若一直工作到退休也不利于学生,因而有必要探讨每3~10年更新教师资格证的方案”。他还接着补充称,“还需要制定对授课优秀的教师给予切实奖励的制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