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8日 (周三)
理念的文化遗产——首尔和平壤
상태바
理念的文化遗产——首尔和平壤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8.12.13 08: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资本主义面临一场严峻的危机。尽管如此,人们终将克服这场危机并继续前行。但想起当初经济曾一度几近崩溃的朝鲜,韩朝信奉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再度引人深思。

韩国和朝鲜。在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之后,韩国实现了崛起。然而在共产集团带来的盈余经济泡沫破灭之后,朝鲜经济“原地踏步”。朝鲜信奉保守过时的理念,反复进行“苦难的行军”。首尔的物质繁华和平壤的极度贫困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城市的风景方面也是一样。如果说首尔是一个物质丰富、熙熙攘攘的城市,那平壤则是一个寂静的城市。城市的风景反映该城市蕴含的社会伦理,并摆脱不了将其体现出来的结果。首尔和平壤的风景也正是韩朝社会经历不同漫长发展历程之后的结果。

两城市的发展历程在各自的体系中截然迥异。如果说一方在资本主义的平民特性中超越了韦伯(Max Weber)的理论,另一方则在社会主义教条性方面超越了斯大林的想象。意识形态产生于近代社会,在意识形态的作用下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造就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如果说这是人类创造的某种遗产,那么首尔和平壤两个城市都是在近代社会中形成,并由韩半岛孕育的“近代意识形态文化遗产”。这两个城市和韩朝非武装地带形成了完美的“三位一体”。

韩朝非武装地带——人类什么时候曾创造过宽达4千米,长达250千米的不可触摸的真空地带?就好似预见到不久的未来一般,在韩半岛腰部设立了一个“生态带”。如果我们再耐心等待100年,其中将会诞生新人类。

首尔是一个不得了的城市,面积急剧扩张、人口密集、99%民间资本提供的住房、不断重复进行修建和推倒重建,这一切都是为后发近代化城市的实验舞台。在此过程中,公共的作用被抛到脑后,有时更加私人化和平民化。尽管如此,在这混沌的都市中犯罪率却非常低,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现在逐渐进入调整期,需要逐步回顾的事情有很多,但首尔蕴含的活力,需要创新和生成的未来社会的所有过程都是近代意识形态的一轴展开的“文化遗产”,是河内和拉各斯应该时刻参考的资本主义城市的记录。

大同江环绕整个平壤悠悠流淌,西海闸门使其水位保持稳定。隔江便是朝鲜人民大学习堂和广场,江对面“主体塔”有着与莫斯科的红场氛围不同的一种意思形态下的盛景。在匈牙利的援助下进行战后重建之后,为了体现“革命首都”的特色,平壤成为了满是各种纪念品的城市。上世纪80年代之后,仿佛是和韩国竞争似的,朝鲜对平壤进行了大整修——大同江综合开发计划、各类文化设施、高层公寓楼林立的街道等。105层高的柳京酒店也是在当时开工的工程,但之后不久便停工了,成为教条式社会主义城市的记录。

今后平壤又将迎来的变化,有可能是激进的,也有可能是渐进的。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将与空间的资本贪欲有关。谁来防备节制贪欲呢?近代的这种意识形态能使韩半岛创造的“昂贵”文化遗产得到延续吗?这一直都是治理平壤的人的份内事。韩国曾操纵过资本,应该与朝鲜一起行动。韩朝不仅需要在政治和经济领域进行交流,在有关空间的课题上也可以进行交流。我们无法知道何时比较合适,因此不要拖延任何一件事。

李钟昊 建筑家·韩国艺术综合学院教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