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中国与世界秩序和韩国
상태바
中国与世界秩序和韩国
  • 中央日报顾问 司空台
  • 上传 2014.09.01 14: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趁着几天假期,笔者读完了刚出版的燕严朴趾源《热河日记》的编辑翻译本。1780年,为庆贺清朝乾隆皇帝70大寿,朝鲜派出使节团,燕严作为其中的一员途径当时清朝的首都燕京(即现在的北京)来到皇帝夏季行宫所在地热河(即现在的承德),《热河日记》就是这次长途旅行写下的游记。

燕严是一位主张利用厚生的实学派思想家,《热河日记》详细地叙述了他所观察到的中国当时的风土人情,这些记录对今天的我们来说,也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尤其是为了庆贺中国皇帝七十大寿,朝鲜需要派出包括随从在内的74人和55匹马这样大规模的使节团,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中韩关系,也让我们联想到今后的韩中关系。

燕严写道,“看大街上都是从四面八方来进献贡品的车辆,差不多有一万辆”。这句话是在描述很多国家的使节团为了向中国皇帝进献贡品不惜跋山涉水前往热河的场面,由此我们能够切身感受到过去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

正如亨利·基辛格所说,鸦片战争(1840~1842)前,中国的外交和对外贸易形态是在尊中国为天朝上国的基础上而形成的,其他国家接受世界中心之国-中国(Middle Kingdom)的文化,并进行朝贡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正是过去维持了很久的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也是中国看待周边国家和其他国家的视角。这样的世界秩序在鸦片战争后被打破,中国不得不接受一个伤自尊的新秩序,与其他国家站在同样的立场上进行外交和对外贸易。  

曾经历过此番“侮辱”的中国,现在经济上不断强大,恢复了自信,对于自己想创造出的世界秩序表现出强烈的意志,这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最近,中国政府开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并努力设立新开发银行(NDB)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就是这种意志的具体表现事例。  

当然中国政府也深知不可能在短期内形成新的世界秩序。单就人民币的世界货币化来说,也是不可能迅速实现的。美元战胜英镑成为世界第一通用货币是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当时距1872年美国经济赶超英国已有50多年。但是,中国将以中国特有的忍耐力持续努力。

中国经济今后也将会保持飞速发展的增长势头,以更加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基础,中国在今后新的世界秩序中无疑将会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以购买力评价为标准的话,今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超过美国的GDP,不仅如此,以市场汇率来推算的GDP也将会在未来10年左右赶超美国。今后如果中国也能维持现在的增长趋势(年均7~8%),那么在未来10年左后,中国经济将得到2倍的增长。

在这样的周边环境下,韩国应该如何抉择呢。  

首先,韩国没必要从否定的视角来拒绝现在中国政府努力推进的世界经济秩序重组。也应该积极参与人民币的世界货币化和AIIB的创设。只不过,韩国的参与并不是选择了一个代替现行世界经济秩序和制度的方案,而是在完善甚至是改善现存秩序的层面上进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韩国应当发挥其作用。  

不仅如此,韩国身为强国周边的小国,应该努力避免自己在做出决策时受到大国的左右,也就是所谓的“芬兰化”。当然要维持与美国、日本等主要友邦的紧密关系。在此基础上,应该更加强化开放与自律,还有在企业层面上的选择,以及集中努力发展超过中国的质的经济。在此同时,为了提升软实力,也应该在文化、艺术、教育等领域最大程度地发挥韩国国民的创造力,在自律和开放的基础上构建经济体系。  

换言之,为了应对强大中国的硬实力,韩国应该在外交上机敏灵活,在经济上发展领先的质的经济,最大限度地发挥强大软实力的杠杆效果。

另一方面,对于强大的中国经济,也应该倍加努力最大限度利用邻居效果提供的机会。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物流、金融、旅游、会议以及教育、研发、保健、医疗等服务业的活跃发展也更加迫切和重要。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