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周三)
首尔是港口
상태바
首尔是港口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8.12.23 09: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这令人备受莫名煎熬的年末,为消闷解愁,笔者进行了一次愉快的想象。不是别的,而是关于首尔可能是一个港口的话题。不,准确来说首尔曾经是一个港口。蒸汽船第一次出现于汉江之上是在1888年,此后,德国、美国和中国清政府的商船便在汉江上耀武扬威。汉江是朝鲜时期的水运中心,流经汉阳都城并最终汇入大海,内陆的山峰连绵至松坡津。麻浦和西江上满是装载着米谷、酱类、生鱼、鱼干的船只。在纛岛、广津和西冰库渡口,小木船一刻不停地运送着木材、柴炭、蔬菜、家畜,这是100年前的景象。当时给规模较大的蒸汽船取了本地名,像龙山号(音)、制江号(音)、顺名号(音)等。大小商贩在各个渡口开设市场,出售各类商品。首尔当时分明就是一个港口。(朴恩淑(音),《市场的历史》)

首尔从港口转变为内陆城市是由两大因素造成的。1900年京仁铁路线的竣工标志着铁路时代的带来,1953年的《停战协定》将军事分界线划在汉江入海口处。尽管铁路时代给船舶运输带来了很大打击,却并没有像军事分界线一样,将汉江与大海分开并实行封锁。如果当时签署《停战协定》时,将军事分界线划定为其上游的长山串,首尔也将享受海洋文明的惠泽。那首略带盐分气味的李兰影的歌曲《木浦是港口》可能同样适用于首尔。“杨花津(音)大雾中响起汽笛声,夜岛灯塔下面传来海鸥的啼叫声,我思念的故乡首尔是港口,汽船鸣笛。”这中令人心头一热的歌曲会温暖聚在夜晚的茶馆、酒家的人们的心,客船在汉江上空然鸣响汽笛。

首尔与海洋文明失之交臂是一大损失。海洋对于人类来说是“未知的世界”,水平线另一头的神秘文化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踏上探险之路。海洋上出没的新奇船只和异邦人给内地沉寂的想象力巨大启迪。港口能用海洋想象力来弥补内地贫乏的想象力。因此,世界闻名的重点城市大多都是港口。例如,阿姆斯特丹、伦敦、波士顿、纽约,甚至洛杉矶。海洋极大地提高了这些城市的国际竞争力,海洋并不将思维和认识束缚在一定框架之内,海洋能够开拓与外部进行交流的道路。首尔成为内陆城市之后,以首尔为根据地的韩国人的“心灵习惯”中,连接性、流动性、柔软性、进取性等海洋文明的本质消失了。

希望被命名为“绿色新政”的“四大江整治工程”能振兴萎靡不振的地方经济,让地区性据点城市寻找到新的突破口。计划马上向忠州、大邱、安东、公州、罗州、咸平投资8300亿韩元,明年一年间整体投入14兆韩元,这将十分有效地减弱金融危机给上述地区带来的影响。但更重大的效果来自于这些地区性重点城市将经历的定位变化。由封闭式的内陆城市转化为开放性的海洋城市带来的文明发展的连带效应巨大,预期的23兆韩元投资回报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海洋文明带来的效益怎能用金钱来衡量呢?

恰巧,中国和台湾在相互隔离59年之后,实现了通商·通航·通邮的“三通”。中国大陆63个港口和台湾11个港口成为举世无双的贸易伙伴,由这些港口构成的密集网络迟早将吸收位于日本列岛西端的港口城市,形成稳固的东亚海上贸易体系。韩国的内陆重点城市应该积极参与其中。除仁川、群山、木浦、丽水、釜山等西南沿海的港口城市之外,内陆城市也应该在航路、海路互相交织的多国文明体制中担任主角。若想这样,这些城市必须成为港口。上海和香港已经是港口城市,东京和大阪也一样。自失去海洋之后,首尔在与上海和东京的竞争中出于劣势。

因此,要将“四大江整治工程”的目的从整修转变为构建“海洋网络布局”、“海洋城市”。这是创造怀有海洋想象力和进取力基础的文明史事业。让首尔重新步入海洋时代,让子孙后代能够毫不犹豫地说:“首尔是港口”。

宋虎根 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