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6日 (周日)
[卢在贤 时时刻刻] 父亲享受“一级”待遇 既安心又焦心
상태바
[卢在贤 时时刻刻] 父亲享受“一级”待遇 既安心又焦心
  • 卢在贤 文化体育 编辑
  • 上传 2008.07.12 09: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怎样才能体会到自己已经上了年纪呢?文化人类学者罗尔夫曾向我们提供了几条有趣的检测标准:“总是向别人唠唠叨叨地重复自己的事情”,“总是在起床之前就醒了几个小时”,“无论去哪里,我总是第一个去找卫生间的人。”

对于刚刚升入5年级(指50岁)的我来说,养老问题是当前最迫切的问题。因为,前年父亲曾病倒,接受了长期住院治疗。

父亲出院的几个月后,2007年4月,国会总会通过了《老年人长期疗养保险法》。该法自当月1日开始实施,在此之前我申请了相关补助。此后,有两位工作人员来到父母家里,询问并确认了多达52个项目的相关事宜,并给出了最终判定结果——“一级”。所谓的“一级”指的是“所有日常起居都需要别人帮助”。被判定为“一级”的老年人可享受上门的服务(家庭补贴),还可以入住疗养设施(设施补贴)。我正担心万一母亲也病倒之后该如何是好,这下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看看周围的朋友,发现并不光是我一个人面对这样的难题。有一未婚同事照顾着家里孤零零的母亲,他为自己母亲被判定为“三级”而感到高兴。他说:“一周四次有专人上门帮助照顾母亲,光是这个就帮了我大忙了。”但也有政策的“盲区”,我另外一位同事的父亲已在老年人医院接受了10年的住院治疗,却没有成为疗养保险的对象。对此,我同事感到非常无奈。

《老年人长期疗养保险法》是“孝时代的先锋”,是“个人孝道”转向“社会孝道”的信号。大前提是承担着赡养父母责任的子女的经济能力。在目前的《疗养保险法》之下3%的65岁以上老人受惠,若其比例能扩大就更好了。但这意味着需要花费更多的钱。事实上,对我们这一辈人来说,支撑起《疗养保险法》的是半个世纪以来的经济成长和众多的工作人口。但是,到了我们子女那一代又会怎么样呢?我大学毕业的儿子最近在百货店工作,包括加班工资在内一个月挣92万韩币。此外,他还打打零工,在停车场做导向员。2005年,平均7.7名工作人口(15-65岁)赡养一名6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然而到2050年的时候,平均1.5名工作人口就需要赡养一名65岁以上高龄老人。如果他们依旧只能每个月挣92万韩币,那他们父母的养老问题将非常棘手。这是本应就有的“忧患意识”呢?还是如今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下,正倍受酷暑折磨着的我一个人的“杞人忧天”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