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6日 (周三)
美国对朝政策不会有大的变化
상태바
美国对朝政策不会有大的变化
  • 尹德敏 外交安保研究院教授
  • 上传 2008.11.24 08: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最近国内媒体对奥巴马美国下届政府的政策方向倾注的关心更多于对于金融危机的后暴风。从华盛顿传出的与韩国有关的只言片语就像实际政策一样,弄得韩国手舞足蹈。无论是奥巴马政府上台100日内派遣对朝特使,还是在没有实现无核化的条件下也与朝鲜建交缔结和平协定的路线图等,加上传话人的期待,毫无过滤地全盘接收。甚至还出现了采取强硬的对朝政策的韩国政府即将被疏远的警告。真的是那样吗?

奥巴马当选人正陆续发表下届政府主要人选。在外交安保方面,估计前克林顿政府的人士将担当主要职务。曾是竞选最大对手的希拉里被内定为国务卿,估计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前对朝协调官温迪·舍曼将担任主要职务。前北约(NATO)盟军最高统帅詹姆斯·琼斯被内定为国家安全顾问。奥巴马不是排除异己,而是起用有经验的现实主义者。反映了美国外交安保状况就像“做实验”一样不太轻松的认识。

奥巴马政权交接小组最近通过官方主页发表了“奥巴马拜登计划”,阐明了下届政府的政策构想。将伊朗列入另外的项目,提出了具体的“鞭子和胡萝卜”,表示为了使其弃核将展开“强硬和直接的外交”。可是对于朝鲜,除了“使违反规定的朝鲜等国家直接面对自动而强烈的制裁,强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之外,没有其它的记载。

不能改变的“无核化原则”

当然作为奥巴马外交的一般性教条,同样可以认为,“强硬和直接的外交”也适用于朝鲜,将采取和伊朗类似的处理。事实上,六方会谈的《9·19共同声明》以“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所有核项目可验证的废弃”为代价,包含了缔结和平协定、美朝和日朝建交、经济和能源援助、东北亚安保合作等总括性的解决方案。

奥巴马新政府的对朝政策方向似乎不太会脱离布什二期政府在六方会谈框架下展开直接协商的外交框架。在奥巴马拜登计划中没有具体提及朝鲜不是因为朝鲜问题的比重低,而是避免给现在进行中的朝核协商努力造成混乱,出于不想给破坏六方会谈框架制造祸端的考虑。

“悬崖边外交”实验的危险

当然,民主党政府的对朝政策不可避免地与共和党政府存在某种程度的差异。如果回顾过去的8年,布什政府只是话语强硬。即使朝鲜发射“大浦洞”导弹、进行核试验、向叙利亚泄露核技术,美国也没有采取过特别的措施。

万一是民主党政府的话会怎么样呢?如果2002年阿尔·戈尔担任总统的话,当获悉朝鲜通过浓缩铀开发核武器的情报时,将如何应对呢?2004年美国大选当时,民主党候选人克里表示,如果协商不能解决问题的话可以使用武力。制订克林顿政府对朝政策方向的前国防部长佩里在2006年10月朝鲜核试验时主张轰炸宁边设施。

与没有所谓“忍耐极限(red line)”的布什政府不同,民主党政府的忍耐极限相当明显,如果协商不能解决问题的话,还拥有施加强烈压力的行动计划(plan B)。可以认为,虽然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政策具有展开真诚而直接协商的强烈意志,但是对于无核化原则却非常严格。

如果朝鲜能做出弃核的战略性决断的话,奥巴马政府的上台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希望朝鲜干脆抛弃像过去一样,在美国新政府上台时再次采取悬崖边外交。对于没有外交经验的年轻领导人来说,很可能对于悬崖边外交采取非常果断而严厉的应对,绝对不会从初期开始示弱。韩国的普通国民正因为金融危机而过着寒冬,能不能期待从朝鲜吹来些暖风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