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周六)
参加仁川亚运会的朝鲜美女拉拉队竞争激烈
상태바
参加仁川亚运会的朝鲜美女拉拉队竞争激烈
  • 李永钟 记者
  • 上传 2014.08.05 11: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5年9月,作为仁川亚洲田径锦标赛朝鲜啦啦队一员来韩的李雪主(右边)

最近,平壤正在对数百名美女进行集体训练。她们大都是20多岁的年轻女子,顶着桑拿天气高声歌唱,甚至还唱破了嗓子。不仅是穿衣方法、发型、化妆手法,就连说法的方式和走路的姿势都得学习,就像参加韩国小组选美大赛一样。她们是将参加下月19日开幕的第17届仁川亚运会的朝鲜拉拉队。今年6月底已经结束了选拔,目前正在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中训练。  

也许会有人质疑,目前韩朝两国围绕朝鲜拉拉队是否参加,还未结束商议,也许会有人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听说朝鲜按照国防委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指示,早就决定参加,拉拉队也进入了集中训练。这让笔者想起了此前韩朝会谈时和笔者交情不错的朝方人士。  

那位朝鲜人士声称因为女儿结婚需要,于是拜托笔者帮忙买国产男女情侣手表。把手表转交到朝鲜后,这位朝鲜人士悄悄地交给了笔者一张纸,上面写满了之后几个月内韩朝交流日程。这是朝鲜设定的韩朝关系时间表。令人惊讶的是之后的日程与纸上写的一模一样。通过这件事,笔者了解到如果朝鲜认为有必要,会事先决定后再进行精密的准备。  

此次美女拉拉队由350人组成,达到史上最大规模。但是据说韩美情报当局的卫星网并没能捕捉到她们的练习场地位置。据说是因为所有活动都是在室内举行。情报负责人暗示道“尽可能把脸和皮肤弄成白色,以便不会暴露在阳光下”。学习平日里被禁止的浓妆画法这一点也十分例外。  

据说还会做割双眼皮的手术或注射Botox。最近,朝鲜的年轻女性和有钱人之间也刮起了整容风潮。如果当局认为有必要,会免费提供相关手术。几年前笔者访朝时,平壤高丽酒店礼仪小姐K某就曾自豪地说“接待南朝鲜和外国客人的对外服务部门或海外餐厅工作人员可以在红十字医院免费接受双眼皮手术”。

要想被选入拉拉队来韩国,需要经过激励的竞争。主要是从平壤音乐舞蹈大学等10多所艺术大学选出外貌与歌唱实力兼备的人。身高1米60以上也是重要的标准。据说因为这次金正恩下令“按照能被南朝鲜接受的标准来挑选”,因此被称为“江南Style”的女生们被选中了。身份也要经过严格筛选。挑选活动主要是由情报机构国家安全保卫部负责,这也为是了进行彻底的身份调查。本来笔者打算采访拉拉队出身的脱北者,但最终未能成功。对朝部门官员确认说“2万6000多名定居国内的脱北者中没有拉拉队出身的人”。

听说这次选拔拉拉队时,高层干部之间的不正之风盛行,甚至还被传到了平壤。高官们以捐款名义收受贿赂。因为如果外貌不过关,就会被强制要求进行费用昂贵的整容手术,所以也有进入选拔名单后又因金钱问题放弃资格的例子。  

如果被选中,会被看作是外貌和思想方面通过审核的优秀人才,今后有机会转换成特权阶层,因此选拔竞争异常激烈。听说金正恩的夫人李雪主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力。2005年9月仁川亚洲田径锦标赛时跟随拉拉队来韩国的李雪主几年后被选为了接班人金正恩的女人。她的父亲是空军驾驶员,家境普通,但她却在20多岁成为了朝鲜的第一夫人,受人瞩目。有评价认为,她之所以成为“平壤版的灰姑娘”,曾经当过拉拉队的经历起了很大的作用。情报负责人解释道“我们还获得了情报,随着有消息称李雪主亲自参与啦啦队的选拔,劳动党和军部核心干部还忙着通关系、走后门”。  

最终选出拉拉队会与外部彻底隔离,进行啦啦队练习和思想教育。其核心主题是“拉拉队是进入敌方阵地(南朝鲜)宣传伟大领袖的劳动党的宣传先锋队”。这就是我们不能按字面意思去理解“美女拉拉队”的原因所在。  

滞留在韩国期间,应该时刻呆在保卫部要员的视线范围内。与韩国人的对话全都是汇报的对象。晚上反省白天一天的工作、相互评判的“每日总结”(自我评价会议)每天都要举行一两个小时。据说如果出现重大过失,还会受到保卫部要员的暴力或体罚。有分析认为,把朝鲜船只万景峰号用作拉拉队的住宿也是为了对外隐藏这样的内部情况。

回到平壤后,等待她们的是被称为“放水”的残酷教育和审问。虽然立下了誓约,“不会泄露在南朝鲜的所见所闻”,但因为给父母或朋友讲述韩国的事情后,遭遇了无法挽回的命运,这样的事例也是存在的。美国国务院的朝鲜人权实况报告书(2009年9月)显示,参加2002年釜山亚运会和次年举行的大邱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拉拉队中的21人因为说“南朝鲜有很多车,比我们生活得好”,结果被收监在咸南大兴(音)教化所。

上月板门店协议决裂后,朝鲜负责人立即威胁称“将重新讨论参与问题”,但现在他们的处境比较困难。因为金正恩参观了亚运会朝鲜足球选手团热身赛等,参加亚运会俨然已是既定事实。朝鲜想像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三次派遣啦啦队那样由韩方来支付费用,主张“按照惯例来做”,但韩国政府强调拉拉队的费用应由参与国负责的“国际惯例”。如果想要支付啦啦队的滞留费用,需要使用国民税金----韩朝合作基金。但标准非常明确。朝鲜拉拉队到底是真诚的和解合作使节?还是施展美人计的对韩宣传煽动队?这点需要国民作出判断。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