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9日 (周日)
中美智囊团抛给韩国的课题
상태바
中美智囊团抛给韩国的课题
  • 崔兴奎 北京特派员
  • 上传 2014.10.31 15:1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本报近日报道的前国会外交统一委员长朴振与美国(8月19~22日)·中国(10月27~30日)核心智囊团首脑会谈为韩国战略提出了四大课题。首先如何处理围绕世界经营中美角度明显的差异问题。

G2(美国与中国)具有从当下文明矛盾过渡到文明冲突的趋势,中国与美国截然不同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实现了现在的复兴,主张美国式价值观勿要独断国际社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长季志业)。但是美国不认可当今中国崛起所具有的价值,认为这是引发周边国家不安的“膨胀主义”(布鲁金斯学会会长斯特罗布·塔尔伯特)的一个环节。也就是说韩国在国家战略方面仍需灵活性。  

其次,韩半岛统一过程中预期的韩国与中国安全观的冲突。中国虽赞成韩国的和平统一,但以不威胁本国安保为前提条件。“统一韩国应该对中国友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美军不应该驻扎韩国(亚太及全球战略研究院长李向阳)”都是对中国领土门前不允许美军驻扎的警告。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中国不仅会就美军驻扎问题,还会针对统一后韩美联盟的目的说事。压制中国的逻辑,能够减少忧虑,这是成立战略性安全观更应该考虑的理由。

第三,中朝关系从观念上已经变为“国家对国家”,曾任外交部长和驻美大使的李肇星并不否认这点。那么与朝鲜相关的韩国对中外交有必要在遵循国际法规和秩序上作出调整。因此,朝核及脱北者问题并不是中国外交错觉的对韩无忧劫,而是G2的责任和义务的观念,要制定直间接的外交策略,以不断达到共识。

 最后,韩国对于中日矛盾固化的立场。这次会谈中4位中国智囊团高级领导指出两国(围绕历史·领土问题)结构矛盾不是一两次峰会可以解决的,将会花费长时间去解决。那么为了东北亚的和平,韩国需要中日缓冲的外交策略。当然韩国转变的姿态是以韩日关系矛盾在中国之前解决为前提条件。

补充最后一点,要牢记传统基金会主席德民特(Jim DeMint)的忠告“不论美国还是中国,韩国都不能被左右”,从战略角度去解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