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5日 (星期五)
奥巴马与韩国保守势力的差异
상태바
奥巴马与韩国保守势力的差异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8.12.11 09: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随着奥巴马当选人的登场,在一段时期内急转直下的美国民主主义模式戏剧性地重新找到了活力。超越了首位黑人当选人的象征性,47岁的当选人通过老练和慎重的初期运作,让美国的形象焕然一新。另外,像提名希拉里担任国务卿中看到的那样,与选举功臣相比,新当选人通过广泛的公平人事巩固了民主党全体的团结。并且打破了偏重非常进步议程的忧虑,通过稳健的政策路线掌握了外交、经济、贸易政策的重心。

我们不能仅从当选人个人的判断力或者领导力层次来看待奥巴马的举动。我们更应关注的是,为奥巴马当选人能够广泛起用人才,追求均衡政策提供基础的美国式体系。包括布鲁金斯研究所和传统基金会为代表的数百家智囊团是该体系的枢纽。分布在华盛顿的马萨诸塞大道到议事堂大街上的这些智囊团正是人才储备库,并通过竞争提供了公平人事和政策中心政治的基础。从专门研究税收或者教育问题的小规模智囊团到专门研究防止核扩散的研究所,在这里工作的数千名政策知识分子制订了大量的精密政策。因为有了在当选前得到的数万名政策知识分子名单和他们构筑的庞大政策指南,团结全体进步势力的奥巴马当选人的“开放政治”才变得可能。

与华盛顿的形势形成对比的是,广泛汇集保守或者进步等任何政治势力的体系在首尔只是微不足道。时隔十年登场的保守政府及其支持层之间的心理距离继续拉大。对时隔久远才登场的保守政府怀着不小期待,抱有保守倾向的市民和知识分子的态度从支持到旁观,再到漠不关心和存在隔阂不断恶化。

恐怕不满是由两方面引起的。其一是李明博政府优先推进的政策不是广泛包容中度保守势力的意愿,而是偏向一方的认识扩散。长期以来的富国强兵主义和市场主义影响无比强大。反面,在40岁至50岁以上人群中广泛扩散的稳健保守呼声却几乎听不到。另一原因是认为通过以选举功臣为中心的堵漏人事难以获得摆脱困境的智慧和经验。

缩小保守政府和支持势力距离的处方是什么呢?因为要求李明博总统更加广泛地起用人才,广泛收容保守势力内部的各种潮流已经是老生常谈,这里就没有重复的必要了。笔者想要强调的问题是,将本应携手合作,却在远处观望李明博政府的保守势力汇集在一起的政治体系。

如果要冷静评价的话,虽然时隔久远终于成功掌权,但是韩国保守势力是在未能构筑连接支持基础-理念和政策-政治势力(政党)的有机体系下重掌大权(由此看来,过去的十年对于保守势力来说也算是“失去的十年”)。向保守政党提供政策,具有现实感和前景,以及独立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集团少之又少。与参加选举阵营相比,为向保守政党或者政治势力提供理念基础寻找存在意义的知识分子并不多。同样,也不渴求将韩国保守政党和支持势力稳定团结在一起的政策理念。政策知识落在了个人关系和后援关系之后。

如果要加以归纳的话,奥巴马当选人轻快的出发和韩国保守政府表现出来的混沌差异最终源于体系的差异。将支持势力-中度理念和政策-民主党的连接环优雅地编织在一起是过去一个月里展现的奥巴马领导力真谛。反面,停滞了近一年的韩国保守政府困境与未能制定政治势力-理念-支持势力有机连接构造的韩国全体保守势力的无能有关。如果不能找到该问题的解决方法,“从理念和知识中分离出的危险权力”和“远离权力的空虚理念”的动荡将会持续下去。

张勋 中央大学政治学教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