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3日 (周二)
韩国国会,危机意识麻痹的地方
상태바
韩国国会,危机意识麻痹的地方
  • 宋虎根 首尔大学社会学 教授
  • 上传 2008.11.25 08: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8年9月28日,百年一遇的灾难——华尔街危机爆发的第二天,美国议会就公布了追加投资7000亿美元公共基金的议案。美国众议院议长南茜·佩罗西、美财长亨利·保尔森以及民主党参议院代表哈里·里德参加了当天的记者见面会。会上出现在他们脸上不是2天内就制定出紧急议案的轻松表情,而是今后将遭遇困难的悲壮表情。11月中旬,美国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就是否对生命引擎即将熄灭的汽车行业提供人工呼吸器的问题,与通用、克莱斯勒和福特的首席执行官进行了面谈。以工薪阶层朋友自称的民主党向白宫建议,向汽车行业提供250亿美元的援助。但是共和党对此表示反对,认为公共基金不能用在特定行业,因此民主党的议案碰了钉子。为此,民主党参议院代表哈里·里德表示强烈不满。

不管怎么说,包括现在进行时的美国3巨头事件在内,美国议会正在为缓解扩散至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而煞费苦心。美财长保尔森干脆像是住在议会一样;呼吁“要动用直升飞机散钱才能勉强活命”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为了不错失良机,与议会建立紧密的关系网。美国议会一面全面启动公开会和听证会,一面为防止美国陷入通货紧缩的泥潭而忙于制定各种方案。不仅要填补政权交接引起的行政能力空白,还要斩断美国危机波及成为全球不幸的联系,美国议会忙得不可开交。

房利美和房地美的破产以及次贷危机对韩国等全世界都将造成冲击,这是三尺童子都明白的事情。从危机爆发的9月上旬至今,韩国的国会又在干些什么呢?整个9月,韩国议会都在为大米直接补贴金而明争暗斗。10月,韩国国会又因为综合房地产税的问题而浪费了可贵的时间。在大米直接补贴金的问题上,政府只要惩罚伤害农民的非法收益者,并课以罚款,同时制定方案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就行了。至于综合房地产税的问题也不是急迫到要引起朝野对峙的问题。就在民主党挥动着“誓死抵制富人减税”的头带的同时,大国家党连党政协议案都制定不出来,最终由党一手包办。与外汇危机时期相比,韩国的消费情况更糟。就在民营企业接连破产的悲鸣震动全国的时候,国会还在不可理喻地纠缠于全额退还综合房地产税的问题上。如果说这不是“傻瓜政治”的话,简直无法想象。是不是民众做了什么让人愤怒的事情?不然哪怕是其中部分以优惠券的形式支付,还是没有刺激内需的有效方法?统率172名议员的执政党代表在几天前的建党日上这样说道:“要是有能平息所有风波的万波息笛就好了。”但应该是我们要说的话。哪怕就是看到几个为寻找万波息笛而努力的议员,在我们看来也是好的。

多数人认为,韩国的经济状况比10年前的外汇危机时更加紧急。汇率和股价像是在坐过山车,一度欣欣向荣的造船业也跌了跟头,长期陷入不景气的建筑行业面临连续破产。如果尚在地底翻滚的次贷火山全面爆发的话,信息技术、证券、钢铁、石油、冶炼、汽车等所有韩国主要行业都将被黑色的火山灰所覆盖。即使勉强延缓次贷火山的爆发,从今年冬天全球将有20多个国家遭遇破产的预测来看,这哪里是仅仅依靠政府行政能力所能解决的呢?

在国家面临灾难时,制定特殊对策不是行政而是政治的本分。政党和国会为何会存在?韩国国会也有公开会和听证会制度。除了孔贞泽(音)非法当选教育监,综合房地产税和大米直接补贴金的攻防战之外,从来没有听到消息说,韩国国会因为乘着“严寒”而至的恶劣金融危机和恐慌事态而举行公开会。11月21日,在韩国预算结算特别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全体49名成员中只有9名出席会议。人都上哪儿去了?第18届定期议会上,获得批准议案共有12件。其中与韩国经济存亡有关的议案只有一件,那就是“向银行提供1000亿美元外汇的议案”。就连这个议案也是在政府要求下才通过的。

韩国总统在喊着:“降低利率,放出资金。”政府放出的133兆韩元资金已经被银行吸收。企业因为资金断链而倒闭,民众因为内需不振而病倒。残缺不全的韩国经济刮起一股残酷之风,民主党成立了最高委员金民锡救助队,但是作为执政党,大国家党仍然搞不清楚做事的先后顺序,还在横冲直撞。在国会,这个汇聚着299名聪明政治家的地方,是不是使人们危机意识麻痹的月球重力正在发挥作用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