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5日 (周六)
4月雇佣率史上65%最高值的虚实
상태바
4月雇佣率史上65%最高值的虚实
  • 金基赞 高级记者
  • 上传 2014.05.20 11: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三星证券去年7月将130多名职员调到了连锁公司,即使如此,经营情况并未得到改善,此后今年4月就有职员提出了辞职意向。占整体2700名11%的300多人正在离开该公司。像这样未能摆脱证券家从去年开始强力推进的结构调整之风,甚至连银行和保险公司都被纳入这一行列。

如此,在金融界从今年2月开始每月有数千名正在准备辞职。雇佣劳动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大部分在金融界失去工作的人都是本科学历以上高学历和正式雇员,问题很严重”,也就是说高级人才正在流失。

截止到今年1月,在金融界每个月还有一万名以上的就业增加趋势。去年9月2万2000人,今年1月1万4000名新职员已到金融界就职。这种增加势头从今年2月开始呈现急剧的减少势头。一位要求匿名的金融机构相关负责人称“从去年开始持续进行了结构调整,但根据政府政策增加了临时工等形式的雇佣,因此出现了就业者增多的错觉”。也就是说,今年不再雇佣临时工才会正常反映雇佣情况。雇佣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银行业,全球金融危机以后,随着利息利润减少,收益性恶化一直在持续,证券家预计,随着消极投资和网络、手机服务增加而引起的手续费率下跌,暂时会持续下降势头”,由此,预计雇佣情况也暂时会继续恶化。

据本月初韩政府公布的今年4月雇佣动向,雇佣率为65.4%,是1999年6月开始进行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值。但如果深入分析就会怀疑这种良好势头是否会持续下去,反而会到处都能感觉到危险信号。像金融界那些高级人才被从雇佣市场推出来,不打算求职或不工作一直休息的人会有逐渐增加的趋势。专门、科学和技术服务行业在去年4月以后就业者连续12个月都在减少。以正式雇员为主,每月有3万~5万人将会离开职场。雇佣部分析称“最近大企业的新雇佣减少,再加上结构调整和‘婴儿潮’退出是专门服务业就业者减少的原因”。在艺术、体育和休闲相关服务业情况也差不多。而相反,在批发零售业(18万2000人)、保健·社会福利(14万人)、住宿·餐饮行业(12万1000人)和制造业(9万6000人)中,就业者大幅增加主导了增加势头。

韩国经营者总协会社会政策本部长柳基亭(音)解释称“在高级人才减少时雇佣率逐渐增加是好工作不断减少,而质量相对比这个要差的岗位则将会增加”。他还补充称“这可以被视为是因政府政策而产生的临时现象,而不是市场状况”,“如果岗位的质量得不到保障,由政府政策提高雇佣率则会遇到瓶颈”。

这样一来,放弃求职的人将会逐渐增加。去年4月,15万9000名不打算求职人数今年1月增至23万7000名,上个月增至37万名。不找工作和无规划一直处于休息人数达86万人,他们是不包括在失业率中的潜在失业者,这是统计的死角,未能顺利看到雇佣政策的优惠。这些人数越增加,事业问题也就会越严重。青年失业率也在不断恶化,去年4月,青年失业者为42万6000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万6000人。

淑明女大教授权顺元(经营学)教授表示“放任因雇佣形态或企业规模而表现出巨大差异的劳动条件质量不管,则无法持续提高雇佣率”。接着,他表示“如果想要阻止高级人才流失,减少放弃求职的人数,就要修订无计划只是一味增加工作岗位的临时政策”,“在提高雇佣质量的同时,还要提高雇佣系统即使辞职也能迅速到其他单位就职的灵活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