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8日 (周六)
观影人数突破千万的电影《国际市场》和《辩护人》导演口中的韩国现代史
상태바
观影人数突破千万的电影《国际市场》和《辩护人》导演口中的韩国现代史
  • 郑铉穆 记者
  • 上传 2015.01.17 07: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电影《国际市场》(由尹济均执导)截止1月13日上映28天之后观影人数突破1000万名。该电影描述一位叫做德洙(黄政民饰演)的家长亲身经历在韩国战争时从兴南码头撤退、韩国向德国派遣矿夫,越南战场等韩国现代史,剧情让观众又哭又笑。但部分人批判称这是只体现韩国现代史一部分的“右派”电影。和去年同一时期上映的被批为“左派电影”的电影《辩护人》(杨宇锡导演)吸引了1137万观众一样,陷入理念论争。这两部电影真是政治性的或政治偏向性的电影吗?笔者对尹济均和杨宇锡导演一同进行了采访。

-杨宇锡导演是怎么看待《国际市场》的?

杨宇锡(以下简称“杨”)=这是我们社会必需的电影,是回味我们现代史的非常好的企划。该电影成功通过一个男人的生活再现了我们从废墟开始发展到现在的历史。《辩护人》和《国际市场》都是重新拾起我们逐渐忘却的价值的电影。

-具有什么意义?

杨=如果说《辩护人》唤醒了民主化的价值,那么《国际市场》则是传达不要忘记为产业化做出贡献的世代的努力的信息。电影很好地讲述了那一代人借着酒才能说出的痛苦记忆,非常令人感动。我们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忘却。《辩护人》和《国际市场》在回味不能忘记的珍贵价值这一点上具有共同之处。

-尹济均导演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尹济均(以下简称“尹”)=是的。《国际市场》的出发点虽然是为去世的父亲献身的个人理由,但最终成为以德洙为代表的产业化一代的献词,我也觉得要在这些人去世之前赶紧制作点儿什么出来。

-与描述虚构人物的《国际市场》不同,《辩护人》中的原型在实际生活中存在。

杨=我通过两个人来理解激荡的20世纪80年代。在军部独裁的20世纪80年代初,一位看起来距民主化运动很远的律师以某一事件为契机投入了民主化运动,他就是前总统卢武铉。还有一位是打造高度产业化和信息化基础的前青瓦台经济首席秘书官金在益(1983年因缅甸昂山墓地恐怖事件死亡)。多亏他们,韩国才在20世纪80年代同时实现了民主化和高度产业化。虽然非常想把金前首席秘书官的故事拍成电影,但还是先推出了《辩护人》。

-虽然《国际市场》排除了现代史的政治事件,但有人认为这一选择本身就具有政治性。

尹=我打算拍摄一部三代可以同时观看的家族电影。因此排除了比较敏感和感到不舒服的政治题材。

-此外,还有人将《辩护人》视为政治电影。

杨=我并不认为《辩护人》是政治电影。我只是讲述了不要忘记在20世纪80年代生活过的一个人物和他周边的环境。《辩护人》也是在那个动荡的时代生活过的一个父亲的故事。对那一时代不太了解的年轻人希望通过电影有所感悟。

-《国际市场》也是可以促进世代沟通的电影。

尹=希望这会成为年轻人理解父亲和祖父一代的契机。年轻人可能会说“我们生活得也很辛苦,我们连希望都没有”。我认为这种指责可以成为世代间沟通的引线。我从未想过电影会被卷入保守派和进步派的论战中。

杨=《国际市场》也像《辩护人》那样被卷入分为左派和右派、进步派和保守派的框架论战中。我们社会横行着这样的框架论战,即,不是从语境中理解某一事件,而是只从几个单词和句子就将其放在框架中。我本来以为,如果说看《国际市场》会有人比较惆怅,那应该是年轻一代而不是进步派,但结果却出乎意料。

-世代间争论并未成为议题。

杨= 电视剧《未生》描绘了非正规职年轻人悲欢,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国际市场》 ,反应非常热烈,其意义值得思考。《国际市场》一代和《未生》一代之间的论战比保守派和进步派论战更具生产性。

尹=《国际市场》陷入阵营论战并被拿来与《辩护人》进行比较就很好地证明了我们社会的不健全,这是我们社会的悲剧。

-连电影都被卷入框架论战中,您认为我们社会的问题始于哪里?

杨=这是因为有部分势力认为比起通过理解和怜悯实现融洽的能量,通过矛盾生产的能量更为有利。有些人认为矛盾比治愈对自己更有利,因此才会经常煽动框架论战。

 尹=不论保守派还是进步派,即使无法彼此理解,也要彼此承认。《国际市场》中的德洙为了让子女生活在比自己更好的社会,一直拼命工作。《辩护人》的宋宇锡律师因为要让子女生活在更有正义的社会里的价值观而放弃了个人的飞黄腾达。你能说这两位家长谁对谁错吗?

-你觉得产业化和民主化并不是彼此对立的价值吗

杨=我认为两个价值绝对不能分开。民主化的产业价值非常宏大。而且民主化如果不以某种程度的产业化为基础就很难实现。两部电影的观众人数都超过1000万名,这就意味着国民并不偏向某种观点。我们国民就像是将两部电影的价值放在心理的沉静的大海。波浪是随风荡漾,但真正的大海并不移动。

-您会拍摄《国际市场》后续篇吗?

尹=剧本原稿内容非常庞大,甚至包括民主化运动,但无法将这么内容都放入电影中。下一步我计划拍摄德洙一家渡过民主化成为焦点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故事,其中可能会像《辩护人》那样,家属中某一人会牵涉到民主化运动。

-杨导演平时是怎么看待产业化一代的?

杨=我也很关注那一代。最近我正在构思一部关于方便面的电影。我打算通过方便面来讲述我们产业化初期的故事。方便面是可以解决温饱问题的廉价食品。企业家也是为了抚恤而生产方便面,而且,朴正熙总统也非常关注方便面。如果有机会,我还打算拍摄一部以金在益前首席秘书官为中心,讲述被视为“绝对恶”的第五共和国的功与过的电视剧。

-尹导演在大学时期是否曾对时代感到苦恼?

尹=在上大学时,父亲再三叮嘱绝对不能进行示威游行。在二年级时父亲去世后,我做家教赚学费,住在朋友家里。在大学时期,对我来说,生计问题比民主化更重要,就像是电影中的德洙。虽然这样对参与民主化运动的朋友感到抱歉,对时代会有亏欠意识,但也不能说我的生活就错的。我只是跟他们的生活轨迹不同而已。

-观看这两部电影的观众有没有共同的观感?

尹=我认为是抱歉、感谢和怜悯。我认为只有对象是特定人物还是特定世代的差别,观众感到的感情是一样的。

尹=希望不要被极端跟帖动摇。我们的观众都是具有均衡感的聪明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