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海军统营舰因交货腐败沦为讨厌鬼
상태바
海军统营舰因交货腐败沦为讨厌鬼
  • 郑镛洙 记者
  • 上传 2014.11.26 10: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统营舰被防尘布覆盖着,停泊在庆南巨济市玉浦洞大宇造船海洋特殊舰艇建造码头已经超过2年。由于声波探测仪(声纳)的性能不达标,防卫事业厅和海军拒绝收货。

最近我成了一个讨厌鬼,虽然名声越来越大,我却不想公开我的名字。我就是“统营舰”。

我诞生于庆南巨济市玉浦洞造船所,生来的使命就是为了营救在海上漂流或沉入海底的朋友们(舰艇和人类)。2012年9月举行入水仪式时,我身上曾覆盖着一层五色花粉,人们纷纷鼓掌喝彩,高呼“天安舰爆炸沉没时(2010年)曾那么需要的尖端高级舰艇现在终于诞生了”。虽然与造价接近1万亿韩元的宙斯盾舰相比,我体型不算大、造价(1590亿韩元)也不高,但海军美其名曰把我称作“救世主”。我眼睛上装了最尖端的声波探测仪“Hull Mounted Sonar”,身上还装了可以潜入3000米深处作业的水中无人遥控潜水器(ROV),再加上我还可以搭载直升机航行,我确实值得他们如此赞誉。当然,给我起名字也花费了一番苦心。统营是韩国战争时期韩国海军首次独立进行登陆作战的地方,也是李舜臣将军做“三道水军统制使”时在职的地方,我的名字里包含着无比辉煌的历史。  

但最近我沦为了讨厌鬼,海军对我的热情也冷淡了下来,甚至不愿将我从造船所带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在2013年5月~12月间接受了精密体检(试运行),从故乡巨济岛工厂出发的时候,我的时速曾达40千米,一路乘风破浪,并可以进行原地360度转弯。不止如此,我还能救援比我重三倍的独岛舰,用强有力的消火枪水柱向100米外的舰艇和商船喷水。都已经如此证明了我的能力,为什么还要拒绝我呢?  

仔细想想,我的确不是什么问题也没有。眼睛可能是患上了白内障,在水中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本应该对水中情况了如指掌的我看不清前方。心急之下,我派出能够潜入3000米深入作业的水中无人遥控潜水器,没想到他也患有和我一样的症状。本应在水里救援遭遇事故的朋友们才对,自己却看不见任何东西,这让我心急如焚。正是因为如此,今年4月16日珍岛前海发生世越号沉没事故时,我也只能在造船所干着急。人们纷纷质问我为什么不去珍岛前海,而我是有口难言,体检不合格的我如何能去呢?  

后来我终于知道眼睛出问题的原因了,是防卫事业厅买给我的“Hull Mounted Sonar”有问题,水中无人探测机器人也是一样。这真是丢尽了人。怎么能将捕鱼渔船上用的声纳用到我这艘尖端救援舰上呢?而且花了贵几倍的钱,真是让人不可理喻。

给我装上问题眼睛的那些人现在正被检察厅传唤调查,朴槿惠总统甚至亲自出面要求狠狠惩罚这些把我弄成这幅样子的人。整个社会因为我乱成了一团,甚至成立了由检察、警察、国税厅、国情院、监查院、军队、金融监督院等足足7个政府机构一起参与的联合调查团。  

可这是我的错吗?我恨不得马上乘风破浪在海水中航行奔跑。但人们说“这个问题分子简直没有任何用武之地”,回过头来想想,除了一边的眼睛有问题,我还是能用的啊。  

最近巨济造船所已经不是我温暖的故乡,我在这里每天如坐针毡。拖欠的住宿费已经累计达980亿韩元,每天都要看人脸色。甚至有人背后说我徒有救援舰的虚名,眼前漆黑一片,还要别的船救我才行。我只能怀着悲闷的心情呼吁,希望我2~3年后诞生的兄弟救援舰不要经历像我一样的痛苦。

“谁来救救我吧,哪怕帮我把被人们说三道四的‘统营舰’这个名字换掉也行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