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6日 (周三)
论客
상태바
论客
  • 梁诚希 文化体育部记者
  • 上传 2008.11.22 09: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论客”一词像如今一样被广泛应用的现象始于上世纪90年代之后,当时受到政治民主化和因特网很大影响。以电脑通信和初期因特网为工具,之前人们被压抑的社会言论频繁问世。相当于“新新知识人”的第一代“网络论客”登上历史舞台。与在报纸等有限的媒体中以教授、专家、评论家等社会身份写作而引领舆论走向的知识团体不同,“网络论客”并不受条条框框的“资格证”限制,只是凭借自己的逻辑思路和写作才能而在网民中间树立了威信。用当今时髦的话来说就是“不受社会身份拘束的终极讨论”是他们的特长。

经过了网络报纸的出现和2003年的大选等成就了无数网络论客,同样也埋葬了不少网络论客。有的线下明星评论家们将评论阵地转移到网络上来。从2000年中期开始,网民中不但出现了明星论客,还出现了一种网民大众自身引领舆论的“大众智性”、“集团智性”现象。最近,就好像使用者原创内容(UCC)热潮反应的一样,通过视频形象来进行游戏的“废人”和“数码唠叨鬼”比只是用文章来决胜负的论客更受世人瞩目。

网络论客们互相之间展开激烈的“唇枪舌战”,但有时会因过火而成为问题,甚至会因为其狭隘的视角、极端的言论而发展成为“网络恐怖分子”。全北大学教授康俊晚提出“净化(catharsis)亡国论”,他认为“网络论客们的恶语并不能成为解决问题的方案,而只是停留在给支持者以心灵净化的水平”。也就是说,论客们的文章没能够以理服人、没有去寻找双方的妥协点,而是偏重于自己阵营的内部凝聚或是集团性的解恨,阻碍了真正意义上的相互沟通和论争的可能。

最近多名论客一下子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网络经济论客“minerva”因对金融危机的准确语言而受到大家的关注,成为了新闻制造者;一位军事评论家出身的保守派论客认为演员文根英的捐赠是“游击队政治活动”而引起轩然大波。进步派论客——中央大学教授陈重权反驳其道:“好像70年代小学生的反共文章”,在保守阵营中也有评论认为这是“给保守右派品牌抹黑的行为”。

正如剑客用剑来战胜对方一样,论客必须用文字来制服对方。如果一个人文章观点不够敏锐,那么“争论”一开始就无法成立,他的“论客”称谓也将难保。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