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中韩天然气管道“一箭四雕”韩国政府却隔岸旁观
상태바
俄中韩天然气管道“一箭四雕”韩国政府却隔岸旁观
  • 朴泰熙 记者
  • 上传 2014.03.31 16: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18日签署将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并入俄罗斯的条约,欧洲与美国纷纷发表声明谴责的时候,普京的一位心腹人士悄悄前往了日本,他是普京的老朋友、俄罗斯最大国营石油公司“Rosneft”的总裁谢钦,他第二天在东京召集记者会,高姿态表示“如果欧洲与美国打算孤立俄罗斯,莫斯科将把视线转到亚洲方面”。俄罗斯智囊机构“战略技术分析中心(CAST)”的中国专家卡申(Vasily Kashin)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越是恶化,与中国就越是亲近,只要有中国的支持,就没有任何人能说,俄罗斯遭到了孤立”。

俄罗斯高层人士不断发表类似言论的背景是什么呢?国际能源专家纷纷将关注点放在了“中俄天然气管道”上来。两国为建设北起东西伯利亚科维克塔(Kovykta)和萨哈共和国内恰杨达(Chayanda)气田,经中国东北三省和北京,最终到达山东半岛的天然气管道,已经进行了2年多时间的价格谈判。事实上,谢钦在当日的记者会上气势凌人地表示“如果今年5月普京总统访华时能够顺利缔结天然气协议,那么国际力量将发生改变,对于俄罗斯来说,西方将变得毫无必要”。  

中俄能源同盟正迅速取得进展。有人指出,为防止为时过晚,韩国也必须快速加入这个讨论。国际政治界预测认为,今年5月中俄首脑会谈将就持续了数年的天然气价格谈判划上句号,因为现在中俄两国的利益共同点比任何时候都多。首先,乌克兰事件后,俄罗斯面临着必须减少能源出口过度依赖欧洲的局面。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占俄罗斯总出口的70%,能源出口收入占联邦政府总财政收入的52%,而欧洲是进口俄罗斯能源最多的地区。根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俄罗斯出口的原油75%都输往欧洲,输往亚洲的只有15%,出口亚洲的天然气更是只有1100万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正因为环境问题而倍加苦恼。此前在中国能源结构中占最大比例的一直是价格比天然气低廉的煤炭,而煤炭是产生雾霾的一大原因。最近中国年轻人甚至纷纷号召“到空气好的地方养孩子”,考虑移民的人越来越多。英国牛津能源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委员、能源专家白根旭(音)说“由于燃料结构问题已经蔓延成危害社会稳定的问题,中国内部已经达成共识,决定将天然气的比重从现在的5~6%提高一倍以上”。

两国政府正在加快合作的脚步。中国外交界有说法称,为降低进口价格压力,中国向俄罗斯提出了某种财政支持方案。中国国内一名消息人士透露“两国政府正在进行密切接触,最后的价格问题很可能会通过政治利益交换得到解决”。中俄达成价格协议后将马上动土开工,预计最早到2018年就可以建成连接东西伯利亚到山东半岛的4000千米管道。

因此,国际能源专家纷纷指出,现在正是韩国主动进入中俄管道谈判的大好时机。也就是说,韩国不应袖手观望这场摆在眼前的“资源盛宴”,而应通过“多目的资源外交”,想办法将这个管道延伸到韩国。

专家们预测称,如果管道进入山东后延长到韩国仁川,韩国可以得到四个好处。首先可以实现进口路径多边化,与中东、澳大利亚等其他进口路径进行交易时,韩国将在价格谈判过程中拥有更大讲价的权利。白研究委员解释说“保证管道供应的渠道后,与全部LNG通过大型船舶进口时相比,韩国在价格谈判力方面会有很大变化”。特别是,从山东到仁川的距离只有300多千米,建设海底管道的费用压力不大。李明博政府推进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朝鲜内陆~韩国束草管道长达850千米,相比之下,山东到仁川的距离要近得多。此外,西海平均水深只有55米,进行管道施工也没有技术困难。

通到仁川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还可以成为韩国对朝谈判的筹码。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的欧美与欧亚室室长李在英(音)说“韩国可以以无核化为前提,向朝鲜提议建设从仁川经开城通往平壤的天然气管道”,这对于饱受能源不足折磨的朝鲜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胡萝卜政策”。李室长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朝鲜内陆~韩国束草的管道方案会受制于对朝关系情况,供应的稳定性无法得到保障,相比之下,韩国仁川~朝鲜开城~平壤的管道就不会有这种问题”。  

除朝鲜之外,韩国还能向日本出售天然气。韩国国内已经建成了2400千米的内陆循环输送管道,只要将韩国釜山与日本的九州 地区连接起来,就能连成一个俄罗斯~中国~韩国~日本的东北亚天然气同盟。日本30%的发电都依靠LNG燃料提供,现在像韩国一样,日本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都依靠船舶运输的,成为了世界上天然气费用最贵的国家。事实上,以墨西哥湾的产地为标准,平均1m李明博tu的天然气价格只有4美元,但日本的进口价格贵了4.5倍。  

为降低天然气进口费用,日本已经和俄罗斯谈判了许久建设从俄罗斯萨哈林到日本北海道本州输送管道的方案,但由于双方在北方四岛问题上出现领土争议,谈判始终未能进展。白研究委员表示“考虑到天然气管道对日本的必要性,我们可以把通到仁川的管道用作对日外交的一个重大筹码”,“届时,韩国管道对日本天然气市场将起到不亚于美国LNG的影响力”。  

这与朴槿惠政府强调的“欧亚计划”不谋而合。欧亚计划是倡导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大陆、全球最大的市场——欧亚大陆的所有国家携手合作,实现经济活性化、创造工作岗位、引导朝鲜打开国门的构想。李室长说“以天然气管道为媒介,将朝鲜周围的四个国家连成一个能源共同体,可以成为维持韩半岛和平的强大遏制力”。  

长期来看,俄中韩管道可以成为解决东北亚环境问题的基石。如果中国与韩国的市场整合变大的话,可以进一步降低LNG进口价格,这样一来,又会刺激中国增加天然气使用量,为中国减少使用雾霾的罪魁祸首——煤炭提供转机。同时,此举还能打开韩国将中亚气田的天然气引进韩国的通路。韩国现在已经收购了乌兹别克斯坦苏尔吉尔(Surgil)等气田,无奈没有渠道将此地生产的天然气送回韩国。白研究委员说“管道连接起来之后,韩国就可以通过‘天然气互换’交易,将自己在中亚生产的天然气供给中国,换取通过管道输送来的俄罗斯天然气”,“为获得这些好处,韩国进入管道谈判的机会只有最后两个月时间了”。  

现在,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与韩国燃气公司等国内相关部门和机构早已停止讨论西海管道问题。政府一位相关人士表示“李明博政府重点强调符拉迪沃斯托克管道线之后,西海管道就被排除在了议题之外,虽然政府已经换届,但现在依然没人提出这个问题”。李明博政府2010年为讨论建设管道的经济妥当性,与俄罗斯Gazprom、韩国燃气公司一起进行了外包研究,研究结果显示,与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管道连接最为经济。但当时研究的比较对象不是西海管道,只对通过PNG(通过管道进口)、CNG(压缩天然气)和LNG(液化天然气)方式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进口天然气的经济性进行了比较。  

中国2012年2月就曾向访华的韩国石油公社代表提议将中俄管道延长到韩国,但韩国方面至今未作出答复。韩国石油公社相关人士表示“连接天然气管道不是石油公社负责的业务,而且能源问题事关政治、经济、外交等多个复合领域,不能按照公社层面对待”。产业资源部天然气科科长李勇焕(音)表示“引进天然气的问题要从价格、附加条件、能源需求现状、替代能源页岩气供需情况等多个角度进行考虑”,“政府实现进口途径多边化的决心很坚定,根据中俄谈判的结果,即使在谈判结束后,也可以讨论修建西海管道的问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