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5日 (周日)
俄罗斯沉水官兵追悼碑的警示
상태바
俄罗斯沉水官兵追悼碑的警示
  • 金英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3.11.14 15: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不到一天的访韩行程中,昨日出国前仍前往仁川沿岸码头的俄罗斯海军沉水官兵追悼碑进行了献花。该追悼碑用2009年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带来的黑色花岗岩制成,是为了纪念1904年俄日战争的首场战役而设立的“纪念碑”。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座追悼碑对我们又有怎样的教训和警示呢?

在1895年到1905年的10年间,朝鲜是中国(清)、俄罗斯和日本三国势力角逐的地方。日本取得清日战争(1985年)的胜利之后,朝鲜的中华秩序崩溃,进入了短暂的力量空白期。日本通过清日战争实现了一半支配朝鲜的野心,但俄罗斯阻挡了日本南下的脚步。于是日本向俄罗斯提议,表示日本愿意承认俄罗斯在满洲经营铁道的特殊利益,要求俄罗斯也承认日本对朝鲜的支配。俄罗斯对此表示反对,要求将朝鲜半岛北纬39度以北的地方划为中立地带。进入新的世纪,俄日之间的外交谈判没有取得丝毫进展,这时,日本以军部为中心的战争论者获得权力,而想要发动战争的俄罗斯军事领导人则非常自满,认为和东洋的“黄猴子”打仗根本称不上是战争,只能算是一次“军人的散步”。1903年末,东洋日渐强大的帝国与西方日渐衰落的帝国之间便踏上了两艘列车相向行驶在战争轨道上的悲剧之路。

然而,受制于当时恶劣的通讯条件,发生这一切紧急事态时,俄罗斯驻朝鲜公使馆与驻在济物浦港的俄罗斯“Koreietz号”炮舰与“Varyag号”护卫巡洋舰并未及时得到相关消息。日本向俄罗斯宣战的时间是1904年2月10日,当时日本已经通知所有外国舰艇离开济物浦。日本如果攻击俄罗斯舰艇,就会不小心打伤其他国家的舰艇,“Koreietz号”与“Varyag号”为防止其他国家舰艇受到伤害,遂离开济物浦港,打算前往中国大连,途中遭遇停在八尾岛附近的日本海军猛烈的鱼雷攻击。当时两艘舰艇上共搭载有690名将兵,但日本在30分钟发射的3000多发鱼雷都没有达到俄罗斯舰艇,就在两艘舰艇放弃航海开始返航时,“Varyag号”在掉头时船头不甚遭遇三发鱼雷,船体出现倾斜,40名官兵战死,数百人受伤。

“Koreietz号”和“Varyag号”舰艇载着尸体与伤员,冒着日军的鱼雷攻击,返回到了济物浦外港,这两艘舰艇的舰长为了不让俄罗斯帝国的海军舰艇落入“东洋野蛮人”之手,选择了“自杀”。让官兵们乘坐小船离开后,“Koreietz号”点燃了通往火药库的导火线自己引爆,并被水葬了“Varyag号”。“Koreietz号”的爆炸声吓到了仁川码头的居民,日军陆军部队趁此机会登陆济物浦。法国的“Pascal号”与英国的“Talbot号”搭救了俄罗斯将兵,并帮助他们顺利回国。日本的向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舰艇的船长要求交出俄罗斯军人作为日军俘虏,但欧洲三国的舰长们提出抗议,认为日军不经宣战便攻击俄罗斯舰艇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的规定。

然而,欧洲三国对日本的抗议仅停留在口头上,美国与日本当时正在谈判第二年签订的《桂太郎-塔夫脱密约》,密约内容为美国承认日本对朝鲜的统治,作为交换,日本承认美国对菲律宾的占领。因此,美国海军舰艇“Vicksburg号”当时虽然也在济物浦,但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态度冷谈;英国曾在两年前与日本缔结英日同盟,非常警惕俄罗斯在东亚的活动,因此为日本提供了积极援助;当时正对印度支那进行殖民统治的法国也无暇支援俄罗斯;而意大利相比俄罗斯来说,更加重视与英法的友好关系。这样,在俄日战争开战时,欧美列强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是出自地缘政治的考虑。  

在他们的眼中并没有朝鲜。西洋各国列强像分食死亡禽兽尸体的野狼一样,在中国展开激烈的利益争夺,他们认为,即使把朝鲜让给刚踏上帝国主义末班车的日本,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在这个地区的利益。朝鲜的命运就这样被周围列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无能的朝鲜却无力进行任何反抗。普京访问的1904年沉水官兵追悼碑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沉痛的警示,警告我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愿意牺牲本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来帮助一个弱小国家,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