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周六)
医疗民营化争议扩散 在网络和SNS上被曲解
상태바
医疗民营化争议扩散 在网络和SNS上被曲解
  • 张柱英•金慧美•李叙准 记者
  • 上传 2013.12.19 14: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政府发布引进远程医学和允许设立医疗法人子公司的计划以后,医疗民营化的传闻正在迅速扩散开来。即使政府说明道“不是医疗民营化”,但扩散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

在网络和社交网络(SNS)上扩散的代表性说法是“如果医疗民营化,那么医院的诊疗费就会大幅上升,就不能很好得接受治疗,大资本掌握着医院”。还有更具体的说法。就剖腹产手术来说,现在韩国是199万韩元,美国是1996万韩元,而盲肠手续则是韩国为221万韩元,美国为1513万韩元。也就是说,这样下去的话韩国就会像美国那样无法接受盲肠手术。也就是说,讲述位于医疗死角的美国人故事的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导演的纪录片《医疗内幕》(SiCKO)就会成为现实。2008年疯牛病事态当时的情形可能会再次上演。青瓦台雇佣福利首席秘书官崔元永和福利部次官李永灿虽然出面平息言论说“远程医学不是民营化”、“没有允许营利医院的意思”,但争议并未轻易被平息掉。

在会员数量超过200万人的韩国最大育儿信息论坛上连日上传了医疗民营化的帖子。一位会员还上传帖子说“如果按照政府的方针,就相当于是通过了医疗民营化。诊疗费大幅度上升,会出现因连简单的诊疗都无法进行而死亡的人”。另一位会员上传了“我不会生第二个孩子了”的帖子。这是因为有人说“因医疗民营化,剖腹产费用会上升”。

医疗民营化谣传是在12月15日大韩医师协会在汝矣岛集会以后正式在普通市民之间扩散开来。当时,医协就允许成立医疗法人子公司主张道“这是让医疗机关不为治病,而以附带业务赚钱的畸形制度”,“这是引进盈利医院的前阶段,对此无法接受”。

医协会长卢焕圭12月18日召开记者招待会解释称“在12月15日集会上未曾使用过‘医疗民营化’这个字眼”。但卢会长表示“普通国民认为医疗机构引进追逐利润最大化的营利性医院就是医疗民营化”,“如果是这个意思,我们反对医疗民营化是对的”。

网络上所说的医疗民营化似乎是围绕着允许医疗法人设立子公司而出现的。那么,真的就像SNS等网络上所担心的那样,允许医疗法人设立子公司会发展成为医疗民营化吗?韩政府决定为医疗法人可建设子公司,进行住宿、旅行和健康食品销售等多样化事业开路。规定持股比率限制在30%,收益的80%以上要用于治疗患者。  

但现在非医疗法人的学校法人(Severance医院)或特殊法人(首尔大学医院)医院已在运营子公司。首尔大学医院的Health Connect(移动健康管理)和Severance医院的医药品批发就具有代表性。Health Connect代表盆唐首尔大学医院院长李哲熙表示“即使设立了子公司,也无法将资本直接投资到医院”,“只要健康保险体系不崩溃,政府不从根本上改变现行医疗法,营利性医院就不可能”。福利部保健医疗政策官权德哲也说明道“不能因为首尔大学医院或Severance医院运营子公司,就说它是营利性医院。这些医院设立了子公司也不有变化”。权政策官反问道“难道不是在健康保险体系崩溃时才能主张医疗民营化吗?”。

现行法上其实也规定,在多样化医院设立主体中,学校、特需、社会福利、社团和财团等法人可以设立子公司。私人医院更不用说。只有医疗法人不能设立,医疗法人大部分是中小型医院。虽然允许Severance或首尔大学医院等大规模医院允许设立子公司,但中小型医院的路却被堵塞了。因此,医疗法人形态的中小医院一直主张“只有医疗法人不能设立子公司,这不符合实际情况”,政府接受这一主张推进了此次修订法律。

首尔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郭锦珠指出“其间因为政府或政治圈未能获得国民信任,因此不管怎么强调‘不是’,人们都更相信谣传和其他信息”,“随着现在网络和SNS上散布着太多信息,韩国社会渐渐变成了不安定的社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