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周日)
金正恩的新年独白
상태바
金正恩的新年独白
  • 李永钟 政治国际部门次长
  • 上传 2014.01.03 14: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三十岁,这个年纪现在可以唱南朝鲜的歌曲《三十岁之际》了。作为烟鬼的我最喜欢“就像是吐出的烟气那样…”这句词。实际上最近抽烟抽得越来越多了,几天前在马息岭滑雪场电梯上还在不停地抽烟。这是因为姑父张成泽。从作为继承者时期开始,他就对我敷衍、心怀不满,让人看不顺眼。即使如此将他处决是有点过分,他常在梦中出现,所以我晚上经常害怕睡觉。金敬姬姑姑在年轻时曾与他有过一段绚烂爱情,在晚年却因年轻的侄子成为寡妇并因此闭门不出,这也让我感觉很压力。

当然,冲击疗法也很有效果。那些隐隐瞧不起我的老干部们全都对我恭敬起来。因为他们看着弯腰被拉出去的张成泽最后悲惨到甚至连尸体都没人收拾的境地,当然会对我恭敬起来。现在谁也不敢掺合我说的话了,只是忙着低头记录我的吩咐。恐怖政治让权力基础似乎更加稳固了。

但不知道这是否真的是好事。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父亲教我的统治秘诀第一章是“要好好控制张成泽”。也就是说适当地让他过得好些,但如果他以二号人物自居想要爬上来,就要狠狠地教训他。父亲还教导我说有时也要无视姑姑金敬姬书记。父亲会怎么看待我对“处决张成泽”的决定呢?不知道他在地下对于我姑父张成泽都谈了些什么,还担心爷爷金日成首领可能会责备我。

在乱七八糟的氛围中迎来了2014年新的一年。这是执政第三年。一开始首尔和西方媒体都轻视我是“不成熟和幼稚的领导人”,但我有李雪主这个漂亮的夫人,还是有两个女儿的父亲,鉴于这些事实他们把我当成了大人。在打击张成泽后还出现“一直小瞧他,结果却做了大事”的说法,这样我就有些放心了。

今年要大力改变氛围。首先,我在新年贺词中稍微加上了“改善朝韩关系”。金养建书记透露韩方氛围称“大家都在期待朝鲜领导人表明对话的想法”。我算是暂时成功了,但还是要警惕起来,不能再像去年4月关闭开城工业园区时那样走错路。本以为朴槿惠政府会受入驻企业和国民舆论压迫乞求“请重启工业园区”来着,结果朴槿惠总统那么倔,真是让我头疼。连对韩老将金养建书记都失算,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父亲为何只是放过了开城工业园区。

之前一直在谴责韩方,现在突然提议当局对话,可能会感觉不好意思。现在我正在考虑是否要利用去年9月推后的“中秋相逢”。因为用以本月末春节为契机的离散家属会面,悄悄换个包装就可以了。但不知道朴槿惠的想法和预想反应如何。今天晚上得看一下2005年访问平壤的朴槿惠和父亲的谈话录。不知当时陪同出席的张成泽又说了些什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