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马克思会如何看待朝鲜呢?
상태바
马克思会如何看待朝鲜呢?
  • 李哲浩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3.07.15 14: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朴槿惠总统在上周与媒体公司评论室长们进行的午餐座谈会上,两度提到了关于韩亚客机失事的Channel A主持人的失言。虽然无人发问,但她自己却主动提了出来。她担心地说道“这让两国之间的友好感情降温了”,“比起身体上的伤害,心灵上的创伤会更持久”。乍一看,这是朴总统表达惋惜之情来抚慰中国受伤的感情,但朴总统先后进行了两次同样的发言,这就有些不寻常的意味。这无异于意识到朝鲜的高度对华信息。

中国的对朝视角正迎来转折点,变化的迹象在第三轮核试验以后更加明显。对于将朝鲜从战略资产转为战略负担,中国现在的态度还比较模糊。但这个趋势给人的感觉是已越过了很难扭转方向的分水岭。传统上,朝鲜对中国的党元老和隐退的军将帅极力讨好。不但经常招待他们,还经常送一些能让他们心动的礼物。对中国领导层具有很大影响力的他们就是以“唇亡齿寒”作了答谢。作为政策智囊团的社会科学院也是由金日成综合大学留学生出身的人掌控着。这样,中国就只能对朝鲜一再宽容了。

然而,这样的氛围在进入习近平时代发生了剧变。党和军队元老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去西方国家留学的北大和清华的教授们正在提高自己的影响力。他们冷静地观察着国际局势,他们甚至在私下还随便说出“韩国主导的统一”这样的禁语。在微博等中国网络上,也是亲韩和反朝的舆论占主导。朝中两国间的上层结构正在发生动摇。

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下部结构。延坪岛炮击事件和朝鲜进行核试验以后,中国最担心的却另有其事。三星电子和LG电子高层相关人员共同作证称“中方一直在紧急试探能否顺利秘密出口我们的电子产品”,中国经济反映了与韩国无法隔断的现实。建交以后,1006亿美元的韩国产半导体进入了中国,还有898亿美元的韩国产LCD出口到了中国。借此机会,“中国产=便宜货”成为了过去式。过去两年间,中国向美国出售的服装和鞋类只有470亿美元。相反,中国却向美国出口了1290亿美元的电子、汽车和光学设备。

东北亚三国的分工结构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这个结构是日本制造基础材料、韩国生产零件和中间材料、中国最后进行组装。以这样的合作体制为基础,韩中日三国占据了世界国内总生产总值(GDP)的20%、全世界贸易量的18%。不知不觉,韩国和中国的生存流水线算是彼此连接在了一起。延坪岛炮击事件以后中国大力吸引三星的半导体工厂和LG的LCD工厂的原因也在于此。中国不再坐视朝鲜进行挑衅。

被赶入困境的是朝鲜。别说是“通美封韩”,就是想要跳过韩国与美中两国进行沟通也变得很难了。最近,朝鲜全方位的对话攻势就反映了这郁闷的情况。核与经济的并进路线只是一个梦。对韩挑衅越来越难,改革开放更加困难。这样,在朝鲜面前看不到第三条路。也许朴总统就是看穿了这种结构才向中国报以微笑并向朝鲜发射激光。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评序言》里强调称“下层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韩中两国的经济交流扩大,东北亚的下层基础早已变得对朝鲜不利了。朝中两国间“血盟”的感情纽带也有急剧消退的迹象。延坪岛炮击事件和核试验以后,韩国的韩国内部矛盾也不像从前了。连小学生也说“我讨厌共产党”,这似乎是回到了45年前的氛围。时间渐渐变得不利于金正恩第一秘书了。这样下去的话,朝鲜的上层建筑动摇只是时间问题。朴总统冷静的对朝战略似乎会长期持续下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