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周六)
讨厌的人也要与之对话
상태바
讨厌的人也要与之对话
  • 高贞爱 政治国际部门次长
  • 上传 2013.10.17 16: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准备在这篇文章里提出一个想当然的主张,说韩日间有必要进行对话。这很理所当然?确实如此。但作为记者,这却是禁忌。但是我更加意识到,即使被人批判,也必须写出这篇文章,切实感受到了自己不得不写这篇文章的现实。  

日本明仁天皇说“关于我自己,《续日本纪》中记载,桓武天皇的生母是百济武宁王的后代,所以我觉得自己与韩国非常有缘”。这是明仁天皇在12年前记者会上说的话。事实上,在这次发言3年前的1998年,明仁天皇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当时,日本天皇在接待访问日本的DJ(金大中总统)时,在晚宴上说“日本曾经给韩半岛上的民众带去过诺大的痛苦”,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表示“桓武天皇的生母就是从百济来的入籍者”。  

第二天在与小渊惠三首相的共同宣言中,他表示“日本过去的殖民统治给韩国国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与痛苦,我们虚心接受这一历史事实,并对此进行痛切的反省,发自内心的表示歉意”。

现在的情况令人不禁质疑曾经有过这一往事,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那是韩日关系专家们念念不忘,想要回去的一段时期,是韩日关系友好的时期,就是人们说的“美好时代”。  

国际货币基金(IMF)危机时,韩国感受到了日本的威慑力,这固然是韩日关系得到改善的一大原因。但是,正如DJ所说的“在韩日1500年的交流历史中,关系恶劣的时期只有丰臣秀吉掌权的7年和明治维新以后的40年等,共50年左右的时间,因为这么短时间的关系恶化就否定两国1500年的友好关系,实在是令人羞愧的事情”,我们也不能无视在改善两国关系过程中的外交努力。  

500年前的一位贤人曾说“不是友邦的君主总是希望你保持中立,而友邦的君主则希望你总是拿起武器随时为其提供援助”。500年前是这样的吗?这在今年是个谜题,在未来也将是个两难的困境。夹在中间的我们只能选择害处最小的选项。昨日的对策并不适合用于今日,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地探索。在此过程中我们应该“明确双方的分歧,倾听对方的声音,从而知道在克服双方不同立场方面还存在不足”(前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

回想下2012年,李明博前总统因为军队慰安妇问题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闹红了脸,后又访问独岛便可意识到两国间对话的必要性 。即使在这种“冷却的时期”,前任青瓦台宣传首席李东官为解决慰安妇问题与日方人士。李前首席说“很多人骂我,质问我为什么到这里那里说那种话,但即使这样,我还要努力,这就是外交”。

现在韩日首脑在见面时并不亲密,实务工作者也忌讳碰面谈事。口口声声说要东北亚和平合作,却与身为东北亚国家一员的日本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像对待国会、对待在野党甚至是对待朝鲜一样。  

根源上的责任当然在于日本。日本在历史、右翼、再武装等问题上的表现都非常令人失望。但所谓“邻居”,就是外交对象,这一本质并不会发生改变。  

回过头来再说DJ,2001年他与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见面也是一场“灾难”。布什在会谈中将DJ称为“这个人(this man)”,DJ曾愤怒地说“对我无礼就等于无视韩国国民”。但是,在一年后的会面中,布什暗示实现朝美对话的可能性,表示“连里根前总统都曾与‘恶魔敌国’(前苏联)进行对话”。这是DJ的原话,DJ说当时自己就是这么说服布什总统的。“与朋友进行对话简单,与讨厌的人对话很难,但为了国家,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进行对话”。现在正是时候。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