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通过统计数据理解朝鲜的行为
상태바
通过统计数据理解朝鲜的行为
  • 金炳延(音) 首尔大学经济学教授
  • 上传 2015.01.29 16: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朝关系正站在变化的分岔路口。韩国虽有意改变对朝政策,朝鲜的动向却很不寻常。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暗示了举行韩朝首脑会谈的可能性,朝鲜《劳动新闻》也在1月24日主张通过对话和协商改善韩朝关系,并在26日通过评论暗示如果韩国解除5·24措施就可以实现离散家属团聚。在这种情况下,1月25日朝鲜国防委员会却发表声明主张,朝鲜做出改善韩朝关系的努力是为了顺应时代潮流,并非为了摆脱经济困难,并威胁称,如果有人胆敢对此进行挑战,朝鲜“将予以坚决回击”。

正如朝鲜一贯的作风一样,虽然这些话看起来略显混乱,但其中明确包含着一个重心,那就是“改善关系”。暂且不管朝鲜口头上的说法,从朝鲜的行动中,这一意图表现得更加明显。去年朝鲜曾围绕被绑架日本人的问题试图改善朝日关系;去年10月,朝鲜派遣三名实权人物以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为契机闪电访韩;11月又派遣崔龙海等特使团人员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会谈。

那么,朝鲜缘何要积极改善韩朝关系呢?朝鲜陆续与日本、俄罗斯、韩国进行接触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答案就是朝鲜出口地下资源的价格。目前,朝鲜向中国出口的无烟煤、铁矿等地下资源占朝鲜整体出口的50%左右,2013年朝鲜的无烟煤出口额大约为1.5万亿韩元(以下均为韩元价格)。但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澳大利亚煤炭的价格在2011年达到每吨121美元的峰值后,2014年12月下降到了每吨62美元。也就是说,即使朝鲜去年出口了与2011年同等重量的无烟煤,外汇收入也减少了一半左右。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朝鲜的地下资源出口量正日渐减少。随着中国建设行业不景气,对钢铁产品的需求大幅下降,对朝鲜产无烟煤的进口需求也随之减少。另外,虽然朝鲜最大的进口产品——原油的单价大幅下降,由于朝鲜很可能从中国获得免费或贷款形式的原油供应,因此也无法从油价下跌中获得好处。不仅如此,朝鲜虽试图利用代理服装来料加工产品来挽回地下资源出口额减少的损失,相比前者,后者的盈利更加少。

贸易是朝鲜政权的生命线。朝鲜通过开城工业园区赚取的外汇只有不到1000亿韩元。朝鲜政府通过向中国、俄罗斯、中东等送去7万名左右的劳工,所获得的收益如果按照派到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劳工献给朝鲜政府的金额为基准计算,最多也就2000亿韩元。此外,朝鲜通过毒品和假币获取的收入推测高达数百亿韩元。但是与地下资源出口金额相比,这所有的收入来源都显得非常微不足道。但现在朝鲜通过贸易维持生存的结构正发生变化,世界市场的价格正对朝鲜经济造成致命打击。考虑到外汇收入是朝鲜政权维系权力的核心,外汇收入减少就意味着朝鲜的统治力受到了削弱。

朝鲜从2010年开始像“博彩”一样通过出卖地下资源赚取外汇,那一年朝鲜击沉了韩国的天安舰,并对韩国延坪岛进行了炮击。在此后的几年地下资源出口黄金时期,朝鲜依仗出卖资源赚取的外汇,气焰日益高涨,并在2013年初断然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这些挑衅很可能都是朝鲜借以展示外汇收入激增带来的国家自信的一种表现。进入2014年之后,朝鲜通过地下资源出口赚取的外汇收入大幅减少,此前积累的资金又都用在了修建马息岭滑雪场等形象工程上来,导致朝鲜的生计突然变得局促起来,这一情况足以令刚开始实施开放经济政策的朝鲜政权感到恐慌。为扭转这一局面,朝鲜先后与日本和俄罗斯进行接触,但发现很难打开局面,于是便开始积极寻求改善与韩国的关系。

那么,韩国应该如何应对呢?有意见认为,韩国应该借此机会继续实施对朝制裁政策,进一步向朝鲜施压。但虽然地下资源的价格正在将朝鲜政权逼到绝路,只要有中国存在,制裁就不会获得太大的效果。如果被逼得太急,朝鲜可能会进一步向中国出售其他东西来换取外汇。也就是说,韩国的施压会导致朝鲜更加依赖中国,反而不利于统一。

我们应该从客观统计数据来判断朝鲜的真正意图,不能只听朝鲜口中的说辞。而且,我们应该发挥智慧,好好利用好这一机会。在洞悉朝鲜经济结构的前提下,应该颁布一系列带有创新、变革性质的对朝政策。朝鲜为了生存而进行的贸易开放不仅表明了朝鲜政权的真正意图,也展现出了韩国的对朝政策通道。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